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凌李】先生,我也想要五星好评

*最后污了,四舍五入就跟开了车没什么区别


01

 

李熏然收到一条短信。

【你哥哥明诚9月7日08时18分向您尾号1982的储蓄卡账户转账存入神仙币10000000元,活期余额10000001元。(中国神行)】

 

02

 

事情是这样的。

 

李熏然在仙界本来是个小警察,每天拎着警棍在南天门巡逻,小李警官的偷拍贴常年霸占仙界八卦论坛榜首。

他哥明诚是个电器仙。

电器仙,顾名思义,每家都有一个电器仙,掌管这个家里所有的电器运作。

是的,虽然这个职位看起来很不靠谱,可它确实存在。

这次天庭人事调动,把明诚分配到了一个叫凌远的人家里。

奈何当神仙的日子太漫长,明诚和明楼两个人每天养养花养养草,实在无聊,前些年已经投胎,决定去人间当一次人过过瘾。

听说是跑到时局动荡的旧中国体验风口浪尖的革命精神去了。

调令下来,人不在。

李熏然一咬牙,警棍一扔,替他哥下凡去了。

 

后来明诚回来知道了这事,难得铁树开花,给李熏然存老婆本的账户打了一大笔零花钱。

 

 

03

 

李熏然带着工作牌上岗之前大概看了看,这家的主人叫凌远,是个医生,据说还是个院长。

 

医生嘛,难免有些或轻或重的洁癖,凌远就是这样。

洗衣机几乎天天都要用。

对大多数电器仙来说,随便掐个诀,洗衣机就嗡嗡嗡动起来了。奈何李sir在天上学的从来都是怎么打架。

李熏然能一拳打掉人家四颗牙,也能一分钟之内把对方揍得喘口气都疼,偏偏一点伤口也看不出来。

可是这种精细的小法术他是真的使不灵光。

他只能趁凌远不在家,搬个小板凳出来,一件一件手洗。

洗衣服也就算了,凌远不在家的时候可以慢慢洗。

每天凌院长回家之后才是李熏然最痛苦的时候。

凌远家的吹风机,都是靠李熏然鼓着腮帮子吹气,呼呼呼吹出来的。

李熏然吹得腮帮子生疼,凌远手里的吹风机断断续续地出着风。

凌远再次确认自己开的是大风,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功率不够?”

李熏然拍拍发酸的两颊:脸都要吹肿了,这功率还不够?

或者,凌远家空调吹的风,都是李熏然拿着大蒲扇扇出来的。

李熏然左手累了换右手,额前的刘海跟着节奏晃来晃去,凌远抬头看着空调,崭新的机器有一下没一下出着怎么看也不算冷的冷气。

凌远拿着遥控器调了半天,发现不管换到什么模式什么温度,空调都不为所动,始终保持着忽快忽慢但始终都算不上凉快的出风水平。

“空调也坏了?”

李熏然猛摇着蒲扇:我在天上抓长脸族族长谢晗都没这么累,知足吧你。

再或者,凌远家的榨汁机,都是李熏然手动榨出来的。

李熏然手忙脚乱给凌远当了一次人肉榨汁机,一手黏黏糊糊的水果汁,难得略带期待地看着凌远:凌远一言难尽地看了看榨汁机,蔬果汁里面还夹着大块大块完整的水果和蔬菜。

凌远开始认真地考虑要不要买一个新的榨汁机。

李熏然甩甩用力过度的右手,从榨汁机里滴滴答答捞出一大块苹果,塞进嘴里。

爱吃不吃,不吃我吃。

 

04

 

李熏然托人从天上搞来了一本《电器仙修炼宝典——入门篇》。

趁凌远不在家,瘫在他家沙发上翻书。

现在偶尔掐个诀,小电器们也听话了,李熏然手指弹一弹,榨汁机老老实实榨出一杯豆浆。李熏然心满意足喝一口。

虽然洗衣机这种大功率电器还是时灵时不灵,但好歹小功率的都还算听话。

不灵的时候大不了自己撸袖子上阵。

 

凌远去上班的时候,李熏然在家里闲得没事,电视看不了,电脑也打不开,毕竟这种级别的电器现阶段还不听他的话。

他看书,最近几天还培养了一个新的业余爱好——参观凌远的冰箱。

毕竟他们神仙是不吃东西的,这电器他见都没见过。

李熏然发现凌远做饭很好吃。

神仙本来无欲无求,吃或者不吃,睡或者不睡,都没什么区别,在之前当神仙的千百年里,李熏然从来没想过吃东西是什么感受。

李熏然同志入乡随俗。

最近有事没事就喜欢有意无意地晃到冰箱附近,有意无意拉开冰箱门,有意无意从昨天的剩菜盘子里摸一块塞嘴里。

人类还真是善于享受,李熏然嚼着红烧肉练习怎么开电视,脑子里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如果每天都可以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做个人其实也挺不错的。

 

05

 

体验过吃东西之后,李熏然很快又体验了一次生病。

李熏然感冒了。

他吸着鼻子翻凌远的医药箱。

他就着凉水吃了药,实在是没力气自己给自己烧热水了,毕竟电热水壶也不是很听他的话。

 

