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凌李】凌院长仍未知道那天李熏然到底看见了什么

一个脑洞略大的、奇怪的梗。


01

 

李熏然最近心情不是太好。

 

02

 

事情要从几天前说起。

小李警官在“遍吃外卖少一顿”之后,决定打着看望他阿诚哥的旗号去明公馆蹭顿晚饭。

明长官的弟弟正好也在家里,正和家里的小丫头一起斗地主。

李熏然看着眼前这个小少爷,准备打个招呼。

还没来得及说话,小少爷的脑袋旁边突然自动翻出一个白底的对话框,对话框内出现几行黑字。

 

Ming Tai.

adj.瞎的,戴墨镜的,单身狗的;

[例句]:Look at that man!He is so MingTai.(快看那个男人!他是单身狗。)

 

对话框出现十几秒之后就消失了。

李熏然以为自己眼花,外面暑气大,中暑了也说不定。

于是小李警官闭了闭眼睛,等脑内一片清明之后才慢悠悠地睁开眼,小心翼翼地转了转眼睛。

刚好看见明秘书从门外取了晚报回来。

下一秒,明诚脑袋边也毫不留情地翻出一个对话框。

 

Ming Cheng.

n.哥哥;貔貅的别称;

adj.无所不能的;

[例句]:In ancient China,Ming Cheng is an auspicious beast.(在中国古代,貔貅是一种瑞兽。)

对话框依旧持续十几秒钟就消失了。

然而,当下一个新人物出现的时候,白底黑字的对话框又会准时出现。

李熏然觉得自己好像在玩闯关类益智小游戏,每解锁一个新人物都会冒出一串只想让人跳过的人物介绍。

 

本来以为睡一觉就会好一点,事实证明根本没用。

李副队开着他的小奥迪去上班,一路上遇到的每个人脑袋上都顶着一个对话框,车窗里、树荫下、马路边,浮动着各式各样的黑体字,此消彼长,摁倒葫芦起了瓢,乱字渐欲迷人眼。

等终于开到警局,打开车门,李熏然几乎是从车上摔下来的。

眼花,实在眼花。

把车停在门口,李熏然抬眼看蓝蓝的天空,抓紧时间享受空无一人的片刻安静。

嗯,天空真的好蓝……白云也很白,嗯,不会翻对话框的世界真清净。

树梢处突然飞过一只鸽子。

 

GeZi

adj:好吃的;可以红烧的;可以炖汤的;可以干锅的;

 

李熏然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02

 

李熏然思前想后,请了个假,决定去医院看看。

站在挂号处,李sir犹豫了,他实在不知道该挂个什么科。

眼科?脑科?再不然精神科?

犹豫的李熏然干脆直接去找了赵启平。

 

不管下了班的小赵医生如何会玩,上班时间的赵启平永远妥帖认真,可靠权威,他瞄一眼看起来浑身骨头都没什么问题的李熏然,用眼神示意“忙着呢,没骨折别站在这,哥哥下班再陪你玩”。

诊室里还有别人,李熏然也不好意思直说自己的问题,只能欲言又止站在门口。

李熏然不说话,赵启平就低头继续刷刷刷鬼画符一样地写病历。

写完抬头看,李熏然还站在那,抱臂靠着门,低着头看手机,门神一样。

赵启平嘱咐病人去拍个光片,然后把手里的原子笔随手仍在桌上:“到底怎么了?”

李熏然在心里盘算着如果自己实话实说,不被赵启平强行压去脑科看看脑子是不是有洞的概率有多少,还没算清楚,之前的病人拿着化验好的单子回来找赵启平,小赵医生头一低,又把李熏然丢一边了。

门外人来人往,李熏然看一眼就会出现十几个对话框来,于是小李警官头一歪,一直盯着诊室内,看得崴了脚的小姑娘一张脸红了又红。

面前是赵启平,身后是李熏然,小姑娘觉得自己好像全身都要骨折。

赵启平看着自己病人越来越红的脸,终于忍无可忍:“你如果真不舒服,出门左拐两个办公室,找我师兄去。”

 

03

 

李熏然坐在院长办公室。

隔着一张桌子的凌远听完他的病情自述,似乎也在认真考虑要不要给他挂一个精神科。

“所以,”漫长的沉默之后,凌远终于决定本着医者仁心的理念,给眼前这个奇奇怪怪的小病号看病:“我也有对话框吗?”

