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凌李】李熏然说你现在可以摸摸我了

摸了一条鱼。发现写出了一个“李熏然有个秘密”系列。


01

 

李熏然有个秘密。

他会发电。

 

是真的发电,在他看到很喜欢的东西的时候,就会开始发电。

这件事他偷偷摸摸告诉了赵启平。

李熏然神神秘秘地撞撞赵启平的肩膀,低声说:“我会发电。”

赵启平抬头看他一眼,“哦”了一声。

李熏然坐到赵启平对面,知道他不信,又说了一遍:“我真的会发电。”

赵启平这次连头都懒得抬了,从包里摸出个手机,拿充电口对着李熏然:“那你给我充充。”

李熏然接过手机来在手里转了两下:“没看到喜欢的东西,发不出来。”

赵启平想了想,似乎试图从李熏然的眼睛里看出点开玩笑的意思,但小警官的眼神正直又坦荡,对上赵启平的眼睛,还眨巴了两下。

对视两秒后,小赵医生把自己的手机拿回来,点开相册翻了两页,找出上周开全院员工大会的照片。

照片的主角是凌远,其实与其说是主角毋宁说是焦点,毕竟这照片里黑压压一大片人,但是一眼看过去你只会注意到凌远。

大院长坐在那,斜靠着椅子一边的扶手,微微皱着眉,也不知道是在认真听人讲话,还是不露痕迹的神游天外。

赵启平把手机屏幕对着李熏然:“看,我们院长。”

李熏然盯着屏幕愣了一下。

然后慢吞吞从口袋里抽出一只手,把食指抵到赵启平手机的充电口。

手机震了两下,居然真的开始充电了。

 

赵启平,目瞪口呆.jpg。

 

02

 

是的,没错,李熏然喜欢赵启平他们院的院长。

这也是个秘密,李熏然没跟别人说,就神秘兮兮地告诉了赵启平。

小赵医生够意思,经常偷拍几张凌远的照片发给李熏然。

李熏然看照片,看着看着——发现自己会发电了。

一开始只是觉得会脸红,浑身发烫,他以为自己发烧了,红着脸去吃感冒药,把医药箱翻个底朝天,吃了也没什么用。

晕晕乎乎躺床上捧着手机继续看。

越看越热。

李熏然多年的刑侦没白学,抽丝剥茧,从本质找原因,终于发现自己人工发电的事实。

上次赵启平他们医院组织爬山,凌远难得没里三层外三层把自己包得那么严实,最热的时候甚至解开了两颗衬衫扣子。

赵启平眼疾手快,不动声色地拍了张照片发给李熏然。

这一次,李熏然觉得自己电量更足了。

以前的电量顶多给手机充充电。

这次,李熏然一手握着电饭煲的插头,已经可以蒸米饭了。

 

“所以,你发电还是看照片劲爆程度的?”赵启平看着自己手机电量刷刷刷上升,在心里默默感慨李熏然这个人形充电宝充电速度还不错。

“也不是,我觉得是根据喜欢的程度,很喜欢很喜欢的时候,电量就比较足,”李熏然眼睛亮了一下:“下次我打算试试空调。”

赵启平轻笑了一声:“你小心点,别让阿诚哥知道你会发电。”
“为什么?”

“小心阿诚哥知道了把你抓回家,每天一手一个插头,蒸完米饭放电影,吹完空调看奥运。”

可是省了电费了。

李熏然缩了缩脖子:“好,不告诉阿诚哥。”

 

03

 

赵启平一直觉得李熏然是个挺神奇的人。

赵启平梳着绅士头穿着小背带裤和女孩子一起玩过家家的时候,李熏然一个人窝在旁边摆弄他的变形金刚。

赵启平收到隔壁班扎双马尾的小女生红着脸递过来的少女系情书。

李熏然也收到了,看完之后夹在数学书里,一不留神就折成纸飞机自由飞翔了。

赵启平下班之后脱掉制服去酒吧以求达到身体心灵的双重满足。

李熏然在家里握着电饭煲的插头,一边看凌远一边蒸米饭,心灵得到了满足,等会吃到米饭,身体也算是满足了。

 

李熏然是第一次喜欢什么人,也不知道喜欢人家什么,反正就是喜欢。

第一次在骨科诊室外遇见凌远,带着消毒水味的男人弯下腰来捏住李副队扭伤的脚踝,顺着踝骨摸了摸,问他:“疼不疼?”

