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多cp】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3)

 前文指路→ 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的①  

                   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的②

 
 
01
 
  
 
小明最近闲的没事会去逛逛两性论坛,被人普及了直A癌的五条判别标准。 
 
越看越觉得,可以的,这很明长官。 
 
  
 
02
 
  
 
判别标准如下: 
 
1.      这些A们通常在家里好吃懒做,家务都交给O来做,吃完饭甚至连碗都不会洗,还嫌这饭做得真难吃。 
 
明长官中了一箭。 
 
2.      觉得O是自己的所有品,甚至会说出“我养你来做什么”之类的话。 
 
明长官中了两箭。 
 
3.      对O动辄拳脚相向。 
 
小明想了想自己阿诚哥左肩上的伤,觉得这已经不能用拳脚相向来形容了。 
 
于是又给明长官记了一笔。 
 
4.      喜欢大谈时政,总以为自己说得头头是道。 
 
小明又想起了明长官有事没事就爱在报纸上发表诸如“一个和平的缔造者”之类的文章。 
 
不仅写了,还要拿到早餐桌上读。 
 
不许不听,听完必须夸。 
 
5.  在外人面前喜欢说一些不切实际的大话,以此来鼓吹自己的形象。 
 
“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明楼 
 
  
 
小明默默地关上网页,去厨房探望了一下他阿诚哥, 
 
明诚正手法娴熟地洗菜剁肉,锅里咕噜噜冒着泡泡,是给明长官煮的红烧肉。 
 
明长官翘着腿在客厅看报纸,面前摆着一盘阿诚哥切好的水果,牙签都给插好了。 
 
  
 
03
 
  
 
小明对他阿诚哥的无作为表示悲痛。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跑去警局想要拿几份宣扬AO平权的小册子回来给他阿诚哥学习学习。 
 
警局里李熏然正和方孟韦头碰头凑在一起看什么东西,时不时发出“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的低音炮二重奏。 
 
小明摸了两本册子回去给他阿诚哥看。 
 
生A生O都一样,不然alpha没对象。 
 
两性平等促进步,A O携手奔小康。 
 
封建迷信坏文化,重A轻O真可怕。。 
 
明诚拿过来翻了两页,一脸不解地看着明台: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说完起身给明楼泡咖啡去了。 
 
  
 
小明觉得他阿诚哥真是没救了。 

他阿诚哥觉得我大哥是个什么样的A还用别人测?
 
  
 
04
 
  
 
李熏然和方孟韦在看最近在网络上爆红的一个视频。 
 
视频主人公是很多年前的明长官和明秘书。 
 
  
 
那是伏龙芝期末个人全能的比赛,射击格斗越野,座无虚席。 
 
镜头一扫而过带到评审席上的明长官。 
 
弹幕里冒出一句话:评审席那个胖子是官员吗,看样子全场就他不懂射击。 
 
…… 
 
这个胖子拿弹弓都能把小明屁股打开花。 
 
  
 
05
 
  
 
镜头又带到选手席,在一众五大三粗的alpha中站着一个清瘦的omega,安安静静站在那,圆圆的眼睛不停地转,溜到评审席的时候总要顿一顿,然后笑一笑。 
 
弹幕里又冒出一句话:选手里那个omega是花瓶吗,看样子全场就他不懂格斗。 
 
然后这个不懂格斗的omega揍趴了全场会格斗的alpha。 
 
小阿诚的期末成绩又是全校第一。 
 
  
 
这个看起来不懂搏击的omega跑到评审席,大庭广众之下拥抱了那个看起来不懂射击的胖子。 
 
  
 
06
 
  
 
说起来方孟韦,是李熏然他们局新来的副局长。 
 
前一阵和一个旅长勾搭到一起了。 
 
杜见锋特别喜欢逗方孟韦。 
 
小方这个人吧,倔,死倔,特别倔,偏偏不知道倔到什么时候突然就会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 
 
大眼睛包着两汪水,还要跟你倔。 
 
杜见锋喜欢。 
 
  
 
杜见锋是个alpha,硝烟混着血腥味的alpha。 
 
旅座小小年纪就从了军,性别分化也是在军营里。 
 
杜见锋一发情,整个军营都怀疑是不是敌军打过来了。 
 
睡在隔壁的号兵抄起家伙就去吹冲锋号了。 
 
  
 
07
 
  
 
恰好上次杜见锋在警局附近进入了发情期。 
 
方孟韦闻到了味道,以为这人受了伤,蹲在他身边摸来摸去,想检查伤口在哪。 
 
味道这么大,肯定伤得不轻。 
 
方副局长一本正经地摸了半天,从上摸到下,从外摸到里。 
 
后面的事情就不说了。 
 
再说要走链接了。 
 
  
 
方孟韦是月光味的。 
 
其实没什么味道,就是瞧着就清冷干净。 
 
中和了刺鼻的血腥味,挺好。 
 
  
 
08
 
  
 
好个球! 
 
方孟敖一脚踹开了杜见锋的家门。 
 
我晕血! 
 
我弟弟也晕血! 
 
我们全家都晕血! 
 
  
 
杜见锋后来问方孟韦:你真的晕血啊? 
 
方孟韦整了整制服领子:还好,没有我哥那么严重,我家其他人都是一闻就倒,我只有一点晕乎。 
 
晕晕乎乎的方孟韦。 
 
杜见锋搓了搓手。 
 
  
 
至于旅座日后在方家的地位有多低,为何一家子除了方孟韦见了他都恨不得绕着走…… 
 
毕竟旅座一发情,方家立马晕一地。 
 
  
 
09
 
  
 
李熏然把这事拿给凌远讲。 
 
凌远听过之后表情一时间也是一言难尽。 
 
毕竟作为一个夜市味的A,凌远在很多时候已经输在了起点。 
 
别人家的O在床上都是越来越迷糊。 
 
人民警察不一样,小李警官是越来越精神。 
 
还能抽空跟凌远嘀咕:“老凌,你今天的脆骨没炸熟,小馄饨辣椒放多了,小龙虾还是十三香的好吃,啊……” 
 
  
 
李熏然说完方孟韦的事,又用手戳戳凌远肚子:“老凌老凌。” 
 
“怎么了?” 
 
“又饿了,你发个情吧。” 
 
凌远:…… 
 
  
 
有饿了就让自己alpha发情玩的吗? 
 
  
 
10
 
  
 
凌远看看时间太晚,吃东西对身体不好,于是只能给李熏然放了点信息素。 
 
——一瞬间铺天盖地的臭豆腐味。 
 
  
 
李熏然抱着被子去客卧睡觉了。 
 
太难了。 
 
这发情太难了。 
 
  
 
11
 
  
 
明台那几本宣传AO平权的小册子撼动他阿诚哥未果,换了个目标,拿去忽悠赵启平。 
 
赵启平顺手把小册子扔桌上,被谭宗明看到了。 
 
谭宗明翻来翻去,眯着眼睛读出一条:“17.omega也要学会在日常生活中掌握主动权。” 
 
赵启平不为所动,靠在他腿上抱着西瓜看电视。 
 
谭宗明又重复一遍。 
 
尤其强调了最后三个字:主动权。 
 
  
 
于是那天晚上,他们换了个姿势。 
 
脐橙大法好。 
 
  
可以,这很主动。
 
 

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 ④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136 )
热度 ( 1675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