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楼诚】

 

明诚小时候身体不大好,到了明公馆许多年,还是没有精神体。

他知道大哥是有的。


明楼的精神体是大熊猫。

最开始的时候,明镜十分不能理解,这样一种圆滚滚懒洋洋的动物同自己的弟弟到底哪里像了。

这精神体匹配有问题,退货!

后来就明白了。

传说中,熊猫的咬合力非常好,奔跑速度极快,能把一匹狼当皮球一样揉来揉去。但他的日常看起来是:随地躺一躺,到处吃一吃。

也就这样了。

 

阿诚终于拥有精神体了,是一只小熊猫。

少年最初拥有属于自己的精神体,很好奇,小心翼翼伸手摸了摸,决定给他起一个名字。这种谨慎的小心思,大抵类似于“老来得子”。

经过集思广益,这里的“集”和“广”,都指明台,少年明诚将小熊猫命名为明诚诚。

年少无知时,谁又没有做几件蠢事呢。


很久以后,76号,明诚笑眯眯,很客气地与梁仲春握手。他的身后:明诚诚追着人家梁处长的精神体小黄鱼绕圈跑,叼到嘴里就不肯松开。

梁仲春握着明秘书的手,觉得后颈隐隐作痛:梁某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伤害我的精神体。

明秘书看了看叼着小黄鱼去给明楼展示的明诚诚:梁处长多虑。


说是精神体随主人,倒也没有骗人,明诚诚喜欢在家里的各个角落藏竹叶藏竹笋藏小果子,日后的明秘书忍无可忍揪着他的尾巴勒令他交出来,明诚诚也决不妥协。

他只愿意把这些分给明楼的精神体——那只大熊猫吃。

那一日,无辜的小明回家,看见他大哥二哥坐在楼梯上吃核桃,明诚一颗一颗地敲,明楼一颗一颗地吃。

他们后面坐着两只精神体。

明诚诚爪子倒腾得飞快,给大熊猫拨竹笋,大熊猫明楼左爪右爪各一根,慢吞吞地吃。

 

夜里,明秘书身心俱疲。

他先喊明楼的精神体来洗澡,叫了许久,他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起一伏软乎乎的肚皮上趴着明诚诚。

没办法,只好喊明诚诚先来。

小熊猫去了,大熊猫原地等了等,也跟着进了浴室。

小熊猫沾了水,茸茸的毛软下来,只剩小小的一只。

大熊猫沾了水,半软半硬的毛还是支楞着——根本没有变小。

收拾完两个精神体,一只一个浴巾包好,把明诚诚抱到沙发上,再连拖带拽把大熊猫明先生拉到明诚诚旁边。

明诚捋一把不知是湿淋淋的头发,去书房敲门:“先生,洗澡了。”


【蔺靖】

萧景琰的精神体是一条龙,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只是这条龙,实在是太小了。

好在那时候萧景琰也小,夏天把小龙养在茶杯里,冬天把小龙藏在衣领里,宝贝一样的养着。静娘娘第一天见到,摸着儿子的头环顾左右:“是谁带着七殿下去抓泥鳅了?”

后来萧景琰慢慢长大,那龙也慢慢长大。

最开始还能养在茶杯里,长大一点,便养在水盆里,再往后水盆也放不下,只能养在浴桶里。

最后那条龙一飞冲天,萧景琰的寝宫再也养不下了。

 

蔺晨的精神体是一只鸽子,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鸽子很黏靖王殿下,行主人不能行之事,第一次见面就蹭了萧景琰一脖子的羽毛。

萧景琰面无表情,觉得很痒,却是在赫赫有名的琅琊阁主面前,硬生生憋住了没有笑。

龙先生隐在云端,看见靖王殿下安静地站在院中,手心摊开,上面放着一小把绿豆,一只白白胖胖的鸽子飞到他手心,啄啄啄,过一会便啄到了靖王殿下身上,又蹭了主人一身鸽子毛。

龙先生这叱咤九天的一生,生平第一次尝到了吃醋的滋味。

红着眼眶把庞大的身躯蜷在云端,恶狠狠给靖王府下了一场雨。

云销雨霁后,他便又看见萧景琰蹲在树下,给淋了湿透的鸽子仔细梳羽毛。

 

龙先生于是去缠蔺阁主。

还没飞到琅琊山,整个琅琊山脚下的百姓看见天上黑压压的一片,纷纷开始收衣服。

龙先生委屈。

 

【凌李】

李熏然的精神体是一头狮子。

凌远这个月早起做早餐,第八次发现李熏然体型庞大的精神体对着冰箱冷冻柜流口水。

“熏然,把它抱走。”

李熏然踩着拖鞋飞快地跑过来,把狮子拖走。

 

最开始同居的时候,李熏然的精神体还是一只奶狮子。

不知道是凌远喂得太好还是李熏然本人能力成长迅速,奶狮子很快就变成了威风凛凛的狮子王,可是爱好没有变,还是每天对着冰箱冷冻柜望眼欲穿。

李熏然把自己的精神体抱到沙发上:“蹲好。”

狮子先生蹲好。

“以后不要随便进厨房了,也不要对着冰箱柜流口水。”

狮子先生摇头晃脑。

“还有,更不要对着老凌流口水,老凌不好吃。”

狮子先生看向自己的主人。

“对我流,也不行。”

李熏然同情地摸摸狮子的头,看得到吃不到确实辛苦:“这样吧,我给你剥一根火腿肠吃吃。”

主人又踩着拖鞋跑回厨房翻冰箱了,狮子先生“嗷呜”一声趴回了沙发上。

 

季白是李熏然的三哥,精神体是一只豹子,小时候也是奶豹子一只。

在人类的世界里,哥哥玩过了的玩具会留给弟弟继续玩。

精神体的世界里,也是如此。

几年前,李熏然刚刚拥有自己的精神体,季白带着看外甥的心情来看奶狮子,顺便带来了奶豹子以前玩过的毛线球逗猫棒小铃铛。

李熏然:“哥,你的精神体呢?”

