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蔺靖】暴君与小刺客

满足一下恶趣味,身份互换后的蔺靖。就是段子,不要当真,当真就没意思了。

是篇旧文。
一切只是阁主的套路罢了。
———————————————————————————————

01


萧景琰是个杀手,当今江湖杀手排行榜上前三的杀手。

手起刀落取人性命,多少年来从未失手。

如今收了重金,来刺杀当今皇上蔺晨。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杀手从业守则第一条:不该过问雇主的私人恩怨。

所以萧景琰其实压根不知道为什么要刺杀蔺晨。

飞过宫墙的那一刻萧景琰还在想这个问题:大概因为蔺晨是个暴君吧。


02


萧景琰趴在大殿的横梁上,监视着暴君蔺晨的一举一动。

准备找个好时机,伺机行动,一招毙命。


嗯,蔺晨开始看奏折了。

等他看得专注的时候,我就可以动手了,萧景琰这样对自己说。

哎,等等——这个暴君为什么在奏折里夹了一本小人书。

果然不是什么正经皇帝。

昏庸荒淫!不务正业!暴君!

姑且看看他在看什么东西!

萧景琰眯着眼睛看了看:是琅琊年度小人书榜的榜首,如今市面上千金难求一本。

讲的是风流君王和绝世杀手的恩怨情仇。

 

一个时辰后。

蔺晨再一次准备翻页。

抱着横梁看得津津有味的萧景琰着急道:先别翻,我还没看完。

蔺晨眼皮都没抬一下,轻声道:好的。

过了片刻。

蔺晨又问:看完了吗?看完我翻了。

趴在横梁上伸长了脖子的萧景琰点点头:看完了,翻吧。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萧·十步杀一人·百里不留痕·冷血杀手·琰琰从房顶跳了下来。

有着温柔小鹿眼的冷血杀手冷着脸将手中长剑指向年轻君王的胸口,冷喝道:你怎么知道我在!

暴君蔺晨单手抵住下巴冲他笑一下,眼角荡出小褶子:你撅着屁股趴在上面,朕又不瞎。

屁股那么翘。

萧景琰噎了一下,看他翻页,有点着急:你先别翻,这页我还没看完!

蔺晨抬头看萧景琰一眼:过来一起看?

萧景琰犹豫了片刻,蔺晨作势要翻页。

萧景琰赶紧用剑尖挡住要被翻过去的那一页,然后严肃地用剑指了指蔺晨宽敞的龙椅:那你老实点,往旁边移一点。

蔺晨老老实实地让了一半的龙椅给凶残的杀手。

萧景琰用剑尖指着蔺晨,慢慢移过来,谨慎地坐下。


半个时辰后。

萧景琰目不转睛盯着书页,舀一大勺糖蒸酥酪塞进嘴里,头也不抬道:该翻页了。

蔺晨令行禁止,刷拉翻一页,伸手到旁边的食盒里拈起一颗小点心:你吃这个榛子酥吗?御膳房做的。

萧景琰眼睛没离开书,张了张嘴:啊——


03



子时。

小人书终于看完了。


蔺晨站在殿外,拢着衣袖目送跳上屋顶的刺客,好像送别认识了多久的老朋友:这就走了?

萧景琰一身夜行衣站在屋顶,跟他抱拳致意:别送了,回去吧。

月色明晃晃地洒下来,夜行衣又轻薄,隐约间可以看见小刺客非礼勿视的完美腰线。

蔺晨咳嗽一声:明天还来刺杀我吗?

萧景琰:明天老地方见。

说罢,刺客轻功一甩,飞出了一百尺。


夜风一吹,突然清醒了过来。

我今天本来是来干嘛的来着?


大殿里的暴君收起小人书,熬夜批奏折。


04


第二天,萧景琰又撅着屁股趴在了横梁上。


嗯,今天一定要杀掉这个暴君。

好,蔺晨又开始看奏折了。

不管他看什么小人书我都不会再被诱惑!


