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凌李】那天凌院长捉到了一只鬼

一个小甜饼,真的是小甜饼哦!开头不要当真!只是一块小甜饼~

小李警官是一只鬼。


01

 

凌远发现家里有些异样。

 

比如晚上睡觉前的电视明明停在新闻频道,早上再打开看到的确是光头强晃着大脑袋从屏幕这头跑到那头。

他在厨房做饭,端着菜走出来的时候居然看到餐桌上自己的手机亮着光,好像刚被人用过。

晚上睡觉,窗户关得好好的,压根没风,房门却突然开了,过了几秒,又自己乖乖关上了。

诸如此类的小事情层出不穷。

 

凌远是个医生,每天和生死打交道,看过多少人在鬼门关里打转,关于阴阳鬼怪的闲言碎语他也听过不少。

于是,当卧室的房门第七次半夜三更被推开的时候,凌远拧开床头灯,坐了起来。

借着灯光看门口。

门外什么都没有。

凌远对着黑黢黢的客厅眯了眯眼睛,开口问道:“你是谁?”

没人说话。

凌远把床头灯调亮一格:“你一直跟着我。”

用的是陈述句。

在一阵不算漫长的沉默之后,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最开始几乎是透明的,台灯的光透过他的身体,慢慢变成半透明,最后终于彻底清晰。

凌远觉得眼熟。

是大约一个月前自己医院确诊死亡的一个警察,叫李熏然,凌远记得。

从被解救出来直接送入医院,到最终倒在医院的走廊里,凌远始终没见过睁开眼睛的李熏然。

因为那个案子闹得挺大,凌远为此还被电视台强行拦住做了好几次采访。

每一段报道在鲜花食人魔这极其诡异的五个字之后总会带上李熏然这个名字。

记者一遍遍地要求凌远复述李熏然生命最终这段时间的经历。

凌远想,能说什么呢,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凌远几乎是眼睁睁看着他的心电图停跳。

小警察临死前还用手指勾住了凌远的袖口,不知道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心事。

 

凌远看着门外的身影,不确定道:“李熏然?”

可能是没想到凌远还能记得自己名字,李熏然往前蹭了两步,小心翼翼打招呼:“凌院长。”

对于眼前堪称灵异的场面,凌远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

倒是李熏然先开了口:“不好意思啊凌院长,这段时间在你家,给你添麻烦了。”

 

 

02

 

凌远从诸多问题中挑出最迫于眉睫的一个,问他:“你半夜进我房间干什么?”

李熏然挠挠头:“外面没空调,有点热。”

说完又特别真诚地盯着凌远看:“我都挑半夜的时间进来的,待在你柜子顶上,没给你捣乱。”

凌远稍微想了一下李熏然蜷缩在卧室柜子顶吹空调的场面,继续问:“那我的手机?”

“我就查一查我那个案子的破案情况……”李熏然底气不足:“有时候刷刷微博看看热搜什么的。”

“我手机上没下微博。”
“我看网页版也可以。”李熏然回答得格外真诚。

 

凌远对李熏然的事迹了如指掌,一个警察,一个每逢警局对外宣传都会被拎出来做招牌的副队长,档案漂亮,前途光明。

案情告破那天,电视上又开始轮番播放李熏然的照片。

他鬼使神差买了一张被占了整个头版的早报,李熏然在照片里笑得鲜活又澄澈,那张早报现在还好好地躺在凌远办公室的抽屉里。

每天拉开抽屉都能看到。

就像之前李熏然住院的时候,他每天早上路过病房,都能看见睡得安静的小警察。

 

凌远跨过众多问题,又问了一个最根本的:“为什么跟着我?”

