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蔺靖】饭圈生态指南

如果用饭圈的套路搞权谋

(不存在的权谋)


01

 

金陵城内,市井街头。

一个挎着菜篮子的大婶和身边的另一个大婶耳语:“听说了吗?”

“什么什么?”

“官宣了!”

“官宣什么了?”

“兵部终于官宣了今年戍边亲王的名单,靖王殿下还是唯一男主。”

换言之,今年的靖王殿下依旧是那个爹不疼哥不爱的萧景琰。


“啊……靖王这几年资源不行啊,虽然是亲王圈的十八线小透明,但我还挺喜欢他的,算是好感路——这白菜水灵,给我来一颗。”

“情理之中的事情,他资源好过吗?团队不行又没有后台,还摊上谢玉这么个职业黑粉,天天出通稿追着黑。”

“主要还是团队不行,当今世上辅佐亲王数一数二的团队,一个琅琊一个江左,随便搭上哪个的东风我觉得都不至于沦落到天天在十八线打仗。”

想来梁帝总共七个孩子,萧景琰能一骑绝尘排到十八线去,可以说是相当的。

惨。

 

十八线小透明亲王——萧景琰,第二天又骑着他的马带着他的小列,去边疆搞他十八线小透明没人要的资源去了。

走的时候,连个来送马的粉丝都没有。

这种行为,几千年后,俗称送机。

据说,誉王殿下作为大梁最热资源——“皇位”的有力候选者之一,每次回京离京,接马送马的迷妹可以从城门口排到菜市场。

萧景琰走了,他没有挥一挥衣袖,也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02

 

几年后,金陵城内,市井街头。

一个挎着菜篮子的大婶和身边的另一个大婶耳语:“听说了吗?”

“什么什么?”

“理性讨论,皇位这个资源到底好不好,遛了太子家誉王家这么多年的粉,最近我怎么听到风声,说这个资源最后是靖王的。”

“脸皮真厚,这么大的饼也好意思舔。”

“人家好歹也是专业皇子出身,不算舔饼吧?”

“萧景琰啊?那个十八线小亲王?”

“别乱说,我听说最近可都上升到十七点五线了!”

“哟呵,了不得了不得,势头很猛嘛。”

 

十七点五线半透明——萧景琰,目前拥有两个影响力颇大的粉丝,一个琅琊阁主蔺晨,一个江左宗主梅长苏。

前者,是夫君粉,俗称男友粉,是最死心塌地的一种。根据性别,还可以具体分为夫君粉和夫人粉。

主要负责营销江湖上对萧景琰的路人好感,琅琊阁江湖势力了得,一夜之间将靖王殿下的国民度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路边小面摊的桌子上都贴着靖王殿下的高清小画像。

后者,是皇位粉,俗称事业粉。

主要负责在朝堂内替萧景琰抢资源,据说,人家最开始就是奔着大梁顶级流量——老皇帝屁股底下金灿灿的皇位来的,权谋玩得相当了得。

这两个真的非常能打,里应外合,无懈可击。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萧景琰听都没有听过的名头。

比如,死忠粉戚猛,最近有要转毒唯的趋势,一腔热血,誓要守护萧景琰的复仇梦想。

还有几年前粉转路人黑,最近又路人黑转粉的夏冬女士。

目前,势力最大的还是那半个金陵城的王妃粉,江湖人称女友粉。

十里八乡的小姑娘大闺女最近十分关注亲王圈动态,期待着自己有朝一日能从王妃粉升级为贵妃粉,毕竟粉随蒸煮贵。

当然,亲娘粉静娘娘,别人都关心吾儿飞得高不高,为母却关心你榛子酥吃得少不少

——这个萧景琰表示他听懂了,因为确实是亲娘。

不过,本王以为,是否称呼为母妃粉会更显尊敬一点呢?

 

03

 

在靖王殿下的路人好感达到空前高度的同时,黑粉自然也多了起来。

其实大多数都是誉王太子团队买的水军。

水军黑人也要遵循基本法,首先,需要有黑料,这个黑料一定要跌破别人的眼球。

其次,将黑料写进通稿,写的时候有三大法宝:一是无中生有,二是添油加醋,三是信口开河。

最后,自然是要到处宣传。

 

但是萧景琰这个人吧,实在是没什么黑料,他小时候不挑食,长大了不搞事,吃苦耐劳,关爱兵士。

私生活检点,情感史清白,众所周知的真爱是母亲牌榛子酥。

没有黑料没有关系,可以编。

黑料一般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类是八卦类黑料,主要关注谁谁谁劈腿了谁谁谁出轨了,另一类是事业类黑料,说的是谁谁谁不敬业谁谁谁靠山硬。

鉴于萧景琰亲王生涯的前些年实在是没什么事业可言,常年待在边疆,一蹲就是好几个月,每天就是吃饭睡觉打仗。

即使回到朝中,也透明得上朝都没人发现他来上朝了。

所以只能编八卦。

 

于是誉王请人编造了萧景琰的黑料。

誉王想得很周到,为了吸引眼球,在请营销号写完通稿之后,还请当红写手润了润笔。

这一招在几千年被港媒学去,搞得很有一套。

誉王写的这位写手,以前是写小肉本起家的,几段床戏写得特别带劲,缠绵而不露骨,香艳而不俗艳。

连夜加急抄写了几百份,第二天就请水军,一夜之间把通稿贴满金陵城的每个角落。

 

主要讲的是,琅琊阁主和靖王殿下的爱恨情仇。

 

为什么选择琅琊阁主?

