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凌李】我也希望可以去看看不老歌长什么样子

啊……一个放飞的娱乐圈AU……啊,我选择死亡。

被吞了两遍,很怂地试第三遍。



01

 

明诚去年年末凭借一部《伪装者》一炮走红。

走红之后片约不断,明诚干脆直接签了“lofter同人影视有限公司”,接下某tag下的全部剧本,主要搭戏对象是他大哥明楼。

tag里每天刷出的新剧本多到明诚看不过来。

多少剧组排着队在明公馆门口等明长官和明秘书的档期。

明秘书是谁?真冤家小貔貅。

看着家门口拿着剧本带着片酬排着队的各位编剧,明秘书觉得自己实在是分身乏术,于是考虑再三,终于对外宣布了一个消息。

我和我先生都还有许多弟弟。

编剧们如果有意,也可以去找我们的弟弟。反正我们长得像。

只要片酬记得分一部分到我的户头上就可以。

弟弟们遍布全球各地,从法国到承德。

弟弟们活了几千年,从公元前蹦跶到2016年。

 

02

 

明诚最小的弟弟,李熏然,拍过一部《他来了,请闭眼》,本来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可怜小炮灰。

凭借其正直善良的荧幕形象,衬衫西裤下的细腰长腿,以及小刘海掩盖下不甚明显的发际线。

一跃成为编剧们心中炙手可热的一线红人。

 

这次他主要搭戏的对象是凌远。

其实比起其他兄弟来说,他们两个的戏份是最轻松的。

比如他阿诚哥,在剧组不是中枪就是埋尸体,捡完手表转身就要炸面粉厂,必须熟练驾驭从五岁到八十岁全年龄段的戏份,巴黎上海的剧组两边飞,还总是年代剧,大热天也得捂着风衣三件套。

再比如赵启平,虽然出道晚,但是一出道就部部都是大动作,动不动就赤膊上阵拍动作戏,一半的感情线都在床上拍。

还有最可怜的许一霖,明明晕水,偏偏几乎每部剧的第一集都有跳河的戏份。

对比起来,李熏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福了。

除了一场监禁戏和中枪戏演起来气氛比较压抑,他主要的任务还是破破案吃吃饭。

而且,和他搭戏的那位凌远凌院长,做饭是真的好吃。

 

03

 

凌远是明楼的弟弟,明诚当时略带得意地把手机里凌远的照片展示给李熏然看。

“哥把他们家最瘦的一个选给你了。”

李熏然看看,再回忆回忆脑海里明楼的样子,看看眼前这个缩小了不止两个号的凌远,嗯,阿诚哥对自己果然好。

 

“可是我们都没见过。”

“怕什么,除了我和大哥,你看看咱家十几口人谁还提前见过?”

“哥你这是包办婚姻。”

“都是为你好。”明诚抬抬眼皮。

不给你包办婚姻现代戏的片酬我找谁拿。

李熏然想想他哥,为了拉扯几个弟弟,从五岁开始就卖身明家入行拍戏,从上海小弄堂的孤儿一路演到汪伪经济司的风云人物。

自己是该给家里分忧解难了。

于是老实闭嘴低头挖酸奶喝。

明诚拍拍弟弟毛茸茸的脑袋:“明天记得去片场试戏啊。”

 

04

 

李熏然开始每天和凌远待在一起,对各种各样的戏。

两个人每天在“lofter同人影视公司”的tag里二十小时待命,李熏然举着他的iphone6不断刷新,等着看新剧本。

鉴于凌院长至今用的还是苹果四系列,手速和网速都跟不上,刷tag的任务就交给李熏然了。

“老凌,这个好,咱们今天先演这个吧。”

 

演完“lofter同人影视有限公司”的剧本,回家的路上两个人还会拐几个弯去“哔哩哔哩同人影视有限公司”拍几个小视频,几分钟的长度,发点小横财。

如果这边没什么新戏,两个人也接“百度贴吧同人影视有限公司”的戏。

远在巴黎拍校园篇的阿诚看着户头上不断蹦出来的到账提醒,为自己的眼光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05

 

最近隔壁剧组的谭总也会拖着小赵医生来串戏。

有时候是四个人一起的剧情,有时候是分开拍,大家背景都是医院,干脆就一个棚拍了。

开拍前凌远和谭宗明在抽烟区聊天。

“谭总最近生活很不错嘛。”凌远笑得意义不明。

喘口气都要撼动上海经济的谭总目光深远:“一言难尽,最近查得严,我们拍个十八禁还得跑到新浪简书那边去。”
“你们好歹还有机会去。”凌远显然不是很喜欢这个话题,低头把烟头摁灭:“我先走了,去拍戏。”

“你拍哪场?”

“哄PTSD的然然吃青菜。”

谭总也摁灭烟头:“一起走,我们也要开拍了。”

“你拍什么?”

“办公室play,前戏在这边,后面还得去不老歌。”

 

凌远:你大爷。

 

06

 

凌远和李熏然最近合拍了一部ABO题材的新剧,终于也有机会出外景,去新浪袖底简书等官方合作影视基地拍戏了。

李熏然第一次出外景,有点小紧张,在保姆车上连平时最喜欢的保卫冬瓜也没心思玩。

凌远在旁边和化妆师有一搭没一搭聊天,讨论要不要给李熏然屁股上也扑点粉。

李熏然听到了,不假思索地回答:“不用扑!”

“啊?”

“我,我就脸上黑。”

凌远想想,好像也是,某次他们哥几个凑在一起聊天,根据喝多了的明长官、谭先生等成功人士的经验之谈,阿诚他们家好像确实有这个遗传基因。

 

第一次拍完外景的李熏然一脸懵,晕乎乎地躺在床上。

凌远给他盖好被子:“睡一会,等会再回公司。”

李熏然哼唧:“嗯,下一场什么戏啊?”
“好像是个厨师AU吧,你先睡,醒了再说。”

李熏然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有吃的?走走走!现在就走!”

 

07

 

今年年初的最佳人气飞跃tag评选中,凌远和李熏然被提名。

 

李熏然歪在凌远腿上,刷着手机上的不断跳跃小红心小蓝手,跟凌远嘚瑟:“你看我们这收视率,很可观啊。”

再刷刷热心观众总结的汇总贴,李熏然更加心满意足:“还很高产。”

凌远怕压到躺在自己腿上的人,正用一个别扭的姿势给李熏然削苹果:“你别乱动,我拿着的刀呢。”

“我看阿诚哥他们总拍一个向哨题材,科幻巨制的感觉,看起来特别烧经费,挺酷,我们下次也拍吧。”

“拍拍拍,有编剧写咱们就拍。”

“你说是不是因为我这半年演技有进步了?有编剧开始给我写卧底戏份了。”

“嗯,熏然进步很大。”

 

年度最佳人气飞跃tag最终还是归了凌远和李熏然。

“撸否日报”的记者逮住捧着奖杯飘着走的李熏然。

“李先生,您和凌先生之前的配合可以说天衣无缝,请问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新的计划吗?”

李熏然捧着奖杯一脸激动,半天没憋出来一句话。

记者把话筒转向凌院长。

凌远笑得得体又官方:“有机会,我也希望可以去看看不老歌长什么样子。”


【一个英俊的目录】

tag里还是搜不出来沃,就这样吧……

走过路过心情好的点个推荐吧,tag里搜不到了。

评论 ( 189 )
热度 ( 2068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