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明长官和红烧肉的故事


明楼:早啊大姐。

明镜:早。

明诚:大哥,早。

明楼:早。

明诚:这是今天的中华日报。

明楼:《红烧肉和草头圈子是赢得这场战争的唯一法宝》。

明诚:谁写的啊,这么无聊。

明楼:你不知道是我写的?


明楼:你想干什么?

明台:我要吃肉!

明楼:你碗里不是已经有红烧肉了吗?你敢拿筷子对着肉,你敢先夹吗!

明台:你以为我不敢先夹吗?

明诚:你把筷子放下!

明台:我为什么要放下!

明楼:你先把筷子放下!

明诚:他放我就放!

明台:我不放,你敢先夹吗?

明诚:你怎么知道我不敢!

明楼:你把筷子放下!

明诚:让他先放!

明楼:你以为他敢先夹吗?


记者A:明先生!请问明先生!明长官的体重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元气?

记者B:明先生!您对明长官的体重发展有什么展望?

记者C:明先生!明家的体重计是否会崩溃?

明诚:你们问的体重问题由来已久,不是我们明家菜谱的现行决策。

记者:那么请问明先生,那明长官今晚的菜谱是什么?

明诚:不吃晚饭。

记者:明先生!明先生?

记者:明先生,难道你想明天上海所有的报纸经济版头版头条都是不给明长官吃晚饭吗?

明诚:你是干新闻的,如果你认为明长官不吃晚饭可以成为新闻头条,你照登好了。不用通知我,我不关心这个。

记者:明先生,你不能这个态度对待新闻界!

南田:阿诚还真是个人物。

 

明楼:红烧肉的总数,每月至少要保证两千碗,草头圈子多少?

刘秘书:须一千三百多碗。

明楼:现在半数都不到。通知中储银行总务处的马副处长,我们可能要调用他们的预备肉。

刘秘书:是。

 

明台:大哥到底为什么不让我们进他书房啊?

明诚:你什么意思啊?

明台:不让人进,肯定是不想让我们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是吧?

明诚:你到底想说什么?

明台:大哥是不是偷藏红烧肉?

明诚:大姐说家里不准谈红烧肉。

明台:我就问问,大哥到底藏了吗?

明诚:大年初一讨打是吧?

明台:那你呢?你偷藏小黄鱼了吗?


明台:大哥,我想吃这碗红烧肉。

明楼:这做法也不新奇啊,不但不新奇,装盘还有点保守。

明台:保守才经典呢!而且你看,他这个香菜摆成小花的样子,多别致啊。

明楼:好吃吗?

明台:我喜欢。

明楼:价格也好看。

明台:你到底给不给吃啊?

明楼:吃!吃!阿诚。

阿诚:啊?

明楼:你看他选的这个红烧肉,明天给我也买一碗。


南田洋子:明先生。我想跟你讨论一下,你的私人助理——阿诚。

明楼:他有什么问题吗?

南田洋子:他很能吃,我看了他的简历,我很欣赏他。如果你需要在新政府给阿诚找一个更优越、更适合他的食堂,我可以帮忙。

明楼:不用。

南田洋子:一句话而已。

明楼:我说不用。阿诚十岁就来到了我明家,喝明家的水,吃明家的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什锦苏盘……在明家长大,长兄如父,在明家,我还是吃得比阿诚多的。而南田小姐想要用我明家人,起码要吃得比我多吧?

南田洋子:是我冒昧了。



评论 ( 140 )
热度 ( 1307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