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谭赵/凌李】拉个郎 8

拉个郎 1  2  3  4  5  6  7


56

 

李熏然前几天拍了两场淋雨的戏,下了戏连打几个喷嚏。奈何本人仗着从小身体倍棒也不当真,一觉醒来光荣熬成了重感冒。

 

早上起来,凌远手机上就收到了李熏然发来的微信消息,一张照片,只拍了他那只可以单独出道的手,手背埋着针头,正在挂点滴。

底下写了一句话:老凌,这边的护士没有你们院的漂亮。

凌远看着这句话,哭笑不得。

在生病这方面,李熏然屡有前科。

当年他拍戏受伤住到凌远他们医院,人生初相见,第一印象很重要。

李熏然那时候每天坚持在院长面前绷出一个正直英俊的形象。其实他术后反应相当严重,还要坚持发扬男人不怕苦不怕疼的精神,见到凌远就笑得跟个小太阳似的,让人省心得不得了。

直到某天夜里,被凌远发现在单人病房疼到缩成一团。

凌远把李熏然从被子里挖出来的时候,后者语气真诚坚持强调:“不疼”。

 

是以,凌远对李熏然生病这事特别忌讳。

 

那边李熏然正偷得浮生半日闲,和花园里大爷级别的病人家属在地上拿树杈画了个棋盘,下五子棋。

才拿小树杈涂出一个圈,凌远一个心急火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电话那边的李熏然精神头很好。

“熏然?”

凌远听到李熏然这气壮山河的一嗓子,紧绷的神经瞬间松成拉崩了的松紧带。

 

57

 

病不严重,就是淋了水受凉发烧,打两天点滴就好。

凌远隔着千山万水嘱咐了一番多喝热水,按时吃药。

“好的,喝水吃药我明白——我下这,不不不,等一下,我还是放这里。”

“别总跟别人下五子棋,大爷不休息啊?你累了就回宾馆去睡睡觉。”

李熏然在那边一叠声地答应:“知道,知道了,该我走了啊大爷你别耍赖,我打电话我也看着棋呢,我以前演警察的——听到了,三餐要准时要清淡——我怎么又输了啊!”

 

医院下午要开个会。

开会前凌远又想起来李熏然,怀疑这小子能不能按时把药吃了。他自己去会议室没带手机,就问门口护士站的小护士借手机,打电话去查岗。

李熏然这会不下五子棋了,正在休息区和其他病人一起看电影频道重放明诚的经典老电影。

貌似情节正发展到很关键的地方。李熏然就着背景音的枪林弹雨跟凌远汇报:“我看完回给你——对了,你看过这部片子吗,那个孤狼是不是卧底啊?”

 

挂了电话,通话界面结束。凌远看着手机,怔了片刻。

——屏保是李熏然。

准确地说,是李熏然微博上的自拍照。

按照年龄来算,李熏然同志在圈里也是能被划进小鲜肉那一列里的,奈何一身演技不甘寂寞,硬生生从同龄人中杀出一条血路,把自己捯饬成了实力派。

李熏然看起来哪那都好,就是天生立褶难自弃,还很执着地不喜欢给照片磨皮加滤镜。

曾经有营销号点评过各大明星微博照片的风格,把李熏然评为自拍豪放派的鼻祖。

而赵启平,由于常年不发自拍,被调侃过是不是手机压根没有摄像功能。

 

凌远看了看屏幕里褶子与白牙交相辉映的李熏然,把手机还给主人。

小护士宝贝似的捧着手机,欲言又止一脸娇羞:“院长,你说帅不帅?”

“谁?”

“我的屏保!”小姑娘把手机屏幕摁亮,给凌远展示。

凌远的嘴角肉眼不可察觉地抖了抖。

“不错。”

“那当然,我男朋友。”小姑娘喜滋滋地解锁手机,找到那个分类名为“老公”的相册,推到凌远面前:“院长你看看,我老公是不是特别帅,每张老公都超级好看!”

凌远左右滑动,欣赏李熏然片场吃瓜、李熏然花絮打架、李熏然后台玩手机、李熏然棚内吃盒饭等各类偷拍,甚至还有几张是自己给他拍的,不知道怎么转了多少个弯到了这。

“哎,想睡他。”小姑娘手捂胸口望眼欲穿。

凌远拨弄照片的手指顿了顿。

“特别特别想睡他。”小姑娘真情流露。

“院长院长,你说我有希望吗?”

