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凌李】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一个大V凌远和一个凭借自拍出位的小李警官的故事。

上次写了网红李警官……这次写网红凌院长吧。


01

 

凌远是一个微博大V。

本来凌院长的微博首页也就偶尔转发几条医疗政策,关心一下医闹问题,枯燥得能长草。

直到有一天,一个妹子艾特了凌院长。

 

@凌远 V,凌院长,今天出门扭到脚了,我是骨折了吗?好疼。[图片.jip]

凌远点开图片看,一张照片,略微红肿的脚踝占了不到十分之一,剩下十分之九被一张大浓妆十层滤镜磨皮过度的脸霸占。

凌远感慨现在的小姑娘拍照水平实在不高,明明受伤的是脚踝,怎么脚踝拍得一点都不清楚。

然后顺手帮她艾特了一下赵启平。

@六院骨科赵启平,这个你问骨科医生,下次受伤部位拍大点,这样医生看不清。

小赵医生没过几秒就乐颠颠地回复了。

六院骨科赵启平:应该没骨折,初期冷敷看看效果。如果你还是疼,那医生也没办法,要不我亲亲你?//杏林分院院长凌远V:@六院骨科赵启平,这个你问骨科医生,下次受伤部位拍大点,这样我们看不清。

 

自此一役,妹子们似乎都热爱上了有事没事就艾特一下两位医生。

附带一张照片,主要拍脸,然后可怜兮兮地让医生帮忙看看自己病得重不重,是不是需要去医院。

凌远每天都会挑几条回复,言简意赅,不苟言笑,用词精准又专业,比起隔壁撩天撩地的小赵医生,这种上世纪的老干部画风居然也吸引了不少粉丝,每天在凌院长的微博底下打滚卖萌求关注。

凌院长其人,此人不撩胜有撩。

 

有事没事撩一下凌远居然也成为了微博上不冷不热的一种风潮。

 

02

 

李熏然他们局今天要去附近的小学宣传安全知识,小朋友们跑来跑去管不住,每年去的时候都要挑一个人套上大头熊的玩偶装,和小朋友一起拍手唱歌做游戏,吸引注意力。

大夏天的,谁也不乐意穿这个。

一众警察看天看地看手机,装作听不见队长的动员。

队长一脸无奈:“谁穿我请谁吃小龙虾。”

一直缩在人群后面装聋作哑的李熏然瞬间恢复听力,朝队长挥挥手:“几份?”

“两份。”

“十三香和干煸?”

“可以。”

“那我穿。”

 

凌远他们医院要去给一个小学做定期体检,凌远本来不用去,奈何受不住韦三牛唠叨,最后被韦三牛连哄带骗弄上了体检车。

前两天因为医闹的事凌远的低气压一直挺严重,用韦主任的话来说,去看看活泼可爱的小朋友,让我们凌院长也感受一下世界的美好、生命的灵动。

 

小朋友们叽叽喳喳。

学校左边停着红十字体检车,无处不在的消毒水味,闻闻都能立马唤醒小时候被护士摁住打屁股针的回忆。

右边站着一排制服笔挺的小警官,队伍最后面跟着一个大脑袋玩偶熊,正晃着笨重的背影,试图用自己又厚又重的大爪子从身后的矿泉水箱子里掏一瓶水出来。

一群七八岁的小男生满脸崇拜地围着警察们打转。

 

凌远站在树荫下和校长有一句没一句的客套,远远瞥见晃在人群里的李熏然。

警察堆里混着的那个大脑袋熊实在太显眼,摇头晃脑,不好好哄小朋友,喝不到水就自己躲在一边玩手机,奈何套了绒手套的爪子太胖,每个键都戳得特别费劲。

凌远饶有兴趣盯着布偶熊看了半天,那只熊突然把手机举高,看样子是要自拍。

熊,大庭广众,自拍,凌远是第一次见。

一只熊摇头晃脑也能看上半天,凌远都觉得自己太无聊,摇摇头,和校长握握手,抬脚上车吹空调。

小朋友们还在车下排队,凌远闲得无聊,刷了两下手机。

见怪不怪地点开几千条艾特,打算挑几个回了,也算完成了作为大V凌远的日常任务。

 

结果就被最上面的一条艾特晃了眼睛。

 

