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楼诚】诚事不足

人鱼你诚哥,鱼狠话不多。

诚事不足,百世有鱼。


01

 

如果要明家小少爷回忆,人生的轨迹是从哪里开始出现偏差的,那大概是十几年前的某一个冬天。

 

明家有一位佣人,叫桂姨,看起来很是慈眉善目的样子。

那一阵她开始问明镜讨要一点大少爷穿剩下的旧衣服,说是家里有了小孩。明镜很大方,开了阁楼取明楼小时候穿过的衣服和生活用品,连澡盆都打包送人,还连带着给了桂姨不少小孩子喜欢吃的零嘴。

明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桂花糖和巧克力被桂姨大包小包地拎走,等明楼回来,迫不及待恶狠狠地告了一状。

明楼听完小少爷声泪俱下的控诉,点点头:“哦,是桂姨家的孩子啊。”

“是呀,说是叫阿诚。”明镜提醒到。

明楼点点头,半点不理会明台的委屈,起身回了书房。

哼哼唧唧闹着别扭的明台被大姐拎回卧室检查功课去了。

 

过了几个月,快到农历春节。

明镜说要去买新年礼物,给明台挑的时候,想起来桂姨家还有一个比明台大了几岁的孩子,想必桂姨是没什么闲钱给小孩子置办新衣服的,明镜就念叨着要给那个小娃娃也买上点什么。

当然不能和明台的礼物一样,小少爷不乐意和别人重样。

好在给明楼挑好围巾之后,旁边同款同色还有一条小娃娃用的,明镜让人包起来,说是等等就给桂姨家那个孩子送过去。

买好东西,明镜吩咐保姆先把小少爷送回家,明楼开车载她去桂姨家。

 

那天,明台欢天喜地地坐在地上摆弄自己的积木。

大姐大哥都不在家,他一个人吃了好几块点心,也没有读书,整整玩了一下午。

忘乎所以的明台正趴在地上玩小汽车,门开了。

门外的冷风猛然灌进来。

明楼面无表情站在门口,怀里抱着一团什么东西,被衣服罩着,只隐约露出一撮黑茸茸的发顶。还有两只胳膊,裹在大了不止一号的袖子里,指尖从袖口勉强伸出来,搂着明楼的脖子。

后面跟着眼圈红红的明镜,一边抹眼泪,一边张罗着明楼快点去卧室,把阿诚放下。

——阿诚?

明台凑过去想看一眼大哥怀里团着的究竟是什么。

他才凑过去,明楼怀里的那一团突然狠狠地挣了一下,一条尾巴从明楼的大衣里甩了出来,很是不客气地甩了明家小少爷一脸水。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他阿诚哥的尾巴。

打人可疼了!

明台被甩了一脸水,也没反应过来要哭,目瞪口呆看着大哥抱着那一团尾巴一言不发进了书房。

 

02

 

那是一条看起来就营养不良的小人鱼,瘦巴巴不满十岁的样子。

太瘦了,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活像是被被子埋起来了似的,手里还抱着新围巾。

 

桂姨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奇妙生灵,成年的鲛人可以卖到一个很好的价钱,桂姨打算把这个小人鱼养大。

平时就锁在黑黢黢的房子里,想起来了添上一次水,好几次小人鱼干到不行,伸长了胳膊去拿桌上的水壶,不小心打翻水盆,就被桂姨劈头盖脸一顿打。

明镜推开门的时候,那小娃娃正坐在明楼的旧澡盆里,上半身套着明楼小时候的旧棉衣——他所有的衣服都是桂姨问明镜讨来的。

盆里的水已经干得差不多了,阿诚趴在盆边打瞌睡,小尾巴上的鳞片毫无光泽,和主人一样的无精打采。

 

明楼抱着阿诚进了书房,明公馆顷刻热闹起来。

明镜吩咐厨房热了中午的鱼汤,亲自端到明楼的房间。阿诚已经醒了,坐在明楼的床上,努力把湿漉漉的尾巴藏起来。

“来,阿诚,是叫阿诚吧?来喝鱼汤,这个驱寒,对身体好。”

阿诚一听,拽着明楼的衣角打了一个哆嗦。

“怎么啦?不喜欢?今天这个鱼肉炖得特别嫩,你看——”明镜用筷子夹起来一块鱼肉,给阿诚看。

“大姐。”明楼打断她。

“怎么啦?”明镜莫名其妙。

“他是人鱼。”

明镜迟疑了片刻,恍然大悟:“啊,是,喝鱼汤算吃亲戚……对不起呀阿诚,大姐吓到你了?”

