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蔺靖】摔一跤 2

摔一跤 1


08

 

萧景琰面色冷静抱住枕头,看着蔺晨。

 

方才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先去枕头底下摸话本,打算睡前看一看,试图回忆起些什么。

可翻着翻着就不大好了。

那书里用了大量笔墨,极尽听别人床角之能事,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他和蔺晨的床笫之事。

萧景琰不得不承认,写得挺好看的。

详略得当,张弛有度,好像他和蔺晨裹着被子滚来滚去的时候床下就趴着个作者,认真听讲,仔细做笔记。

一个字也不放过,朕“啊”一声,书上就“啊”一声。

可书里也写了,因萧景琰国事繁忙,两个人真正能在一张床上肆意妄为的次数并不多。

幡然醒悟的皇帝陛下决定补偿。

朕过去亏欠的,如今都要补回来。

朕已然不是过去那个负心的萧景琰了!

遂自己卷好铺盖枕头,雄赳赳气昂昂,敲响了蔺晨的房门。

 

蔺晨看着门外视死如归目光坚定的萧景琰,试探道:“陛下?”

改头换面的萧景琰点点头,神情严肃仿佛在听大臣汇报国库亏损情况。

看这个表情,国库应该是亏了。

“朕来了。”

“陛下深夜造访,不知——”

萧景琰不说话,径直绕过他,义无反顾向床边走去。

朕又何必紧张,朕虽然不记得,可蔺晨都记得。


萧景琰走到床边,垂眼看看蔺晨床上的被褥,脑中惊涛骇浪般翻腾起不久前看到的那些句子。

虽说男子汉大丈夫,生而为人应该无愧于天地。

但是对蔺晨这种风月老手,偶尔欠那么一点也不算什么大事。

陛下飞快地说服自己,决定循序渐进,先同室,再同床。

于是萧景琰把被褥扔到地上,手脚麻利地开始给自己打地铺。

蔺晨抄着袖子,站在萧景琰身后,如坠梦中看着他先铺褥子再抖被子,把枕头拍拍,再一气呵成地脱掉鞋袜外袍,一眨眼功夫,就直挺挺地在被窝里躺平了,安稳地闭上眼睛。

动作太快,脱衣服的时候蔺晨居然什么都没看到。

“嗖”的一声就钻被子里了。

实在可惜。

 

蔺晨继续抄着袖子,在他身边转了两圈,不知这小皇帝是吃错了什么药。

片刻后,萧景琰睁眼:“蔺先生不睡吗?”

蔺晨抱臂低头,居高临下,唇角带笑地看他:“陛下,这演的是哪一出?”

萧景琰想了想,是有些不妥。

朕与蔺少阁主什么事都做过了,再这样畏手畏脚遮遮掩掩,确实不是正人君子该做的事情。

坦坦荡荡,无愧于心。

“蔺先生说的是。”

接下来,蔺晨便再次如坠梦中般看着萧景琰一骨碌坐起来,利索地把被褥重新卷起来。

“陛下,要走?”语气略有惋惜。

“不。”萧景琰把被褥扔到床上,光脚走到床边。

继而盯着床沉吟片刻:“蔺先生习惯睡里侧还是外侧?”

“外面吧。”

“好。”

萧景琰把自己的被褥推到里面,上床,再次直挺挺躺下,被子拉到下巴,闭眼。

蔺晨甚至都没找出机会打断他。

低头看看刚才他打过地铺的地方,又看看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皇帝陛下,蔺晨拎起脚边萧景琰脱下的鞋,摆到床边,翻身上床。

 

09

 

两个人在一片黑暗中各自胡思乱想。

 

蔺晨是个聪明人,很懂得人情世故,从小就知道怎么三言两语把他爹气到胡子翘,又怎么一句话从他娘手里哄到一块点心。

心思一转,豁然开朗。

皇帝陛下多少年不开窍,这摔了一跤,居然破天荒地摔明白了。

那个被堵死了的情窦,比别人晚了十几年,终于舍得开了。

而且开得很有眼光,一下便开到了本阁主身上。

虽然萧景琰表达爱意的方式太直白了些,但想想那些在朝堂上被他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老臣,这人就是这脾气,直来直往,不懂变通。

那点心思,陛下不说,蔺某也明白。

 

萧景琰也是个聪明人,也懂得人情世故,虽然懂,但是他有时候懒得搭理。

他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睡相端正,努力回忆书里还写了些什么。

朕要好好想清楚,从前欠的,朕要一一补上。

可是陛下的脑筋这会活络得很,该想的不想,一想就想到那些不堪入眼的画面,默默把自己一张脸烧得热烘烘。

蔺晨在他身边,想到得意的地方,乐呵呵翻个身。

正回忆到最不可说情节的萧景琰反应格外迅速,“噌”的一声就坐了起来。

“蔺先生朕觉得还是有些急了!”

