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3

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1  2


01

 

明诚小时候跟着桂姨生活在老上海的弄堂里,细细的一条巷子,抬头是一方小小的天空。

巷子尽头总有一只流浪猫,白的,瘸了一条腿。

明诚很喜欢它,桂姨不在家的时候,他偶尔会偷偷遛出家门,抱着猫窝到墙角,坐上一个下午。

后来那只猫不见了,可能是死了,可能是被别人家抱去养了。

也可能这条弄堂的剩饭不那么好吃,白猫拖着瘸腿远走高飞了。

 

是以,明诚有一个秘密,明楼都不知道的,他家二弟其实很喜欢猫。

明镜的精神体就是猫,白的,一天里有一半的时间都窝在客厅的橱柜顶上打盹。

这只猫脾气随主人,看起来同谁都不亲近,唯独和明诚亲。

明镜不注意的时候,明诚就要把那只猫从橱柜顶上抱下来,撸一撸。

考虑到明秘书现在的形象,这件事一直是个秘密。

明诚经常会从明长官的伙食里扣出来一小碗肉,一两条小黄鱼,放在碟子里去喂明镜的精神体。

“你多吃一点,大哥少吃一点。”

——

“阿诚,今天的红烧肉看起来比昨天的少了一层啊。”

“怎么会,大哥,是你吃得太快了。”

明诚抬头看了看:明楼身后,橱柜顶上,吃饱了的猫正在懒洋洋地舔爪子。

 

明镜觉得很奇怪,她好好地在卧室里和苏医生聊着天,突然觉得不太舒服,好像有什么人在摸她的精神体……

作为向哨世界里的杰出优秀女性,明镜的精神体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明镜立刻下楼去看。

奈何阿诚的五感极度敏锐,在明镜开门的瞬间,已经把猫放回了橱柜顶端。

等明镜下楼来,看到的便是自己的猫蜷成一个球,安安静静趴在橱柜顶上。

客厅里也很安静,只有全家最勤劳最让人放心的阿诚,在帮大哥熨衣服。

“阿诚,辛苦了呀,还要帮你大哥熨衣服。”

“大哥晚上出席酒会要穿,我提前熨好。”

明镜点点头,目光转开,看见墙角并排站着三只熊,正在用眼神向她控诉着什么。

我们也想被抱起来撸!

横着撸竖着撸上下左右各种撸,看起来好舒服。

明镜问明诚:“阿诚呀,它们怎么了,是不是刚才打架了呀?”

“没事的,大姐。”

明镜走过去,把明台的浣熊抱起来,极严肃地对着剩下的两只:“我可告诉你们,做哥哥的不可以欺负我们明台啊。”

 

明诚偶尔也会抱抱明诚诚,明诚诚小,还有蓬松的长尾巴,抱起来手感很不错。

但事实上还是明楼抱小熊猫的时间多一些。

家里没有人的时候,或者明楼一个人在书房的时候,他时常会抱一抱明诚诚。

像是很多年前,他抱小时候的阿诚。

如果明台的浣熊耍赖,抓着明诚的裤腿不肯松爪,那明诚心情好的情况下也能抱起来转悠两圈。

只剩明长官的熊楼了。

它太大了。

没人肯抱。

没人抱的时候只能一熊独坐,寂寞啃竹,越啃越圆。

 

02

 

每个人都有精神世界。

明诚的精神世界,是家园。

后来被明诚画出来,由明长官盖章命名,作为给明镜的礼物,由明台拿出去加框装裱挂在了明公馆的客厅。

明诚刚来明公馆的那段时间,还是认生,总是一个人一言不发躲到精神世界里。

明楼发现了,便经常进到明诚的精神世界里,湖畔旁树林边,给弟弟讲些天南海北的故事。

讲蟹黄豆腐,讲糯米藕,还讲草头圈子红烧肉。

明台发觉他大哥总往阿诚哥的精神世界里面跑,十几年如一日,心情很复杂。

这种感觉,就好像总看见他阿诚哥往他大哥的书房里面跑,十几年如一日。

以前年纪小,不懂事,明台觉得心里有些微妙的不平衡。

恰好那时候的明诚尚且不懂怎么很好地控制精神世界,精神世界大门开着,明台雄赳赳气昂昂,也想往明诚的精神世界里面去。

兄弟三个人就应该在一起!

大哥阿诚哥我来啦!