李熏然:@凌远V,医生医生,你看看我是不是中暑了[图片.jpg]。

配的图是一张布偶熊的自拍照。

玩偶的面部表情十分憨厚,特别朴实,两团圆圆的红脸蛋配两只圆滚滚的眼睛。

脑袋占了四分之三的屏幕,剩下四分之一的背景可以依稀看到身后跑来跑去的小学生。

凌远在心里默默把这个李熏然和车下那个摇头晃脑的胖熊划了个等号。

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开始回复。

 

凌远V:面色潮红,皮肤干燥,如果有呼吸急促、心动过速的情况,建议就近咨询一下医生。//李熏然:@凌远V,医生医生,你看看我是不是中暑了[图片.jpg]。

凌远是第一次转发这样的微博。

居然还一本正经给一个玩偶熊看病。

凌远发完之后刷新一下,几个眼熟的马甲已经活跃在了评论区。

——哈哈哈哈哈哈神经病啊,你只是一个熊而已!  1982likes

——很好,大脑袋熊,你已经成功引起了凌院长的注意[doge脸][doge脸]  1976likes

——前排求文《霸道凌院长爱上我》《傲娇大脑袋你别跑》,在线等,挺急的。  1222likes

——点我首页置顶,给四十一号宝宝投个票吧!  818likes

隔着车窗看看不远处正挥着胖爪子和小朋友们打招呼的熊先生,这么热的天,可别真中暑了。

凌远看他两秒,低头又点进李熏然的主页参观。

李熏然头像是个背影,深色的衬衫配最简单的西裤,腰线处被腰带掐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要不然说好看的人怎么看都好看,凌远单是看这个背影,竟然开始好奇翻过面来的李熏然是什么样。


和网络快餐文化下大批量的信息入侵不同,李熏然的微博更新频率不快不慢,看起来是一个有着丰富的现实生活但又没和网络生活脱节的普通年轻人。

微博的内容杂七杂八,从万年不中又坚持不懈的转发抽奖,到暗戳戳吐槽食堂的番茄炒蛋没有鸡蛋,三言两语感慨几句人生,有时候也和网络大部队一起关注时事政治。

 

李熏然:看我看我!@简瑶//葫芦娃三娃:海鲜自助餐厅开张啦!!关注博主,转发并艾特一位好友,随机抽取三位每人赠送两张自助体验~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李熏然:二食堂的狮子头比三食堂的整整小了两圈!

李熏然:开始一个新案子,海贼下面的几次更新估计都看不到了[快哭了][快哭了]

李熏然:前排求个好友送开心消消乐体力瓶。

……

翻到后面,竟然还意外收获一张小警察的照片,穿着全套的警服,手上拖着警帽,正对着镜头笑得眼角都荡起漂亮的小褶子。

李熏然给照片配了一句话:今年局里宣传又用我照片,最近每天上班都能看见自己的脸[doge脸][doge脸]

凌远随手点点,发现这条微博下的评论区已经沦陷。

——从凌院长微博来的,没想到小警察这么帅!

——同凌院长微博来的,看完照片只想说:前排再求一次《霸道医生爱上我》《傲娇警察你别跑》!

——小警官这个自拍频率不对啊,我要是长你这么好看我肯定天天发自拍[doge脸]

——上面求文的带带我!

 

03

 

李熏然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差点被闷死在头套里。

并在心里暗暗决定:明天一定要和队长讲讲道理,狠狠敲一笔,两份小龙虾怎么够,必须三份。

 

他看到了微博上新冒出来的一大堆粉丝,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私信评论转发。

李熏然没太当真,毕竟网络时代的一切热情来得快散得也快。他只是闲的没事逗了一下网络大V,碰巧被人家翻了牌,所谓付出回报成正比,自己什么都没付出,自然对这些泡沫人气的回报不甚在意。

比起微博,还是今天晚上吃什么比较重要。

嗯,今天下班以后得绕路去一趟家附近的那家超市,家里的冰淇淋和薯片都告罄,是时候屯点粮食了。

 

