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谭赵/凌李】拉个郎 7

被屏蔽了好多次,删了一段,全文也没法改了,凑合凑合吧。



51

 

名为“平平一笑很倾城”的热心网友回复完这条评论,心满意足将手机放到抽屉里。

起身,走到隔壁,轻轻敲了敲门。

“谭总?”

听到秘书的声音,正在办公室里聚精会神看节目回放的谭宗明,瞬间收敛了笑容。

面无表情点击暂停。

谭宗明:“进来。”

秘书小姐优雅地推开门,礼貌地欠了欠身:“谭总,下午的会议还有半个小时开始。”

“知道了。”谭宗明点点头,目光象征性地在对方身上扫了扫,又重新回到屏幕上。

很严肃地盯着电脑屏幕,眉头微皱,仿佛那里有几千万的生意等着他去处理。

真是我们日理万机的好谭总。

只有他知道,那上面暂停着一个赵启平。其实暂停的时机不是很好,赵启平正以一个十分扭曲的角度隔着屏幕和他对望。

所以谭宗明其实是有些想笑的。

秘书小姐看了看老板皱起的眉头:“谭总,怎么了,是文件内容有什么问题吗?”

谭宗明摇摇头:“没事,你出去吧。”

“好的。”

秘书仪态万千地再次欠身,轻手轻脚带上门出去了。

 

名为“平平一笑很倾城”的热心网友再次上线,发布一条微博。

“哈哈哈哈哈哈老板一定在看我本命昨天晚上的节目回放!”

然后又转发了几组赵启平昨天活动的官方宣传照。

“老公今天真是帅炸了!”

 

52

 

李熏然昨天晚上结束了活动,扔下一堆烂摊子,直接开溜回了家。

气得经纪人对着他的背影声嘶力竭:“你以为你是赵启平啊!人家有后台你有后台吗!你给我回来!”

“再走一步试试!”

李熏然默默发动引擎,自言自语:“我当然有啊。”

 

回到家的李熏然趴在沙发上玩手机,刷到他和他哥为他另一个哥反目成仇的新闻。

停了两秒,若无其事继续看每周美食推荐。

凌远从浴室出来,把一条浴巾扔到他头顶:“又不吹头发,先擦擦,擦完了快点去吹。”

李熏然从善如流,放下手机开始擦头发。

凌远看了一眼他还亮着的屏幕,上面显示的刚好是李熏然和明诚你的胳膊拧着我的腿的那张照片。

“这新闻没什么关系吧?”凌远表示关心。

“应该没什么大事。”李熏然很粗暴地把自己揉成一个爆炸头。

“也是,你哥厉害。”

“罢了,”李熏然回忆起什么般,抽了抽嘴角:“还有个更厉害的。”

凌远抱臂靠在沙发上,表示愿闻其详。

 

“以前有一次,有个做生意的秃头大爷三番五次要我联系方式。”

凌远轻轻握了握李熏然的手。

“被我三哥知道了,一个飞的从云南打过来。”

凌远握着他的手紧了紧。

“从机场直接到那个大爷公司门口,二话不说,大庭广众把他揍了一顿。”

“……”凌远摸摸鼻尖:“挺好。”

“秃头大爷打着绷带警告我,小兔崽子你给我等着,老子有的是钱,耗不死你。”

“然后呢?”

“明先生公开表示,说:好的,等着就等着。”

这句话,按照金融界霸总的通用语言翻译一下,大概就是:天凉了,让秃氏破产吧。

 凌远“……”了一会。

“快擦,头发不擦干该感冒了,等会睡着了又头疼。”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太暴力了,不好?”李熏然问。

“没有。”

“真没有?”

“真的,随便打,”凌远面色如常:“打完了我来治,治好不老实接着打。”

李熏然愕然:“一条龙服务啊。”

“那是,就当给医院创收了。”凌远向李熏然敞开胳膊。

“厉害!”李熏然一个猛虎落地扑到凌远身上,捧着脑袋盖了个戳。

  

53

 

《奔跑吧!大兄弟!》终于播出了,收视成功创下当季新高。

里面有一段流程,是要求嘉宾拿出童年时的日记本,与大家分享成长的烦恼。

 

李熏然的日记本封面上歪七扭八写着又圆又胖的名字。

读的那篇,叫做《我的哥哥》。

我的哥哥,是一个节约的人,他常常教育我,家里的东西不是钱买的啊!

家里只有一辆车,如果那辆车被先生开走了,哥哥就会一路跑步去上班。

哥哥总在商场里买买一送一的衣服,所以他和先生的衣服都是一样的,十分勤俭。

哥哥吃东西一直很干净,一点都不剩,还教育我要向他学习。

从小,我就时常听到哥哥和一个拄拐的叔叔讨价还价。

…… 

 

不知道是娱乐节目的泪点普遍较低,还是朴实无华的文笔触动了娱乐圈中人敏感的内核。

嘉宾们纷纷感动。

一个多么平凡而普通的家庭!一个多么朴实而节俭的哥哥!

买菜还要讨价还价,原来英俊如李熏然也有如此惨淡凄凉的童年。

镜头切换。

一个眼眶发红的女嘉宾看了看旁边无动于衷玩手指的赵启平:“赵先生,您不感动吗?”

赵启平扯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你听听,你听听,熏然的那个哥哥,多么不容易啊!”

赵启平将微笑拉扯到迷人的幅度。

“特别感动。”

 

轮到赵启平了。

题目叫做《我的弟弟》,写得颇有现代诗的韵味。

 

我的弟弟,四岁了。

今天他下楼梯又连摔了两个屁股蹲。

晚上,我们玩捉迷藏。

他藏到床底下,结果里面太黑,把自己吓哭了。

 

嘉宾们纷纷爆笑,略显压抑的气氛瞬间烟消云散。导演组志得意满:节目就是要这么做,调动观众情绪于瞬息之间。

紧接着镜头切换。

方才眼眶发红的女嘉宾,这会正笑得直拍大腿,她看了看旁边无动于衷玩手指的李熏然:“熏然,不好笑吗?”

李熏然:“好笑。”

“那你怎么不笑呢?”

现场的导演举起一块白板,上书一行大字:“李熏然!注意节目氛围!笑!”

 

李熏然:“盒。”

 

 

 

54

 

今天的cp粉还是好快乐哦。

我萌的cp二十年前写日记就是情侣标题。

配一脸!

 

55

 

 

赵启平躺在地毯上,用ipad看重播的节目。

谭宗明走过来,刚好看到赵启平对着镜头,漫不经心读日记那一段,不远处的李熏然坐立难安如临大敌。

“老谭。”

“嗯?”谭宗明搂住赵启平的腰。

“你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呢?”赵启平回头看他,眼睛亮得撩人。


谭宗明有些感慨。

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来,曾经错过赵启平的那些年,总会有些无法追回的遗憾。

谭宗明拉起赵启平的手,揉着指尖亲了亲。

“没关系,我们——”

“你玩捉迷藏,钻床底下,头是不是大得拔不出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谭宗明进行眼神压制。

赵启平抱着抱枕翻个身,一边捶地一边把笑声调整成振动模式。


无辜的抱枕丢到地毯上。

谭总好整以暇,揉着赵启平的头发总结陈词。

“小混蛋,欠收拾。”



拉个郎 8



评论 ( 158 )
热度 ( 1675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