啊……今天在奏折里夹的是琅琊年度小人书榜排行第一的第二册,皇上和杀手在某次刺杀之后暗生情愫,正是高潮迭起的部分。


我就看一眼吧。

我不多看。


05


一个时辰后。

萧景琰从横梁上跳下来,落到蔺晨身边。

眼睛一直盯着小人书,用剑尖指着蔺晨:你往那边点。

蔺晨毫不意外,眉毛都没抖一下,往旁边让了让,语气甚是熟络:怎么今天自己下来了。

萧景琰目不转睛,剑还抵在蔺晨脖子上:在上面歪着脖子看,脖子疼。

蔺晨一脸正色道:我给你揉揉?

萧景琰把背后的衣领向下拉了拉,露出好大一片白花花的皮肉,晃得蔺晨心头一紧:下面也揉揉,昨天有点落枕。

没想到小刺客面上不怎么白,看不见的地方倒是很有看头。

蔺晨一边揉一边抬头观察屋顶结构,最后总结道:你明天趴最左边那根梁上面吧,偷看方便一点。

萧景琰跟着抬头看了一眼,觉得蔺晨想得很周道,感激道:谢谢你。

蔺晨:不客气,舒服吗。

萧景琰:舒服,左边一点。

蔺晨卖力揉捏:好的。

萧景琰:今天的点心没有昨天的好吃。其实我觉得最好吃的还是我家对门那家阿婆做的。


蔺晨从善如流:好的,明天给你买。你家住哪?

萧景琰报了一个地方,担心暴君记不住,补充道:要不我给你写下来?

蔺晨研磨平宣:好的。

萧景琰放下剑,一笔一划写字。

蔺晨点点头:字还不错。

萧景琰目光灼灼:我小时候在人家学堂窗外偷学的。


06


萧景琰走后,蔺晨开始熬夜批奏折。

批完之后,从一摞奏折里抽出大将军李熏然的那一份。

暴君蔺晨在自己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下严肃地补充道:今天,朕,摸到他的脖子了,爽。

四舍五入就跟滚过床单没两样了!


怎么是个这样的蔺晨!

好想造反。

第二天拿回自己的奏折,李熏然生气地吃掉了宰相凌远碗里最后的一个鸡腿。


07


暴君蔺晨嘉奖了萧景琰所属的杀手组织。

理由是制服做得好,非常方便扯。

一拉就露一大片。

希望再接再厉,继续努力。


08


第三天退朝后,暴君蔺晨留住了大将军李熏然和宰相凌远。

他塞了把剑给李熏然,冷酷道:你,来刺杀一下朕。

李熏然莫名其妙,凌远抱臂微笑。

蔺晨运筹帷幄:你拿剑捅我,我躲一下,然后正好捅到龙椅上,把龙椅劈成两半。

李熏然继续一脸莫名其妙:为什么要刺你?

蔺晨玩味道:这样朕就可以换一把小一点的椅子,晚上他就可以坐在朕腿上了。


说着露出了非常正人君子的可怕笑容。

 


09


 

今天的萧景琰还是撅着屁股趴在横梁上。

他发现暴君蔺晨换了一把小号的龙椅。

萧景琰抱着圆滚滚的梁木探头问道:你的龙椅呢?

蔺晨叹一口气:今日有人刺杀朕,幸亏朕躲得快,可惜龙椅劈成两半了。

屋顶上的萧景琰怔了片刻,道:你有没有受伤?

蔺晨立马歪进椅子里:哎呦,伤到了,可疼!


下一刻,萧景琰已然轻飘飘落到了蔺晨身边,摁住他的肩膀这里摸摸那里摸摸:伤到哪了?

蔺晨痛苦道:哎,再往下点,对对对……


10


萧景琰摸来摸去,皱眉道:没看到伤口啊?

蔺晨痛苦道:那可能是内伤。

萧景琰叹气:这些刺客也太过分了。

蔺晨意有所指地瞄了萧景琰一眼:是啊。

萧景琰咬咬嘴唇:我不该刺杀你的。


他回去问了,虽然新帝登基时间不久,但即位以来平藩改制,九州去烽烟,四海起炊烟,已然依稀有了盛世景象。

压根不是什么暴君。

也不知道自己雇主怎么想的。


蔺晨满意:扶朕起来,虽然朕受伤了,但社稷大事不能一日不问。

萧景琰:看奏折?