“……”李熏然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凌远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写得什么?”

李熏然张张嘴。

又飞快地闭上了。

 

Ling Yuan.

adj.好看的;精英的;

[例句]:What a LingYuan man!(他好帅!)

 

这当然不能说。

李熏然面无表情地闭了嘴巴,心里默默给自己体内自带翻译系统的准确性点了一个巨大的赞。

他打量着赵启平的师兄,肝胆第一刀,第一医院的院长。

过分干净的白大褂,隔着这么远似乎都能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白袍领口露出深蓝色的衬衫,浅金色机械手表配条纹领带,细枝末节处都非常符合李熏然的审美,此刻,领带的主人正用儿科医生专属目光看着自己。

 

这天的治疗以李熏然的抵死不配合被迫告终。

因为他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凌远,我的翻译系统夸你长得好看。

在凌远的连续追问之后,他几乎是略带慌乱地从院长办公室舒适的旋转椅上弹起来:“我我我还是回家吧。”

凌远也不强留他,说实在的,他确实质疑李熏然这个症状的可信度。

“你怎么回去?”
“开车啊。”李熏然转了转手上的车钥匙,皮卡丘的钥匙扣。

凌远跟着他站起来:“你自己开车不安全。”

“哪里不安全?”

“如果你真的自带翻译系统的话,”凌远说出这句话,似乎还是觉得不大可信,笑了一下:“路上这么多人,一定很晕吧。”

李熏然想了想自己开车来医院的经历。

晕,真的很晕。

不停冒出来的对话框像煮沸了的绿豆汤,咕嘟咕嘟。

凌远看对面的小警察有点犹豫的样子:“赵医生说你自己开车回家不安全,让我送你。”

“平平对我真好。”李熏然站在办公室门口,要走不走的。

凌远笑了笑。

 

最后李熏然还是坐上了凌远的副驾驶,老老实实地给自己绑好安全带,脑袋一歪,侧着头看凌远,拒绝看车水马龙的窗外。
凌远习惯使然,伸手确认了一下李熏然安全带有没有系好。

刚好摸在李熏然腰上。

被精准地戳了痒处的李熏然笑着扭腰躲了一下。

他笑是没声音的,笑意从眼睛里迸出来,亮得要命。

凌远默不作声地看一眼李熏然被单薄夏季衬衫包裹着的腰身。

啧,真灵活。

 

04

 

凌远不算健谈,李熏然也不是一个会和陌生人讲太多话的人。

但是一路开回家,李熏然几乎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从小到大爬树下河、揪女生羊角辫绑赵启平鞋带的事都跟凌远讲了一遍,凌远一直带着笑听他讲,偶尔调调空调出风方向,似乎怕吹到李熏然。

李熏然额前那一排小刘海一路上被凌远吹出各种千奇百怪的形状。

凌远用简简单单的两三句话撩得李熏然巴不得跟他讲上两三百句,讲完还意犹未尽。

到家的时候,正讲到赵启平趁明诚不在,把当时还是个肉团子的李熏然狠狠摁到地上坐一个屁股蹲的故事。

凌远似乎不太相信眼前的李熏然还会有肉团子时期。

李sir揪揪自己的脸:“小时候脸上好多肉,出门叔叔阿姨都喜欢抱我,比小瘦猴赵启平可爱多了。”

 “小孩子是胖一点可爱,”凌远听他说完,一边笑一边单手给他解了安全带:“好了,下车吧。”

李熏然打开车门,准备弯腰再对车里的人说几句谢谢。

凌远看见他的脑袋又出现在车外,突然想起什么般又问了一遍:“真的不告诉我我的对话框是什么吗?”

大概也是一路相谈甚欢,李熏然挠挠脑袋,老实交代:“夸你好看来着。”

李熏然没能从凌远脸上的表情看出其本人对这个答案的满意度。

凌远油门一踩,潇洒起步,掉了个头走了。

剩下李sir目送那辆别克。

别克没影了李熏然还盯着看了半天,转身发现明诚正拎着公文包站在台阶上看自己,大热天还裹着一套完整的西服。

这是李熏然今天第一次见到他哥,于是意料之中地翻出了今天的对话框。

 

Ming Cheng.

adj.八卦的,爱打听消息的;

[例句]:He asked  me mingchengly.(他一脸八卦地问我。)

 

李熏然的翻译系统何其准确,下一秒,明诚就和蔼地拍了拍弟弟汗津津的脑袋:“刚才那个人是谁?”