李熏然疼得不行,呲牙咧嘴扯出一个不算太好看的笑:“不疼。”


不过喜欢这种东西,本来也不是一件该讲道理的事情。

不问原因,但总得看看结果。

喜欢之后应该怎么办,李熏然不知道。

他能做的也无非是有事没事多去赵启平他们院转一转,若无其事地在院长办公室门口晃一圈,再晃一圈。

 

功夫不负有心人,李熏然总算遇到了凌远一次。

凌远刚下一台手术,身后跟着两个小护士,还在问手术后的相关事项。

李熏然也没想到真会遇见凌远,脚步一滞。

凌远本来也没注意到李熏然,偏偏这个人可以做到悄无声息的同时恨不得把“快理一下我”五个大字贴在脸上。

凌远瞄了一眼过去,想起这是赵启平的朋友。

好像是个警官,上次受伤在骨科门口排队,自己顺手给看了。

“小警察?有事?”凌远不知道李熏然姓什么,只能在职业前面加个堪称亲切的形容词。

李熏然觉得自己有点热。

估计开始发电了。

“没事!”就差立正站好敬个军礼了。

“那是来找小赵?”

正好一个护士走过来,递了个不知道什么单子给凌远,凌远低头看看,签了名,才又抬头看李熏然:“迷路了?”

李熏然觉得如果自己真的是个充电宝,脑子里的零件怕是都要烧坏了。

“没有,我就随,随便看看。”

凌远了然地点点头,其实也未必真心关心李熏然是过来干什么的,反正他一个警察,也不会在医院里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

李熏然开始冒汗。

凌远注意到了,医者本能关切道:“不舒服?”

说着伸手想要摸摸李熏然额头。
李熏然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怕电到凌远。

凌远的手略尴尬地停在空中,片刻后慢慢收回来,插进白大褂的口袋里:“不舒服还是要给医生看看的,别撑着。”

李熏然在“电到凌远”和“被院长摸一下脑袋”这两个选择之间摇摆了片刻。

义无反顾地向凌远撩起了刘海:“那院长摸摸我烧不烧。”

凌远笑了一下,伸手摸他额头。

滚烫。

不仅滚烫,还似乎被电了一下。

一小股电流从指间窜过去。

就像冬天穿毛衣,不疼,噼里啪啦的存在感十足。

李熏然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凌远看。

长这么好看的警察真的不会妨碍破案进程?

不过如果是李熏然这样的来审讯,自己估计什么都乐意交代。

凌远突然觉得,这个小警察的眼睛好像会放电,亮得不行,他还没见过谁有这么亮的眼睛。

原来“他的眼睛好像在放电”这种被用到烂了的形容竟然不止是形容而已。

 

是啊,是在放电啊。

噼里啪啦一直在放。

 

04

 

李熏然被摸了额头的后果,是被强行带到点滴室挂了两个小时的营养液。

他还挺骄傲,把手背上贴成雪花状的胶布展示给赵启平看。

赵启平无语,不知道被扎了一针有什么好嘚瑟的。

李熏然骄傲完,趁着电量没退,开着小奥迪回家蒸米饭去了。

赵启平建议李熏然把家里的天然气也换成电磁炉,以后炒菜也可以自己发电。

 

05

 

李熏然也有漏电的时候。

他发现了,在心情极度恶劣的时候,他会开始漏电。

他们跟了几个星期的案子突然进了死胡同,之前的嫌疑人全部没了头绪,整个警局都压抑得不行。

李副队重感冒,在被烟搞得云雾缭绕的办公室闷了一上午,头昏脑涨。

李熏然抽空躲到警局门口,蹲在地上抽烟。

觉得自己电量告急,马上就要断篇了。

 

