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一个脑洞。


一般情况下,梁处长在走私香烟ya片的时候,精神体小黄鱼也会在船上给自己划一块地,走私点竹子铃铛猫爬架什么的。
每次,阿诚在港口敲梁处长的竹杠,明诚诚就跟着蹭过来,敲小黄鱼的竹杠。
今天,明诚诚又低价收购大捆竹子,还给大姐曼丽带了漂亮的小铃铛,给熊台带了打折的拉丁语课本,给阿香带了一本《家有宠物之如何饲养一只可爱的小熊猫》。

可是梁处长老谋深算,小黄鱼也不是什么老实鱼。
那一捆物美价廉的进口阿根廷青篱竹被喷过农药,明诚诚和熊楼咔嚓咔嚓啃完,皮糙肉厚的熊楼没事,明诚诚病了。
病得很严重,连带着主人明诚也病了。
一人一熊生病期间,为了保证明诚诚的健康,熊楼大无畏又舍己为熊地吃完了所有的坏竹...

2018-06-18

你们的爱正当狂风过境,他等的人却在青萍之末。
有朝一日乘风而起,流水过高山,去往层云之上。

2018-04-30

【楼诚】小弟

小弟明台保护视力的日常。


01


有一段时间,明台每天见到他阿诚哥,都想绕着走。

原本明台觉得明楼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不苟言笑,翻脸比翻书还要快,背不出书就揍人……恶劣行径数不胜数。

可是现在,他觉得阿诚哥这人吧,其实比明楼还可怕。

明楼是一本正经的,说揍他就揍他,一点不手软。

可他很少能看见明诚真正生气的样子。

只要这位街上捡来的明家二少爷笑眯眯看明台一眼,他就能瞬间想起自己从小到大调皮捣蛋干过的所有坏事。

男人都是温柔和暴躁的混合体,在明家,二位明先生的温柔给了对方,暴躁给了明台。

至于明台,温柔爱给谁给谁,暴躁都得给哥哥们憋好。

明台觉得自己特别不容易。...

2018-02-25

【楼诚】嫌疑人C的献身

阿诚哥十八岁的故事。


01


明诚失眠了。

以至于第二天早晨在餐桌上,少年的眼睛下面挂了一圈颜色并不浓郁的青黑,彼时的明诚还没去伏龙芝捱过那几年的风吹日晒,看起来白白净净,那一圈青黑放在他那双眼睛下面就格外醒目。

明镜看了他两眼,把调羹放下:“阿诚,怎么了呀,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明诚赶紧摇头,飞快夹起来一个烧麦塞进嘴里,脸颊上鼓出来一个动来动去的小包,分明是不想跟大姐好好交代的意思。


明诚不能说。

他昨天晚上做梦了。

当然,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做梦是很正常的,梦到什么都是正常的。

从前他总是梦到被桂姨打,或者梦到吃不饱饿肚子。那时候他刚被明楼带...

2018-01-20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9

@叶珩薷 姑娘微博私信我说想看的故事,不知道发不发得出去。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1  2  3  4  5  6  7  8


01


明家最后一个拥有精神体的人,是明诚。

准确地说,是明家这一辈最后的一个精神体。


大姐请苏医生来看过,说是这孩子小时候身体不好,精神体这东西过几年总会有的,不用着急。

不着急的明诚等啊等,小少爷的小浣熊眼看着都长大了好大一圈,明诚的精神体还是没有从他的身体里蹦出来。

没有精...

2018-01-11

明长官和红烧肉的故事


明楼:早啊大姐。

明镜:早。

明诚:大哥,早。

明楼:早。

明诚:这是今天的中华日报。

明楼:《红烧肉和草头圈子是赢得这场战争的唯一法宝》。

明诚:谁写的啊,这么无聊。

明楼:你不知道是我写的?


明楼:你想干什么?

明台:我要吃肉!

明楼:你碗里不是已经有红烧肉了吗?你敢拿筷子对着肉,你敢先夹吗!

明台:你以为我不敢先夹吗?

明诚:你把筷子放下!

明台:我为什么要放下!

明楼:你先把筷子放下!

明诚:他放我就放!

明台:我不放,你敢先夹吗?

明诚:你怎么知道我不敢!

明楼:你把筷子放下!

明诚:让他先放!

明楼:你以为他敢...

2018-01-09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8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1  2  3  4  5  6  7


【楼诚】


明诚诚感冒了。

不是明诚,是明诚诚。


前几天上海下了雪。

上海是不常下雪的,准确地说,自从明楼他们从巴黎回到上海,这个城市就几乎没有认真下过一场雪。

但明诚曾经在伏龙芝读过书,他一个人带着小熊猫在莫斯科,一到冬天,明诚诚最大的爱好就是在雪地里把自己滴溜溜滚成一个肉球。

今年的上海终于下雪了。

趁着大家都在午睡的时间,明诚诚打算自己偷偷溜...

2018-01-06

【楼诚】明长官的自救行动

01


我叫明楼。

我有些与众不同,我已经察觉到了。

我察觉到自己其实是一个电视剧里面的人物。

准确地说,是一个人设苏炸天、稳稳占据全剧智商顶端的重要人物。


简单地介绍一下。

我有钱——虽然家里除了我,每个人在汇丰银行都有小金库,而我一手带大的阿诚却从来不告诉我他小金库的密码是多少。

我顾家——虽然三分之一的剧情中我不是在训二弟就是在揍小弟,当然,身为家里说了最算的,我偶尔也接受大姐温和的批评。

我爱国——虽然看起来像个汉奸。

我忧国忧民——虽然这样夜以继日的操劳并没有如实地反映到我的体重上。

非常可能是秤不准,阿香,明天去城隍庙买个新的体重计...

2017-12-30

突然想到,如果精神体们有一天和主人互穿。
明诚诚西装革履坐在餐桌边,非常想偷溜去啃一口竹子,还总想伸手到后面去摸一把自己的尾巴。
明诚本人拖着尾巴生无可恋站在餐桌边,跳起来都摸不到桌上的小笼包。
熊楼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身手敏捷,什么叫行动自如,原来腿长的感觉是如此快乐,并抓紧时间去照了一张彩色照片。
变成熊楼的明长官睡午觉,翻个身,把变成小熊猫的明诚压在身下,慢吞吞摸了三分钟,才拽着尾巴从肚子底下把弟弟揪出来。
啊,这种对阿诚完全压制的成就感,已经很久没有过了,明长官摸着弟弟毛茸茸的尾巴,无比怀念。

熊楼带明诚诚去精神世界里荡秋千,咔嚓,坐断了。

翻身农奴把歌唱的狮子先生,拿出自己的祖传毛线球,扔来扔去...

2017-12-19

【凌李】小叛徒

还是借了楼诚的孩子,没什么存在感的abo设定。

灵感来自豆瓣的一个帖子。


01


二位明先生有事,要出国几天,明白没地方去,吃晚饭的时候明诚随口一问:“明白,这几天你想去哪?”

明白晃着小短腿,激动得肉丸子都没夹住,咬咬筷子尖:“去然然家!”

明白非常喜欢李熏然,主要原因大概是李熏然是唯一一个愿意陪他吃着薯片看一下午动画片的成年人,还和他激烈地讨论剧情,一点不嫌他烦人。

不仅如此,然然还一直穿着很酷的衣服在很酷的地方上班,对于三岁的明白来说,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

而赵启平不一样,赵启平动辄就威胁他,明白你再闹我就给你屁股上扎一针。

想到穿白大褂的赵启...

2017-12-11
1 / 15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