“就像有的动物会跟着自己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动物,”李熏然科普:“我们鬼会跟着自己闭上眼前看到的最后一个人。”

凌远回忆了一下,确实,李熏然直到最后一刻还勾着自己的袖口不松。

转念又想到点别的:“我是医生,这么说我身后应该跟着很多鬼了?”
“不,就我一个,”李熏然斩钉截铁:“我阳寿未尽,地府不收,才会跟着你。”
“跟到什么时候?”
李熏然又挠挠脑袋,有点不好意思:“估计得跟挺久,我小时候去算命,那爷爷说我命硬,能活好久。”

凌远听完,沉默片刻,示意他关门:“关门吧,冷气都要跑完了。”

李熏然“哦”了一声,老老实实退出卧室,准备关门。

“你出去干什么?”

李熏然略带惊讶地抬头:“我可以进来?”
问完话不等凌远回答,好像生怕对方反悔,动作利索进门落锁,然后刺溜一下窜上了柜子顶。

窜上去之后还支楞出脑袋安慰床上的凌远:“你别怕,我隐身,就当我不存在。”

凌远抬头看柜子顶上露出一双大眼睛滴溜溜转的李熏然:“下来睡,上面灰大。”

李熏然不敢置信,继续支棱着脑袋转他那双圆滚滚的眼睛。

凌远靠床的一侧躺下,关了床头灯:“被子就在柜子里,自己拿。”

 

过了半天,凌远听见柜子门打开的声音。

然后是被子被扔到床上,一个人缩手缩脚地爬上床,窸窸窣窣一阵响。

“晚安,凌院长,我睡觉不踢人的。”

 

03

 

凌远是被李熏然踢醒的。

李熏然横趴在床中间,整个人在床上挥斥方遒,一条腿搭在凌远腰上,另一条横在凌远胸前。

艰难地把李熏然从自己身上挪开,凌远摸到床头的手机,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六点。

干脆起床做饭。

 

李熏然是闻着香肠的味道一路飘到厨房的。

凌远认真地给平底锅里一排滋滋滋的小香肠挨个翻面:“你们鬼走路都没声音?”

“不是啊,可以有声音,但是我喜欢飘着走,”李熏然直勾勾盯着胖乎乎的香肠:“飘着走不费劲。”

凌远感觉到身后灼灼的视线,顺手用筷子夹了一个香肠递到李熏然嘴边:“尝尝。”

李熏然盯着香肠愣了片刻:“我不能吃。”
“为什么?”

“有烟火气,不能吃。”李熏然思考了一下,声音降了一个调。

“什么都不能吃?”

“黄瓜番茄什么的,生的时候可以吃。”李熏然还在瞄筷子上的香肠。

凌远把香肠重新丢回锅里排排坐:“冰箱里之前的黄瓜都是你吃的?”

“我没有吃很多,偶尔吃一两根。”李熏然强调,说完又盯着平底锅看了片刻:“你晚上可以吃水煮鱼吗?”

凌远回头看他,略微不解:“你不是不能吃吗?”

“可以闻味道,你之前吃得都太清淡了,每天都闻不到什么味,”李熏然略显忧愁:“好馋,想吃水煮鱼。”

 

凌远对他这个要求不置可否。

顺便开始在心里盘算水煮鱼需要什么材料,下班该怎么绕路买菜。

李熏然飘到冰箱边,终于可以堂而皇之打开冰箱门挑东西:“我死之前先被关起来,后来又住院,好久都没吃到好吃的。”

凌远沉默着盯着油花出神。

李熏然自顾自从冰箱里翻出来黄瓜生菜西红柿,又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从冰箱深处挖出一瓶沙拉酱,头也不回问凌远:“我可以用这个吗?”

“啊?”

凌远回过神来,李熏然正背对着他,左手拿着一瓶沙拉酱晃一晃:“这个,我可以吃吗?”