赵启平知道李熏然他们最近在忙,尽管李熏然放假的时候在家里看个动画片都可以“盒盒盒盒盒”一下午,但是李副队有李副队自己的职业素养,一旦制服加身就认真得要命。

某些程度上而言他们是很像的,都有双面性。

只不过一个的第二面是在酒吧里蹦跶,另一个愿意窝在家里玩变形金刚。

小赵医生给李熏然准备了感冒药,偏巧赶上那天连着两台手术,想来想去,拜托凌远给送过去。

凌远的车停到警局门口的时候,李熏然正半眯着眼睛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手上还拿着根不知道哪里捡来的树枝,在地上划来划去,争分夺秒地捋嫌犯证词的逻辑错误。

李熏然先是看见一双皮鞋。

顺着皮鞋往上看,西裤,衬衫,然后是凌院长略带关切的脸。

李熏然眯着眼睛看凌远。

然后突然站起来,脚跟一并,敬了个礼:“凌院长,我能抱抱你吗!”

凌远简直要怀疑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精神状态是不是还正常。

李熏然已然一头扎到凌远肩窝里。

跌到谷底的电量开始慢悠悠地回升。

趁着还在头昏脑涨的机会,李熏然又抱紧了点,拼命闻他衬衫上几不可闻的消毒水味。

迷迷糊糊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想到。

嘿,我们须后水一个牌子的。

 

06

 

还有一次,小李警官的电差点漏干净。

那大概是李熏然职业生涯里最惨烈的一次负伤。

他从手术室出来,被送到重症监护室。

赵启平隔着玻璃看他,没头没尾,突然开始给凌远讲李熏然会发电的秘密。

李熏然是个人形的充电宝,行走的发电厂。

拿着你的照片从来没干过坏事,做过最过分的事就是蒸米饭,漏缴点电费。

上次他想试试洗衣机。

但是电量不足。

我还说下次咱们院组织去海滩玩的时候给他拍几张,估计不仅能洗衣服,还能同时烧壶热水。

 

07

 

李熏然醒来了几天,都没见到凌远。

赵启平说他们院长出差去了,过几天就回来。

李熏然还挺急,说他再不回来我就该出院了。

赵启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李熏然才在鬼门关打过一个转,现在住院到底是为了身体健康还是为了看凌远。

腹诽完毕,从兜里翻出手机:“给我充个电。”

“没电,”李熏然挠挠头,翘起头顶一撮头发:“可能上次漏干净了,我昨天试着看了看照片,也没什么用。”

赵启平遗憾地收起手机。

 

凌远回来的时候,李熏然当然还没出院。

凌远拎着保温桶推开病房门的前几秒,李熏然还在咔哧咔哧啃苹果,另一只手单凭一根拇指就把小鳄鱼顽皮爱洗澡玩得风生水起。

李熏然余光瞥到凌远从窗口路过,赶紧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从床头摸过一本书,摊开在腿上,可惜苹果来不及丢了,只能拿在手里。

凌远走到床头,不动声色地瞥一下书的腰封,然后掀开保温桶的盖子。

下飞机先赶回去给李熏然炖了点汤。

“凌,凌院长。”李熏然嘴里还含着一口没来得及咽下去的苹果,话说得含糊。

“嗯,看书呢?”

“是啊,看这,这个,”李熏然翻到封面看了一眼:“《文学回忆录》。”

凌远笑了一下:“这里面有一句话我很喜欢。”

“什,什么?”李熏然抬头看他,趁机瞄了一眼保温桶里到底装了什么。

 

“一个爱我的人,如果爱得讲话结结巴巴,语无伦次。”


凌远把盛着鸡汤的碗推到李熏然面前:“我就知道他爱我。”

 

08

 

你现在可以摸摸我的头了。

我不会再电你了。


【一个英俊的目录】

(最后一句话出自木心老先生的《文学回忆录》,字字珠玉,文词锦绣)

评论 ( 146 )
热度 ( 2332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