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多cp】要听一段不靠谱的故事吗

写过全员成精,试一下全员成仙吧……


01

 

明诚小时候是个扫把星。

谁沾到他都会倒霉的那种小神仙。

继母把他抱回家的时候,以为这么白白嫩嫩的小孩子将来肯定是个小福星来着。

 

阿诚是真倒霉,走路磕脑袋,出门被狗追,下楼梯摔跟头,好吃的被人抢。

洗碗碗碎,拎水桶裂。

攒一个星期的零花钱去街角买根糖葫芦,一颗还没来得及咬就掉到地上,路过的自行车狠狠碾过,碎成了山楂饼。

小阿诚蹲下去想捡起来,被跑过的小神仙撞了一跤,一屁股坐在山楂饼上,连饼都没的吃了。

大概真是太倒霉,桂姨后来就不再喜欢他,既然吃好吃的会摔到地上,那干脆就不要吃了。

邻居们总能看到桂姨家那个瘦瘦小小的扫把星,拎着被自己摔坏了的水桶,大冬天的一个人走在结了冰的弄堂里。

水桶坏了,每次只能拎小半桶水,装满水缸才能吃饭,阿诚要走好多趟。

小神仙力气小,泼了不少水出来。

路过的文昌星看到,就把湿淋淋的小扫把星抱了起来。

 

小扫把星后来被文昌星捡走了。

 

文昌公明楼,专管人间利禄功名,抱着骨头都嫌硌人的小扫把星,腾云驾雾回了天上。

 

02

 

明楼带着小阿诚去仙界户籍部改户口。

小阿诚手里攥着奶糖,紧张得不得了,生怕自己真要做一辈子的扫把星。

没想到手续办得意外顺利。

倒霉透顶的小扫把星摇身一变,成了现在的财神。

可怜前任财神梁仲春,在这个竞争上岗的仙界因为业绩不如明诚,不得不被迫离职。

最近看《每日仙报》报道,无比风光的前财神梁仲春,如今不知何故沦为穷神,万贯家财不翼而飞,离职后的坎坷人生令人唏嘘。

《每日仙报》在文末呼吁:关注退休仙家,就是关注未来的自己。

 

明长官在早餐桌上看到这则报道的时候,明秘书正在他身边打电话。

“这次我要四成利。”说这话的时候另一只手端着红酒杯,慢悠悠晃着,发现明长官躲在报纸后看自己,还抽空对明长官笑了一下。

 

特别的游刃有余。

梁仲春,k.o。

 

03

 

明楼抱着小阿诚去改户口的时候,旁边办户口的是李家的小儿子。

李熏然。

其实不止是小阿诚,很多神仙都是不可貌相的,比如李熏然。

李熏然的名号很响亮,托塔李天王,负责仙界治安工作,在人间俗称警察。

 

其实本来不是托塔李天王的。

本来是拖沓李天王,工作人员大概是听力不好,没听清,记成了托塔。

 

李熏然没有玲珑宝塔,但是养了三条狗,金吒、木吒、哪吒。

每天一条绳子串起来,一仙三狗一起巡逻,神气得不得了。

 

04

 

李熏然最近在和灶神凌远同居。

自从认识了李熏然,灶神的工作业绩就直线下降。

家里做点什么都被立刻吃光。

 

今天晚上有豉汁排骨,李熏然早早坐在桌边,旁边一溜乖乖蹲着金吒、木吒、哪吒。

凌远把排骨端上来,李熏然咽咽口水,贴心地站起来,给大家分排骨。

“老凌一个我一个,金吒一个我一个,木吒一个我一个,哪吒一个我一个。”

分完还剩一块。

“最后我再来一个。”

 

05

 

比起业绩低下的凌远,月老蔺晨的工作成绩一直不错,红线一牵一个准。

明楼、凌远纷纷点赞。

牵了千万段姻缘,唯独没舍得给自己的红线那边牵个人。

尽管蔺晨有事没事经常逗逗各处的小仙女,风流事不断,奈何人家乱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姻缘办公室的小仙女们茶余饭后也喜欢八卦八卦。

“月老没有姻缘,这像话吗?”

“这有什么,河神许一霖他还晕水呢。”

 

前任月老是明楼的大姐:明镜,因为业余爱好是乱点鸳鸯谱,有事没事喜欢给自己弟弟张罗着相亲,最后干脆辞职回家做生意去了。

顺便一说,明家的小弟明台,是个散财童子,因为太能花钱,所以经常被文昌公提着棍子抽。

新上任的月老,原本是琅琊一带的散仙,散漫惯了,有事没事就抄着袖子站南天门看人家斗蛐蛐。

天天看,一不小心就看到了征战多年、凯旋归来的天帝七子萧景琰。

蔺晨盯着萧景琰那双眼睛看。

星河灿烂,出其眉宇。

 

回到家的蔺晨立马翻出姻缘簿,把萧景琰那段红线找了出来,对面还没有人。

真正的好男人从不把工作中的问题带到生活中。

蔺晨就是这样优秀的人,他只把生活中的问题带到工作中。

于是蔺晨公正正直地把人家的红线和自己的名字绑在了一起。

左右看看没有人,顺便大公无私地打了个死结。

 

06

 

月老蔺晨没事喜欢找土地公公谭宗明聊天。

喝喝热茶下下棋,说说心事。

他们确实有苦衷。

月老、土地公公,怎么听怎么上了年纪的名字,特别的白发苍苍,十分的慈祥和蔼。

上个月“天界关爱空巢老人送温暖”活动,还专门通知了他们两个去参加。

谭宗明之所以是土地公公,只是因为他太有钱。

谭总的房产遍布全界各地。

哪儿哪儿都是他家的土地。

跟公公真没什么关系。

 

07

 

谭总今天又视察了一番自己的土地。

下班回家,赵启平正瘫在沙发上翻姻缘簿。

蔺晨上次来喝酒的时候落下的。

 

赵启平是接引道人,负责接引最新位列仙班的小仙进入仙界。

说起来挺好听,其实就是每天开车在南天门那接人,朝九晚五,风雨无阻。

“刷卡上车,没卡投币,儿童老人免票,上车往里走。”

赵启平年纪轻轻,老司机了。

车开得又稳又快。

来,坐稳扶好,接引道人带你们飙会车。

 

08

 

赵启平躺在谭宗明的腿上跟他聊天。

“我看见蔺晨给衰神打红线了。”

“哪个衰神?”谭宗明拨着赵启平的头发。

“杜见锋。”
“牵给谁了?”

“阎王的弟弟。”

 

阎王,方孟敖。

阎王他弟,方孟韦,温良如玉一个小神仙,怎么看怎么和阎王不沾边。

最近为促进仙冥两界友好外交关系,来仙界公安局当副局长了。

 

09

 

听闻自己的弟弟走了没几天就和衰神凑到一起,方孟敖提着他的二月春风似剪刀就上了天界。

未见其人,只见其头。

远远看见一个大脑袋飘了上来。

 

南天门挤得人满为患,到处是看热闹的人。

阿诚哥在旁边支了个摊,搬个小马扎坐在旁边。

“来来来,买输买赢,买定离手。”

 

那天的输赢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人们记得的只有那天财神阿诚哥离开的背影,左手拎着满满一袋的金币,右手一串仙界农贸市场买来的五花肉。

身后是晚霞,脚下是云雾。

整个人都在发金光。

 

回家给明长官做红烧肉去了。


———————————————————————————————

假的,都是我编的。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159 )
热度 ( 1783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