蔺晨:嗯,今天看第三册,有情人快要成眷属了。

萧景琰把蔺晨扶到龙椅上。

蔺晨拍拍自己大腿,大方道:地方小点,别客气。

萧景琰:谢谢你。

蔺晨:小意思。


11


处理完今天的奏折(里的小人书),蔺晨虚弱地拉着萧景琰的袖子:朕受了内伤。

萧景琰咬着榛子酥同情地点点头。

蔺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吐血身亡,或者七窍流血什么的。

萧景琰皱了皱眉。

蔺晨:朕还未到而立之年,尚未立后,膝下无子,却天天处在这样危机四伏的环境中。

萧景琰觉得当皇帝还真是很辛苦。

蔺晨:现在说不定还有很多刺客在暗地里监视朕的一举一动,就趁朕不注意,想取朕性命!

萧景琰犹豫道:要不,我来保护你?

蔺晨感动状:真的吗?

萧景琰点点头,塞了颗枣进嘴里。

蔺晨张嘴:朕也想吃。

萧景琰给蔺晨也塞了一颗。


撅着屁股趴在房顶偷看的李熏然猛翻白眼:又不是手废了,干嘛要人喂!

凌远笑着在旁边用皇家龙纹瓦给李熏然砸核桃。


12


屋里的萧景琰玩着自己的剑穗:可是我来保护你,刺杀任务就算失败,后果很严重。

蔺晨冷笑:朕有的是钱,违约金朕付。

萧景琰:不是钱的问题,杀你是个死任务,没完成会被组织暗杀的。

蔺晨冷笑,那就把你们组织买下来。

萧景琰目瞪口呆,半天才反应过来:就,就算买了组织,也坏了道上规矩。

蔺晨继续冷笑:那就把道上都买下来。

萧景琰想了想自己钱袋里常年可怜巴巴的那几锭碎银子。


蔺晨喝一口茶:你以后就住在朕的寝宫吧。

萧景琰:这不好吧。

蔺晨语气沉了几分:杀机无处不在。

萧景琰犹豫片刻。

蔺晨状似无意道:有什么不好的,朕寝宫里有个小床,你可以睡那,特别软,旁边就是点心柜,里面有糖蒸酥酪山药糕桂花汤蒸栗粉糕菱粉糕鸡油卷儿藕粉桂花糖糕松瓤鹅油卷如意糕吉祥果……


萧景琰咽了咽口水,勉强点头答应。


 


13


蔺晨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欢乐地想要唱山歌。


很多年前,暴君蔺晨还只是蔺·软乎乎·未来的暴君·太子·晨。

那年乞巧他拽着伴读李熏然跑出宫去看花灯。

看见个小刺客,比自己大一两岁的样子,一本正经穿着夜行衣——撅着屁股趴在房顶。

江湖组织收养许多孤儿,这些孩子从小受很多苦,血雨腥风里长起来。

将来成为杀手,做刀尖上舔血的人命买卖。

不仅收别人性命,一不留神自己也会亡命他人剑下,因为是见不得光的生意,死了都没人知道。

他随手弹了颗小石子上去,打掉小刺客蒙着下半张脸的黑布。

哟,长得真漂亮。


那天他看小刺客看得太认真,弄丢了小伴读。

回宫之后被老皇上揪着耳朵数落了半天。

幸好第二天早上李熏然就被人送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还没睡醒,趴在宰相府小少爷的肩膀上点着头吹口水泡泡。


听说就是被这个宰相府上的小少爷捡回去的。


14


是的,确实是蔺晨雇了萧景琰来刺杀自己。

把全国的杀手组织翻了个底朝天,才找到了当年乞巧节的小刺客。

 

15


萧景琰回去收拾行李,说打包好了就搬来保护蔺晨。


萧景琰走后蔺晨继续熬夜批奏折。

在给宰相的那份上用朱砂严肃地写到:凌远不老实,又带着李熏然偷听朕谈恋爱,朕明天带着朕的琰琰也去听你们。

在给将军的那份上用朱砂严肃地写到:李熏然也不老实,罚你明天再来刺杀一下朕,把朕寝宫的小床也劈了。


————————————————————————————


特别鸣谢@曹雪芹先生 在红楼梦中写过的小点心(抱拳)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155 )
热度 ( 2071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