扒着门框偷看的明台不以为意。

嘁——那么好喝的鱼汤都不喝,真矫情!

 

明镜赶紧放下汤碗,把碗里漂起来的鲫鱼肉向下压了压,摸摸他的头岔开话题:“要不然阿诚先去洗个热水澡吧?”

明诚听了,拽着明楼的衣角又打了一个哆嗦。

“怎么?自己不敢洗呀,没关系,让你大哥陪你洗。”明镜对小孩子一向极有耐心:“这样,大姐现在就去给阿诚放水好不好?今天这么冷,水放热一点,泡一泡最舒服了。”

明诚本来是自己坐着的,听完这句话,缩缩肩膀就想往被子里钻。

明楼捏了捏他的手,把他连同被子一起抱起来:“怎么了,和大哥说。”

明诚和明楼咬了一通耳朵。

“哦,”明楼听着听着就笑了,摸了摸阿诚的头,给明镜复述了一遍他的话:“他说不能泡热水,尾巴会烫熟。”

明诚点点头,又跟他说了一句什么。

“他说不想变水煮鱼。”

扒着门框偷看的明台更加的不以为意。

嘁——这么瘦巴巴,炖了水煮鱼也吃不到多少肉!


那天明诚最终还是洗了澡的,明镜哄了半天,他才终于点了头,然后如临大敌般被明楼用大浴巾裹着,抱进了浴室。

明镜欣慰地转身,看到蹲在门口偷听的小胖子明台。

“明台,你今天功课做了吗——你跑什么!”

 

明诚小时候瘦瘦小小,很听明楼的话,抱着一条青白青白的尾巴,每天只能在浴缸里待着——明台觉得这个哥哥看起来好欺负得很。

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我要让阿诚哥给我写作业,帮我给女同学写情书,我干了坏事还可以拉阿诚哥来当垫背……

这样的小算盘没打上几年。

明台就悲哀地发现这人鱼真不愧是人鱼,说是性子野,原来真的那么野啊。

 

03

 

明诚十八岁那年拥有了人类的双腿。

作为一条人鱼,明诚是从来没有穿过裤子的,小时候偷偷试过明楼的裤子,发现鱼尾巴根本不知道要往两条裤腿的哪一边塞。

从来没有穿过裤子,意味着长出腿的那一天,明诚也是没有穿裤子的。

没有裤子,又不会走路。那天明楼回到家,照例要先回卧室,去浴室里先看看阿诚。

推开门,就看到一个没穿裤子的、晃着大长腿的阿诚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大……大哥?”

“阿……阿诚。”

 

为了教阿诚走路,明楼费了不少心思。任他的阿诚再聪明,在这方面也不是聪慧就有用的。

那两条长腿看起来好看,用起来面条似的。站起来就打结,没人扶就腿软。

那段时间,明楼买回来许多育儿类书籍,研究如何教宝宝走路。

旁人都以为明先生是不是有了私生子,如今这娃娃大了,要学走路了。一时间议论纷纷,别看人家明长官对下属严厉,可对自己家里的孩子真是一等一的好呀。

其中以一名姓梁名仲春的男子脑筋最为活络,福至心灵送了明楼不少舶来的奶粉,那时候奶粉可是紧俏货。

明楼拿回去,明诚睡前泡了一点,说是很好喝。

明楼点头:喜欢就好,下次再问他要一点。


人鱼毕竟是人鱼,明诚那两条大长腿很快就能跑能跳能踹人了。

而且用得很灵活,没过几天就能陪明楼在后花园打羽毛球,为日后武力值爆表揍人稳准狠的肢体使用能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身手矫健仿佛前十八年屁股上长得根本不是尾巴。