昨天晚上凌远用微波炉化冷藏的鸡胸肉,李熏然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想了想,把一大块冷冰冰的鸡胸肉抱进了怀里。

小李警官顿时冷得一哆嗦。

抱鸡胸肉的后果是:当天晚上小李警官就生病了。

他觉得有点晕乎,在天上生活的千八百年里,小李警官甚至连喷嚏都没打过一个,身体好得不得了。

李熏然单手撑着自己发烫的脑门,另一只手还在伪装空调:给凌远扇扇子。

大概是吃了感冒药的缘故,李熏然一直止不住地犯迷糊,扇着扇着就睡着了。

半夜被热醒的凌远摸到床头的空调遥控器,开开关关调了几次,空调始终不出冷气。

最近家里的东西怎么都不好用。

看来该换个空调了。

 

06

 

要知道,电器仙也是有考核制度的。

考核标准第一条,就是用户更换电器的频率。

如果用户更换电器,那说明电器仙管理不善,才会造成用户的不满。

用户换一个电器,电器仙就要被扣一次奖金。

换个吹风机之类的小家电,不会扣太多,但如果要换空调冰箱之类的大家电,李熏然就要遭殃了。

于是,第二天早上醒来正好听到凌远打电话联系家电公司,李熏然有点慌。

不给五星好评就算了,扣奖金可不行。

他觉得自己得跟凌远谈谈。

毕竟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这么久,他大概也有点了解凌远这个人,虽然看起来不苟言笑,但是他总觉得,如果好好讲道理,凌远大概会愿意给自己点时间,让自己再修炼一阵。

趁凌远打电话,李熏然飘到卫生间,对着镜子整了整衬衫衣领,正了正胸前深蓝色的领带。

再吹一口额前的刘海。

嗯,业务面貌很阳光,笑容极富亲和力,虽然因为喷嚏打得太多所以鼻头发红,脸色也算不上不好。

但对付一个人类应该绰绰有余。

李熏然在心里给自己握握拳头,雄赳赳气昂昂,跨出卫生间,到客厅跟凌远谈判去了。

 

07

 

凌远站在窗前联系商家,挂了电话转回头,看见沙发上翘着腿坐着个小卷毛。

小卷毛见到他回头,笑了一下,圆乎乎的眼睛旁边荡出几道小褶子。

“凌院长,我想跟您谈谈。”

 

小卷毛说他是个神仙,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凌远泡茶的手抖了一下,差点烫到自己。

“我是个神仙,你这样换新的空调,我会被扣奖金。”李熏然义正言辞。

小李警官紧张的时候喜欢扯领带,于是他扯了扯领带,接着说:“希望你可以再给我一些时间。”

因为感冒还没好利索,说完这句话,李熏然用手指恶狠狠地搓了搓自己鼻子,抑制住打喷嚏的欲望。

搓的鼻子底下一片红。

凌远神情复杂地看了看他,开口问道。

 

“我家的吹风机。”

“我给你吹的气。”

凌远:偷吃冻在冰箱里的酒心巧克力了吧,最近吹风机出气都带红酒味。

“洗衣机。”

“你不在家我手洗的。”

凌远:两件衣服也能洗串色,真有出息。

“咖啡机。”

“我把咖啡豆藏起来然后给你泡了杯速溶咖啡。”

凌远:……

 

凌远觉得自己不用问了。

放一份芝士培根焗饭进微波炉,出来只剩饭,这事估计也是李熏然干的。

每次用微波炉,进去一整碗,出来剩一半。

干活的时候不灵光,饭倒是吃得挺多。

李熏然看他半天不说话,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又想打喷嚏,赶紧吸吸鼻子,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道:“希望凌院长好好考虑一下,我们当神仙的也很不容易的。”

凌远听他声音不对劲,伸手摸了摸他额头:“你发烧了?”

“什么叫发烧。”小李警官脑门滚烫。

 

凌远没理他,去医药箱里翻出一根电子体温计,塞到李熏然嘴里,又接水给他拿退烧药。

李熏然嘴里叼着细细的体温计,口齿不清问他:“你这是答应没答应?”

 

08

 

在后来的日子里,李熏然和凌远躺在床上聊天。

“每家都有你说的那个仙?”
“每家都有。”李熏然趴在床上玩六角拼拼,下巴搁在枕头上,留一个晃来晃去的后脑勺给凌远。

“都像你这种业务水平?”

“那当然不是,我是业余的。”李熏然转过身来看凌远:“你不是有个师弟叫赵启平吗,他家的那个就很厉害。”

凌远顺手呼噜了几下李熏然洗完澡一股薄荷味的脑袋:“怎么厉害?”
“我记得是叫谭宗明,在天上的时候就特别有钱,以前总和我哥凑一起商量怎么黑梁叔叔的钱。”

“后来不知道怎么也去管电器了,而且指名道姓要去你师弟家。”

“不过他跟我一样,也是业余的,估计法术也用不好,都得自己做。”

 

住在几条街外的小赵医生,刚洗完澡,长腿一迈跨上床。

从床头柜里取出新买的。

电动·按摩棒。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167 )
热度 ( 1588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