“很有想法。”凌远把手机还给她:“继续努力。”

 

凌远回办公室,转身前余光看到:小姑娘捧着手机,无比响亮地吧唧亲了一口。

 

58

 

李熏然在医院小花园里和大爷下了一下午的五子棋,这会百无聊赖躺在床上,开始刷微博。

自从吃了上次的亏,李熏然和赵启平终于开始学习摸索粉圈的生存模式。

人都说网络就是一张皮,撕了这张皮谁也不认识谁。

所以纵然之前被无情拉黑,二位蒸煮依然有重头再来的毅力与勇气。

 

李熏然新开的小号伪装得很到位,最近开始频繁转发自己的各类写真和访谈,后来听闻单纯转发有水军之嫌,于是每次转发还要夸上几个字。

“帅”“好看”“存着”“不错”“先马”。

赵启平这两天每天都被李熏然的小号刷屏。

而赵启平,不轻易屈服于世俗和权威,毅然决然走向了另一条路。

 

明影帝即使退出江湖很多年,关于他的种种花边各类消息依旧热度不减。今天有粉丝发了一张明影帝最新的偶遇偷拍照:啊啊啊啊啊啊这张老公简直霸道总裁!想老公为我一掷千金!

赵启平转发:一掷千金?

毕竟明诚现在有事没事还喜欢去核桃摊前刷刷脸,凭脸买核桃,买一斤送一斤,一口气能买十斤。

曾经还分别问他和李熏然要过签名照,据说他一直以来合作最愉快的商业伙伴——梁先生的太太很喜欢他们,送点照片,说不定下次可以多敲一成利。

然后就被明影帝的影迷一顿喷,评论区里一片血雨腥风。

——这谁啊阴阳怪气的,我家拒绝倒贴,看您头像好像是赵启平的粉丝?

——后辈粉还是老实点,你家蒸煮听说人品不错,摊上你这种招黑的粉丝也是倒霉。

——粉丝行为,偶像买单,好心劝这位朋友一句,麻烦还是注意影响吧。

 

李熏然的粉丝发了一张李熏然在活动现场的巨大特写。

整张照片只拍了李熏然的眼睛,显然粉丝修图修得很仔细,光线完美色彩漂亮,越发显得李熏然这一对心灵之窗妙不可言。

博主很用心写了一句话:#然然眼里有星星# 不知道我们然然听到了什么呀,眼睛这么亮【心】【心】

赵启平转发:他听到了导演喊收工。

那天导演一喊收工,李熏然跟摁了开关一样双眼立刻放精光,赵启平就在他旁边站着,据说是凌远在家煲了鸡汤等他回去。

然唯一分钟赶到战场。

——哎呦,我说平家的倒贴还没完没了了?

——科科,你家果然粉圈第一戏精,都是中央戏精学院表演系优秀毕业生?江湖传闻诚不欺我。

——专注自家,各自安好,感谢。

 

赵启平深感此圈生态之复杂,默默转发自己的照片。

饭圈太太良心修图,赵启平在舞台中央捧着奖杯,当真谦谦公子润如玉。

赵启平转发:褶子都给磨没了。

平唯立刻拍案而起。

全世界最好的赵启平!不许你这么说他!

呵,居然用我平的头像?这种毒瘤我家可不收。

 

眼看着局面控制不住,赵启平切换大号发了一条微博。

终于清静了。

全跑去抢爱豆热门了。

 

59

 

今天,赵启平的热门评论里首次出现了一个新的账号,叫做“谭启我心爱的土琵琶”。

 

是的,小宗平这一冷门cp,在秘书小姐的苦心经营下,已然日益发展壮大。

毕竟虽然这个cp前途渺茫,但粮多架少氛围好。

大家互割腿肉,在cp界成为一股浪起来堪比长江黄河的——清流。

 

第一次作为小宗平优秀代表抢到热门,谭启我心爱的土琵琶很快发了一条微博。

 

“小宗平大旗我来扛!平平一定要看到我!”

 

60(推送模式来自“超级星饭团”)

 

秘书小姐敲了敲谭宗明办公室的门。

“进来。”

“谭总,这是刚才收到乙方的短信回复。”高跟鞋登登登地走过来,把手机端正地放到谭宗明面前。

谭宗明放下钢笔,垂眼看屏幕。

手机突然一震。

叮,一条新推送:您的特别关注 赵启平 微博上线了!

秘书:“……”

谭宗明:“……”

叮,又一条推送:您的特别关注 赵启平 发微博了!

谭宗明:“这个……”

秘书:“谭总,我——”

 

叮,又一条推送:您的特别关注 谭启我心爱的土琵琶 发微博了!

 

秘书呼吸一窒,开始在脑内正式起草辞职报告。



拉个郎 9

(目标是小标题写到100,现在过半啦。)



评论 ( 117 )
热度 ( 1542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