李熏然踩着手推车下面的横杠,脚下生风,哼着歌晃悠在零食区,犹如置身天堂。

手推车里满满当当堆着各种膨化食品,膨化食品军团旁边是两大桶碳酸饮料,还有几袋小女生最喜欢的果肉果冻,羞涩地被李熏然埋在大包大包的薯片下面,生怕被人看见。

从眼冒爱心的导购小姐手里拿过买一送一的新口味酸奶,李熏然踩着手推车欢乐地滑到冰淇淋柜,如临大敌般严肃地挑口味。

凌远隔着三个冰柜,看见恨不得把整个脑袋埋进冰淇淋柜的李熏然,感叹这世界真是小。

缘分这东西还真是奇妙。

三个冰柜外是卖五花肉的,凌远下班过来买菜,推车里整齐码着绿油油的各种蔬菜,豆腐番茄,排骨河虾。

李熏然把最后几盒朗姆味的八喜颤颤巍巍摆在自己的零食山上,满意地看看一车战利品,然后晃晃悠悠去结账。

路过凌远的时候,脚步一顿,停下来了。

李熏然觉得眼前这人真眼熟。

其实是在微博上见过,凌远微博的头像,穿着白大褂的半身侧脸照,妥妥的精英禁欲气质,当年他微博还常年种草的时候,都是多亏了这张头像,粉丝们才死死坚持着不愿意取关。坚信帅哥不会如此不解风情,总有一天会想起微博这片沃土。

凌远也看李熏然。

李熏然挠挠头发,头顶翘起一撮毛:“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凌远看看他头顶那撮跟着空调风轻轻晃悠的头发,觉得有点好笑:“可能见过吧。”

“我觉得看你很眼熟。”李熏然拨弄着车子里的冰淇淋盒子。

“那应该是见过。”凌远跟着他手上的动作快速扫过李熏然一言难尽的购物车:“晚上吃这些?”

李熏然倒没觉得被人换了话题,老实回答:“回去叫外卖,这些是零食。”

说完可能是觉得没必要和偶遇的路人聊这么多,推着车子准备走。

凌远看着他后脑勺,想笑,还没来得及扬嘴角,毛茸茸的后脑勺又转了回来。

“我们真的没见过吗?”

堪称费解的语气。

真的没见过吗?好眼熟啊。

 

凌远貌似认真思考了两秒,给了同样一个答案:“可能见过吧。”

 

04

 

凌远回去加了李熏然关注。

小李警官安静躺在凌远那寥寥几人的关注列表里,一个凛然的背影,一个看着就想让人狠狠揉一通的后脑勺。

机智的网友很快发现凌院长的关注列表多了一个人。

继而一窝蜂涌到李熏然微博底下求真相。

——路人指路,下翻八月十八号李熏然微博,有李熏然本人照片,看过你会回来点赞的。

——视频链接,←点开看都市新闻,一分二十一秒有小警官,啊……小李警官我的嫁!

——我求了一天的文怎么还没人写啊?

——互相关注了!!这这这四舍五入一下跟开过车没区别了吧!

 

洗完澡的李熏然发现自己的微博提醒又炸了。

点开看看,发现还是某大V的那群粉丝。

李熏然头上盖着牛奶沐浴露味的浴巾,叼着薯片点开凌远的个人简介。

盯着那张方方正正的头像看了半天。

越看越眼熟。

李熏然迟疑片刻,把薯片袋子扎扎好,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正儿八经给凌远发了一条私信。

李熏然:请问,今天在超市买了好多排骨和小黄鱼的是不是您?

私信发过去没两秒,对面就显示已读。

凌远 V:是我。

 

05

 

晚上李熏然转发了一条微博。

 

李熏然:嗷嗷嗷今天在超市没找到!想吃!@简瑶 // 葫芦娃四娃:送福利啦~转发并艾特一位好友,抽一位送南海道黑色恋人+薯条七兄弟~

凌远那边过了几分钟,也跟着转发了。

凌远V:中了送右边@李熏然//李熏然:嗷嗷嗷今天在超市没找到!想吃!@简瑶 // 葫芦娃四娃:送福利啦~转发并艾特一位好友,抽一位送南海道黑色恋人+薯条七兄弟~

 

 

【一个英俊的目录】

网红小李警官指路 →【凌李】当我们想睡李熏然的时候,凌院长在想什么

评论 ( 182 )
热度 ( 2289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