“可以。”

李熏然飘上灶台,抄近路飘到案板前,沿途还路过了凌远冒着烟的高温油锅。

看得凌远心惊胆战。

 

洗洗手,开始手起刀落切黄瓜片。

凌远忧心忡忡看着他磕磕绊绊地用刀,黄瓜在李熏然那双怎么看怎么灵活的手下滚来滚去,始终摆不到一个舒服的位置。

勉为其难看他切了三刀,凌远伸手把李熏然提溜过来:“你出去吧,我来切。”

“生菜要丝,番茄要小块。”李熏然妥协,又补充了一下自己的诉求。

凌远没理他,哗啦啦开着水龙头洗菜。

李熏然兴致勃勃看凌远洗了半天菜,抄起刚才翻出来的一盒巧克力,飘飘悠悠出了厨房。

 

凌远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一个碗,挺可爱的,陶瓷碗沿还长了两只耳朵。

生菜是丝,番茄很小块。

李熏然举着叉子受宠若惊:“像儿童餐。”

凌远笑一笑:“以前想过要个孩子,买了好多这种碗。”

“以前?”李熏然意义不明地重复一遍。

“嗯,以前。”

“那现在呢?”李熏然嘴里含着生菜丝。

“现在不想了,”凌远轻描淡写,继而摸着下巴估算李熏然风卷残云般的战斗力,最后做出结论:“下次给你加点火腿肠吧。”

李熏然含了一嘴的东西双眼泛光,猛点头。

 

04

 

凌远不知道是现在的年轻人都自带这样的魔力,还是李熏然其人根骨非凡。

短短几天,凌远家的客厅就被李熏然弄得一团糟。

前几天还会正直又矜持地叫一声“凌院长”。

今天回家的时候就看到李熏然正翘着脚瘫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凌远进门,立刻一骨碌爬起来:“老凌老凌,晚上做竹荪排骨汤吧?”

 

李熏然的晚饭还是各种蔬菜。

他面前放了一碗排骨汤,慢悠悠飘着香气。

李熏然闻一闻,然后给自己塞了满满一口番茄。

闻一闻,吃两口,搭配合理,食欲大增。

凌远慢吞吞搅一下汤:“下班路上给你买了几件衣服,待会试试。”

李熏然一直穿着警服,睡觉的时候凌远试图劝他穿自己大一点的T恤,李熏然一开始不乐意,穿着衬衫睡了一晚上,早上醒来皱得像是咸菜干。

第二天从善如流,自觉地换了凌远的旧衣服。

可是白天的李熏然还是坚持穿他的制服,衬衫已经皱了,在胸前皱成一团。

李熏然低头看看自己胸前鼓鼓囊囊勉强塞进外套里的衬衣:“谢谢你。”

 

晚饭后李熏然去翻凌远带回来的几个袋子。

“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穿什么,我们院有个医生跟你差不多大,身材也差不多,他说的牌子和尺寸。”凌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李熏然身后。

李熏然没什么避讳,当着凌远的面开始解衬衫扣子。

凌远看见他左肩到左胸处的枪伤。

这个伤口,还是他给缝合的。

凌远别开头。

李熏然在他身后兴致勃勃:“居然刚刚好。”

说完半真半假地赞美了一下那位医生:“你们院那个医生身材不错嘛。”

 

李熏然圈着大袋薯片瘫在沙发上看电视。

凌远在他身边用电脑回邮件。

李熏然突然想到什么般轻轻蹬了凌远腰部一下:“老凌老凌。”

“怎么了?”凌远锁着眉头看屏幕。

“怎么突然想到给我买衣服?”

凌远这才从电脑上移开视线,直直落到李熏然身上。

答非所问。

“你上次说你还要跟我很多年。”
“是啊,那个算命先生说我命硬,从小体检我也全部良好,就体重轻点,不过没关系,医生说我虽然瘦但是肌肉率还可以……”

李熏然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问了什么问题,开始给凌远讲他从小身体健康茁壮成长运动会拿一等奖的英勇事迹。

凌远也不知道到底听没听进去,微微翘着嘴角继续看屏幕。

 

05

 

还会买很多次衣服。

给你做很多次饭。

一起看很多个像今天晚上这样无聊透顶的电视剧。

 

谁让你命硬,让我们还有很久的路可以走。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132 )
热度 ( 1512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