季白看他一眼,身后猛然出现一只豹子,“嗷”一嗓子,一只爪子搭在季白肩上,另一只爪子恶狠狠砸在空中。

吓得凌远怀里的奶狮子一阵哆嗦。

“哥,你还是收起来吧。”

“好。”

李熏然有些担心,如果自己的精神体也照着季白这样长,将来岂不是要把房子拆了。

 

几年后,李熏然很忧伤地看着认真玩毛线球的狮子,觉得这实在不太像一只狮子。

后来,某次追捕活动,狮子先生一狮当先咬住嫌犯的精神体,轻轻松松把对方那一匹凶神恶煞的狼当毛线球揉。

最后一掌把狼摁到地上,帅得全体警员想鼓掌。

还是像狮子的。

李熏然有些骄傲,狮子先生转身跑回主人身边,蹭了蹭李熏然裤腿。

“好,好,我们去买火腿肠。”

 

凌远路过医院走廊,回头对韦三牛说:“把你的精神体牵回去。”

韦三牛的精神体很对得起它的名字。

牛。

还是三头。

 

【谭赵】

谭先生的精神体正如其名,是一条鳄鱼。

这几天,上海的天气热到离奇,小赵医生在谭宗明的按摩浴缸里放了浅浅半池的水,把大鳄抱了进去。

一只红尾巴的狐狸扒着门框盯着看。

谭总进浴室的时候,看见一只油光水滑的小狐狸团成一个球,似乎是睡着了,鳄鱼先生用嘴巴从浴缸里掀起一点水花来,统统洒到狐狸先生身上。

小狐狸皮毛湿淋淋,很凉快。


谭先生和红狐狸的关系很好。

因为狐狸先生会乖乖等着他切了牛排去喂,而赵启平不会。

其实也不是乖,就是懒得动。

谭宗明抱着狐狸走来走去,赵启平正在看书,谭宗明用狐狸尾巴刷小赵医生的侧脸:“看,他多亲我。”

赵启平头也不抬:“他不是,他只是懒得动。”

 

谭大鳄喜欢夏天,鳄鱼皮肤偏冷,赵启平的精神体一到夏天就喜欢往他身上窝。

这点福利也就仅限夏天了。

一到冬天,恨不得绕着他走。

赵启平和李熏然关系好,两个人的精神体关系也好,一到冬天,两个毛茸茸的就喜欢往一起钻,你的毛贴着我的毛,特别暖和。

而冷血动物谭大鳄,觉得自己快要开始冬眠了。

 

【荣霖】

许一霖的精神体是一只仓鼠。

即使在仓鼠的世界里,也是比较小的一只。从小身体不好,小病秧子,爹不疼他。

为了有些安全感,许一霖的精神体一直很喜欢藏瓜子。许一霖过去心情不好时,时常去街边拎上一包瓜子,然后看着仓鼠扣扣索索磕上一晚上,心情就会好那么一点。

后来他投河,被荣石捡了回去。

荣大少捞起来湿乎乎的小少爷,也看到了他的精神体,小仓鼠趴在主人肩膀上,紧紧抱着最后一颗瓜子。

 

荣大少的精神体是一只貂。

其实貂石头这么些年来一直过得战战兢兢,看到主人脖子上围着的貂毛,就总觉得自己有朝一日总会被荣石宰了扒皮,做貂毛。

貂生不易。

后来见到主人捡回来一个许一霖,荣石对许一霖好极了。

貂石头立刻进入一级戒备。

人们总说,爱他就给他送貂,主人对这少爷这么好,自己是不是要被扒了做貂毛了?


仓鼠许一霖也很怕貂石头,对于他来说,所有别的精神体都太大了。

他每天躲在屋子的角落里默默啃瓜子,磕累了就踩一会轮子,他很习惯凭借这种单一又重复的动作来获取安全感。

貂石头就隔着远远地盯着他看。

越看越觉得,仓鼠好像还有些可爱。

 

过了几天,貂石头抢走了仓一霖所有没有舍得嗑的瓜子。

仓一霖扒着小轮子眼巴巴,抢不过。

下午,貂石头把所有嗑好的瓜子仁放在小碟子里,还给许一霖。

结结巴巴。

“给、给你,剥、剥好了!”


【季白】

嗷!

嗷嗷!

嗷嗷嗷!


————————————————————————

2

分享一只小熊猫



一件事忘记说了,对不起策划小姐姐。

场取的本子明天晚上会开始发货,请大家看到发货不要惊慌。

only结束之后就可以确认收货了。





评论 ( 160 )
热度 ( 2682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