 

然后,他便看见湖畔旁,树林边,一个小小的秋千架。

他不苟言笑的大哥坐在那里,大哥的膝头坐着阿诚哥。

旁边的草地上滚着一只大熊猫,大熊猫的肚子上坐着一只正在咔哧咔哧啃苹果的小熊猫。

小时候的阿诚五感一直很弱,没意识到明台进来了,正晃着两条腿要明楼给他再讲讲街东头的荷叶糯米鸡。

明楼回头看了明台一眼,用眼神示意他:滚,滚出去。

小明台懵懵懂懂,现在回忆起来,那一眼大概就是所有人生苦痛开始的根源。

明台回忆起往事,躺在空荡荡的单人床上,抱紧了自己的小浣熊。

单人床还真是冷啊。

 

03

 

明楼的精神世界是他和阿诚在巴黎住的那套小公寓。

在新政府工作,忽悠天忽悠地,如果累了,两个人可以一起回巴黎的小公寓里睡睡午觉。

明台知道了,很感兴趣地凑过来:“大哥,让我也进去看看嘛。”

明楼翻一页报纸,头也不抬:“你进去干什么?”

明台据理力争:“我们一起在巴黎读过书的呀!那也是我的家!”

明楼:“没有你。”

明台:“什么?”

明楼:“是你去巴黎之前,我和阿诚住的公寓。”

明台:“……”

 

明台的精神世界是维也纳,自由又浪漫。

他说要带于曼丽去维也纳,被老师劈头盖脸一顿骂,还想着去维也纳!

明台委屈,那老师你想去我也请你去。

王天风气得要摔茶杯。

明台夺门而逃:我就想请女同学进我精神世界里坐一坐,我做错什么了?

 

04

 

明诚从厨房出来端了一盘水果出来,放在茶几上:“大哥,吃水果。”

话音刚落,从房子的角落窜出来三个影子,齐刷刷伸出爪子去盘子里抓苹果。

抓到了,三只熊又齐刷刷钻到茶几底下。

几秒钟后,小浣熊被大熊猫踹了出来。

小浣熊委屈。

 

05

 

明诚去找南田洋子谈工作。

南田洋子,江湖人称南田小丸子,精神体是章鱼,据说是因为章鱼做成丸子比较好吃。

明诚和南田洋子面对面坐着,给几份文件签字。

旁边的桌上,明诚诚和章鱼也面对面坐着。

章鱼丸子有样学样,搞来一张白纸,推到明诚诚面前。

明诚诚舔舔爪子,学明诚,认真盖了一个爪印。

章鱼丸子很喜欢小熊猫,说不出来为什么,如果按照精神体随主人的说法,那大概是因为南田洋子也很喜欢明诚的缘故。

章鱼丸子想摸摸毛茸茸的明诚诚。

门突然开了,一头成年大熊猫出现在门外。

默默走进来,叼起小熊猫就走。明诚诚被熊楼叼在嘴里,和章鱼丸子挥爪告别。

 

盖爪印这个习惯,还是熊楼教给明诚诚的。

以前明诚入学读书的时间晚,别的孩子这个年龄已经读了小学,他却连字也不认得。

明楼便先单独教他认字,替他打基础,免得进了学校跟不上老师的进度。每天夜里,两个人在书桌前坐着,明楼写一个字,阿诚跟着写。

他们对面就坐着大熊猫和小熊猫。

那时候的大熊猫比现在的大熊猫小了不止一圈,它拿爪子蘸墨水,在明诚写坏了的纸上,盖一个大爪印。

明诚诚跟着他,也去蘸墨水,认真盖一个小爪印。

当天晚上就被明镜拎着尾巴教育。

“哎呀,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呀,掉进墨水池子里啦?”

熊楼把本来就是黑色的爪子藏在身后。

 

后来,明诚发觉小熊猫背着他,跟许多精神体做生意。

方圆数公里的精神体都是他罩着的。

和梁仲春的小黄鱼签合同,盖爪印,坑人家的竹子。

和南田洋子的章鱼签合同,盖爪印,坑人家的竹笋。

和明台的浣熊签合同,盖爪印,收浣熊做小跟班,负责搬运坑来的东西。

好像还和汇丰银行行长的精神体交情不错,在汇丰银行旁边给自己刨了一个坑,算是在银行开了户,专门存竹子。

明诚诚也吃不了那么多。

一大半都偷偷给了楼总的大熊猫,而且屡教不改。

明诚抱着明镜的精神体教育明诚诚,要他少骗人家竹子。

多坑点有用的。

第二天就去汇丰银行,把明诚诚辛辛苦苦攒起来的账户刨了。

 

今天晚上,明诚诚还是在小祠堂罚站。


4





评论 ( 141 )
热度 ( 1884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