明诚会走路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家门口抱了抱明台养的那只肥猫。

明台以前总抱着猫吓唬明诚,说要让肥猫去吃阿诚的尾巴,某次被明楼看到,拎着后领子就给扔出了书房,罚写了十篇大字,终于老实了。

 

04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是明诚总要坑人的。

当明秘书跟着明长官第一次走进新政府大门的时候,梁仲春拄着拐杖的手莫名抖了一下。

 

今天下班,梁仲春又被他的小冤家真貔貅挡在了门口,明诚笑眯眯:“梁处长。”

梁仲春觉得被念了咒,头皮发麻。

他知道明秘书是一条人鱼,并因此被明诚勒索了不少小黄鱼。

“梁处长你看,都是鱼,您的小黄鱼和我也算是本家。”

梁仲春尴尬赔笑。

“保护族群,义不容辞。”

梁仲春看着明诚的笑,觉得肉疼,还必须咧着嘴赔笑,这冤家说翻脸就翻脸,半点不给他留面子。

“所以,听闻梁处长昨日走货得来了一箱小黄鱼——”明诚点到为止,很是友善地拍了拍梁仲春的肩膀。

“好,好,阿诚兄弟说什么都好。”

 

明诚的尾巴是金色的,按照他的理论,和小黄鱼也算是半个亲戚。

被明楼抱回家的时候,明诚的尾巴是青白青白的,蔫蔫的,会偷偷在床单上蹭干净水,然后卷起来去缠明楼的手腕。

冰凉的鳞片蹭在明长官的腕上钝钝的,并不疼。明楼任他缠,亲亲小娃娃热烘烘的发顶,继续讲《山海经》里关于鲛人的故事。

可这鱼尾巴养着养着就不大对劲了。

捡回来几个月,明诚尾巴的颜色开始慢慢变深,像是染了色,最终彻底变成了金色,以前残缺不全的鳞片也都长得饱满圆润,月光底下安安静静地反着光。

明楼请苏医生来看了看。苏医生看着浴缸里翻来翻去怎么看怎么健康的小孩,说:八成是他小时候营养不良,尾巴不上色,长着长着没有颜料了。

如今的金尾巴比原先那条营养不良的漂亮了不少。

也和小黄鱼的颜色近了许多,梁仲春被坑得肉疼万分。

 

明诚坑完了梁仲春,和他握手道别,转身回到明楼的办公室。

明楼看到阿诚进来,放下手里的笔,揉了揉眉心:“阿诚啊,你去银楼,给汪曼春买一件首饰。”

明诚点点头:“好。”


明诚欠身出去,回到隔壁的秘书处,拉开抽屉,里面有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那盒子里是明诚从小攒到大的眼泪。

所谓沧海月明珠有泪。人鱼嘛,眼泪会变成珍珠,很值钱。

在明诚看来,哭一场分明就是一桩零本万利的买卖,可惜现在他自产自销的珍珠比起小时候已经越来越少。

这盒子珍珠明诚精打细算用了很多年。

小时候用袋子装,后来明楼送他这个盒子,小阿诚就给所有珍珠搬了家。

以前,明诚哪怕是受了再大的委屈,要哭了,也要先用什么东西在下巴底下接好,才舍得掉眼泪。

他十岁以前的身体亏损得厉害,珍珠看着也像劣质货。

最开始的时候,他托明台用劣质珍珠去小摊贩那里换零嘴回来吃,一换一大包。后来被大哥抓到,低头看到明台手里的珍珠,沉着脸问小少爷是不是又欺负阿诚了。

可明台不长记性,每次都受不住零嘴的诱惑,还是乐意替明诚跑腿。

再后来,明诚逢年过节都要偷偷给明台塞几颗珍珠,他长大了不少,珍珠的质感也比从前好了许多。他提前许多天就认认真真翻杂志挑挑选选,给明楼挑好最中意的礼物,然后托明台去买。

钢笔皮带领带夹,袖扣笔筒羽球拍,很是大方,什么都送过。

 

今天,明诚摸出几颗,对着灯光看了看,自己串成一串。

然后去隔壁敲明长官办公室的门。

“大哥,给,珍珠项链。”

明长官: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tbc————————



诚事不足 2



评论 ( 173 )
热度 ( 2036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