 

05

 

次日清晨,早餐桌上。

李熏然属于典型“晚上不愿睡,早上起不来”的类型,昨天晚上打游戏到半夜,好不容易躺上床还玩了半天鳄鱼小顽皮爱洗澡。

这也导致李熏然同志每天早上的起床历程都格外艰辛。

闹钟叫不醒,掀被子不顶用。

几乎每天早上都是靠闻着早餐味挣扎着爬起来的。

人民警察李熏然,顶着呆毛丛生的鸡窝头,眼睛还没睁开,凭借吃货求生的直觉准确地落座。

明诚正端着小瓷碗喝今天的第三碗粥。

明长官像模像样地看早报,指间的油出卖了他,之前最起码吃了三个肉包子。

赵启平把嘴巴搭在碗口,有一口没一口地喝豆浆,眼睛盯着碗旁边的手机,食指不停地刷。

李熏然给自己夹一颗烧麦:“昨天谢谢你,还嘱咐凌院长送我回来。”

“什么?”赵启平从手机娱乐新闻中回神。

“你昨天不是拜托凌院长送我回来吗,替我谢一下凌院长。”

赵启平一脸“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傻孩子还没睡醒吧”,看着李熏然。

“我什么时候拜托——”小赵医生的声音戛然而止,继而恍然大悟般又把嘴搭回了碗边。

顺便和桌子对面的阿诚哥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李熏然还迷迷瞪瞪的大脑在当机了几秒之后,一个激灵就醒了。

他觉得脸有点烫,恨不得把整个脑袋都埋进盘子里。

 

06

 

几天后,吃完午饭的李熏然缩在办公室里吹空调,歪着脑袋看手机。

刷到一条小赵医生的朋友圈。

照片是偷拍的,是第一医院的会议室,从赵启平的角度拍过去,对面坐了一排面目模糊的医生,最起码在李熏然看来,只有桌子最那边的凌远值得他看清楚

照片里人多,瞬间就出现了十几个对话框。

李熏然表面上不动声色,费劲地从众多框框中找到了凌远的那一个。

 

Ling Yuan.

adj.怦然心动的;

[例句]:Did you see the movie called <Ling Yuan>.(你看过那部叫做《怦然心动》的电影吗?)

 

李熏然揉揉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

怦然心动的。砰砰。

再揉揉。

还是怦然心动的。

怦然心动的李sir怦然心动地给这条让人怦然心动的朋友圈点了一个怦然心动的赞。

 

几乎是下一秒,赵启平就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赵启平:你点赞了。

赵启平:然然想要我们院长的微信吗?

赵启平:李sir?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

赵启平推荐了一个微信名片过来。

 

李熏然在心里严肃地谴责了赵启平发朋友圈这种堪比“钓鱼执法”的恶劣行为,并决定今晚买夜宵的时候拒绝赵启平帮忙带一份小龙虾的请求。

然后内心一片欢腾地加了凌远。

嗯,约凌院长一起去吃夜宵吧。

 

07

 

李熏然最后一次看到的对话框也是属于凌远的。

 

Ling Yuan.

n.恋人;男朋友;亲爱的人;

adj.挚爱的;亲爱的;

[例句]:He is LiXunran’s Ling Yuan.(他是我的爱人)

 

然后他们拥抱。

大概那个拥抱真的有神奇的魔力吧,李熏然的世界突然毫无预兆的清静了。

大街上方才还飘来荡去的对话框瞬间消失,每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都带着笑容。

再也没有见过奇奇怪怪的对话框。

身体自带的翻译系统成功卸载。

 

但那都是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的李熏然正对着手机一脸纠结,几个字打了删删了打,该怎么和凌院长打招呼呢。


【一个英俊的目录】

不出意外应该是最后一篇超能力吧。

评论 ( 153 )
热度 ( 1803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