因为关于蔺晨的桃花近些年相当的多,而他本人又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不了解的人是最好造谣的。

更何况,蔺阁主作为江湖第一流量小生,虽然私服品位偶尔遭人诟病,但关于他的新闻无论是正面还是反面,总是带有相当大的流量,蹭他的热度是最容易的。

人家随便在琅琊山上舞个剑,第二年这套剑法就成了各路夫人小姐丫鬟女侠的减肥操不二之选。

反正蔺晨债多了不愁,总不可能从琅琊阁跑到金陵城来当面对质。

来,笔给你,给本王写!

就写他们俩!

 

第二天,誉王殿下的眼线潜伏在各个角落,观察群众的反应。

群众一号意犹未尽:“写得真好,啥时候出本啊?”

群众二号连连称赞:“缠绵悱恻,荡气回肠,发人深省,自愧弗如。”

群众三号摩拳擦掌:“借我回家抄一份,抄完了还你,大街小巷贴的通稿都被撕完了,去晚了根本抢不到!”

群众四号探头探脑:“这玩意写的啥啊,我不认字谁给读读?”

群众五号大力推荐:“不认字去城南听书啊!最近天天讲这个,讲得可好啦,包月听书还送一壶普洱茶!”

大家呼啦啦都跑去城南听书了。

眼线忠心耿耿地回报誉王:“回禀殿下,这一波通稿买的非常好。”

誉王点头:“很好。”

眼线忠心耿耿:“据属下观察,百姓对此深信不疑。”

誉王点头:“非常好,把那个作者抓回来,继续写!你给本王看着他写。”


书房里,写手瑟瑟发抖拿着笔,眼线虎视眈眈嗑着瓜子盯着他。

“这个姿势不好,上次写过了,不带劲,换一个。”

“是是是,换换一、一个。”

“你擅长写哪个?”

“草民还还还会写那个,坐、坐着的。”

“谁坐着?”

“都都都会写,欢喜佛和那个脐、脐橙。”

“行,那就都写,我看着你写。看我干什么?写啊!”

 

04

 

靖王府。

 

梅长苏抢到了一张通稿,细细品味,然后放到桌上,推到萧景琰面前:“你俩怎么回事,被发现了。”

萧景琰:什么,竟然被发现了。

蔺阁主:真好,终于被发现了。

两个人头碰着头看完了,萧景琰默不作声面无表情从头顶红到了脖子。

蔺晨:“这姿势可以啊,改天试试。”

靖王一把抢过,凑到烛台前,烧了。

蔺晨闭上眼睛,摇扇子:“尽管烧,一招一式,蔺某已牢记于心。”

 

与此同时,阁陛这个cp已经以匪夷所思的姿态和速度,火了。

出门买菜不聊两句阁陛都觉得自己不够潮流,不酷。

 

05

 

又几年后,金陵城内,市井街头。

一个挎着菜篮子的大婶和身边的另一个大婶耳语:“听说了吗?”

“什么什么?”

“据说皇位这个资源已经内定了,过几天就官宣。”

“是萧景琰吗?我喜欢他!不过以前不是都说是誉王或者太子吗?”

“这种料传了这么多年有实锤吗?我这可是我弟媳妇的二哥他青梅竹马的闺蜜从宫内传出来的消息,人家可是宫内人士,你等着瞧吧。”

“真的假的呀?”

“你知道什么,亲王圈早就重新洗牌了。誉王人设崩得渣也不剩,还闹了那么大的丑闻,我认识几个粉基本都脱粉了,啧,回踩的不要太多。”

“那太子呢?”

“太子?太子自己天资不行,根本就是强推之耻,给了那么好的资源也红不了,怪谁。我跟你说,古人云小红靠捧,大红靠命,誉王好歹还是前者,太子根本是捧都捧不起来的那种。”

围观者大彻大悟。

 

古人:我没云过。

 

06

 

数月后,萧景琰即位称帝,国泰民安,东风入律。

六部数据三年翻一番,大梁相关产品销量在周边各国中一骑绝尘,妙音坊音源排行常年占据多国榜首。

大梁的老百姓,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见面第一句话,就是:

“为陛下写信!”

那个年代,没有打call,只能说写信。

 

萧景琰不懂这些,他体恤民情,总能看到百姓说要给他写信,可一天到晚也收不到几封信。

遂去询问列战英,何谓写信。

列战英恪尽职守,向陛下解释了一番:所谓写信,这主要表达的是对对方的喜爱之情,原是东瀛之地的一种习俗。

皇帝面无表情耳根一红:“朕要感谢蔺先生。”

疯狂打call,就是八百里加急。


“朕,为蔺阁主八百里加急,写信。”

 

 

下附:《明氏间谍天团·粉圈生态表》

汪曼春:明楼女友粉、明镜无脑黑

南田洋子:明诚事业粉、海外后援会会长

梁仲春:明诚腐唯,貌似双担,但明诚出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周边就数他买的多

阿香:私生粉

孤狼:明诚职业黑粉,有多年的黑装粉战斗经验

王天风:小明唯粉,明楼明诚黑,有多次踩二捧一黑历史,饭圈毒瘤

于曼丽:明台女友粉,天团路人粉

明镜:团粉偏明台,偶尔踩二捧一,每次官宣跪小祠堂的都是明楼,永远的小祠堂唯一男主

 

明楼:团粉偏诚,经常想把明台踢出团

明诚:团粉偏楼,偶尔想把明台踢出团

明台:团粉偏自己,每天都想退团





评论 ( 186 )
热度 ( 1745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