不管什么时候,陛下说话都有为人君者的气度,声音低沉有力,在小小一方窄室中回荡。

蔺晨翻身翻到一半,硬生生停住,一只胳膊还扬在半空中。

“不……不能翻吗?”蔺晨虚心求教。

萧景琰怔了一瞬,可他愣怔的时候往往面无表情,看起来就分外威严。

“能……能吧。”

于是蔺晨在萧景琰仍旧威严的注视下,小心而缓慢地翻好身,躺好,声音轻飘飘:“启禀陛下,蔺某翻好了。”

萧景琰点头,重新躺下,方才那点活络心思这会变成一潭死水。

蔺晨的鼻息声就响在萧景琰耳边,吹得小皇帝半边脸滚烫。

片刻后,蔺晨恭敬道:“启——”

萧景琰仿若被踩了尾巴:“何事!”

蔺晨:“启禀陛下,蔺某方才没翻好,还想再翻一下。”
萧景琰自暴自弃:“翻。”

蔺晨动静很大地在床上翻腾了两下,声音依旧轻飘飘:“启禀陛下,蔺某翻好了。”

 

自此,蔺少阁主在床上都养成了很好的习惯。

床上凡事都要先启禀陛下。

启禀陛下,蔺某想抱您一下。

陛下觉得,这个姿势如何?

 

萧景琰闭着眼神游天外,半晌,突然道:“蔺先生,称呼陛下太生疏了,还是像从前——”

他停顿片刻,书里写的那些词,为人君者还是不愿说出口,若无其事继续道:“像从前那样就好。”

从前那样,从前什么样啊?

蔺晨从前只见过萧景琰一面,倒是听他的各类故事听得不少。

当着面没叫过几声,不过,背地里“美人”两个字没少喊。

陛下怎么知道蔺某喜欢叫他“美人”?

二话不说,在心里默默记上一笔:梅长苏这小子告的密。

梅先生锅从天降。

刚刚扣了锅的蔺晨浑然不觉,大大方方喊他:“美人。”

话音刚落,萧景琰猛一翻身,背对着他。

蔺晨暗忖:怕是糟了,这倔脾气果然不禁逗。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沉默良久,萧景琰从喉头挤出沉闷的一声:“嗯。”

 

10

 

次日清晨,飞流趴在房顶上,看见他水牛哥哥从他蔺哥哥的房间里出来。

飞流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打算跑去找苏哥哥告状。

可惜,跑到半路被蔺晨截住,并很是没有出息地被五串糖葫芦收买。

蔺晨是去煎药的,萧景琰虽然没摔出什么大毛病,药还是要吃的,不治病补补身体也好。

虽然梅长苏觉得萧景琰吃得香睡得好身体更是好,从小就皮实耐摔,别的小孩摔一跤就哭着要奶娘抱,萧景琰小时候追着要揍他,摔一跤,爬起来跑得比之前还要欢。

阁主一边听一边围着火炉给锅里的药扇扇子:“揍得好。”


蔺晨端着药去找人,可萧景琰并不在房里。

 

今日,萧景琰是有事情要做的。

他昨天在书里看到,蔺晨以前曾经送给他一个信物。

是块石头。

书里写过,不仅写过,而且还是全书虐恋情深的重点章节,情节俗套。

在书里,蔺晨笑着对他说:“萧景琰你就像这路边最锋利的石头一样,一不留神就能扎人一手血。”

萧景琰似乎并不在意,点头:“是,希望蔺先生明白,朕是石头,不仅扎人,还捂不热。”

他字斟句酌,说得很慢。

蔺晨弯腰捡起最锋利的一块石头,自顾自在手里掂了掂:“蔺某不觉得。”

然后便把那块石头握进了手心。

最后自然是捂热了,手心自然也是扎出血了。

老桥段,虽然恶俗,但是百用不爽,老少咸宜。

勾得看书的小姑娘哭湿了好几条手帕。

这本书的作者又很会煽情,读者站在玉皇大帝视角,难免会为之感动。

萧景琰看到这段的时候,也严厉地谴责了从前的自己,并在吃饭时多给阁主碗里添了一块肉。

 

后来,那块石头就被当做信物送给了萧景琰。

再后来,在书的最后,蔺晨陪他打完最后一场仗,班师回朝之前,两个人分道扬镳。

蔺晨看着远处,并不看萧景琰。

“听说塞外风景很是不错,蔺某从前多少年都只顾着看一处风景。”

“再往后天南地北烈酒繁花,不如各自珍重。”

“蔺某从此,便不陪着陛下了。”

萧景琰怔了良久,点点头:好,不送。

全书的最后一个场景,是萧景琰一个人策马回城,过城门时,将那块石头扔在了城门外。

扔出去的瞬间他向前倾身,似乎想捡回来。

可马蹄不停,来不及回头,就可以装作不想回头。

路边杂草丛生碎石满布,再也找不回来了。

 

巧的是,书里萧景琰扔石头的地方,离他们现在驻扎的地方不远。

萧景琰觉得自己摔醒了,再也不是过去那个伤人又伤己的负心汉了。

信物必须捡回来。

于是,今日早起,皇帝陛下快马加鞭,早早出门。

兴冲冲决定去城外捡石头。



3



评论 ( 143 )
热度 ( 1297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