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凌李】他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一个有点奇怪的脑洞。被吞了tag,再发一次。大概是个片警李熏然。


01

赵启平在某次全院大会上用胳膊肘撞了撞身边的凌远,用介于神秘与嘚瑟之间的语气小声道:“院长,跟你说个事。”
凌远正抱臂端坐,看似认真地听韦三牛总结过去展望未来。

“什么?”

“其实我们家的人,每个人都有一个守护神。”赵启平转了两下手里的原子笔:“只有命中注定的人才能看到。”

凌远了然地点点头。

你就扯吧。

  

赵启平继续说:“我说的是真的。”

守护神,巴掌大一个小人。

他阿诚哥的守护神是个财神,顶着明诚那张常年不动声色默默算计人的脸,会数钱,擅长数很多钱。据明长官说,每次见到梁处长,明秘书尚且要通过一番高谈阔论才能忽悠四成利,小财神已经急不可耐扑到梁仲春口袋上,扒着口袋沿看看今天梁处长带了多少钱来。

许一霖有个花仙子,每天拎个小花篮欢天喜地撒桃花瓣,搞得荣大少沐浴在粉红色的桃花雨里,每天都浪漫得冒泡。

赵启平自己的是个丘比特,谭宗明说,长着赵启平脸的丘比特每天光着屁股拿着小弓箭,看到漂亮姑娘都要射一箭。后来被谭宗明堵在墙角教育了一通,学乖了,只敢射谭宗明。

赵启平可算知道自己的烂桃花怎么这么多了。委托谭宗明帮自己揍了一顿丘比平。

 

凌远听赵启平说完,折服于小赵医生信口开河的语言能力,顺着他的话问了一句:“守护神的作用是什么?”

“我觉得,”赵启平用原子笔轻轻杵了杵自己太阳穴:“没什么作用吧,大概类似于游戏里的跟宠,看着好看点。”

凌远宣布散会之后,赵启平还坐在原处整理资料。

院长拉开座椅站起来,轻轻拍了拍赵启平的肩膀:“故事编得不错。”

 

02

 

凌远走出会议室,看到个穿着警服的小警察正靠在会议室门口的墙上玩手机。

因为对方穿着警服,所以凌远多留意了一下,担心又有医闹:“有事?”

对方的开心消消乐刚刚完成了一串完美的连消,抬起头来看凌远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点笑:“没有,来找个人。”

然后对方转正了身子,礼貌地跟凌远点点头,算作打招呼。

凌远的目光在李熏然的肩上停了片刻。

  

那里坐着个巴掌大的小朋友。

脸和面前这位警察朋友一模一样。

背后还竖着两只翅膀,这位巴掌大的朋友发现凌远在看自己,于是也板着脸,有样学样地跟他点了点头。

然后顺着李熏然的衣领一路滑到胸前的口袋里,大概是钻进去睡觉了。

凌远神色复杂地看完这一幕:“来找赵启平?”

“是啊,我哥他跟你说了?”

果然是你哥。

碰巧赵启平走出来,见到李熏然立刻勾住了对方肩膀。

凌远沉默地看着李熏然口袋里的光屁股小娃娃钻了出来,忽闪着翅膀飞到赵启平肩膀上,在空中做了个完美的无实物拥抱。

他大概是在拥抱赵启平肩上的丘比平吧。

凌远凌乱又严肃地想。

  

凌远目送赵启平和这位名叫李熏然的小警官勾肩搭背走远。

内心还是颇为复杂的。

突然,李熏然头顶飘着的那个小朋友转过身来,向凌远挥了挥手。

凌远下意识地举起手,也跟这位朋友再见。

不知道赵启平和李熏然说到了什么,两个脑袋突然凑到一起盒盒盒了几声,然后一起转过头来看凌远。

凌远的胳膊还没来得及放下来。

于是热情的小李警官眼角笑出了褶子,也跟他挥挥手再见。

 

03

 

第二天,凌远推开骨科诊室的门,熟门熟路地抱臂坐到小赵医生对面。

“你昨天跟李熏然说什么了?”

“嗯?”赵启平刷刷刷写病历,心不在焉地答应了一声。

“你们两个一起走掉的时候。”

“哦,那个啊,”赵启平放下笔:“我说,我把我们家的秘密告诉你了,然后你不信。”

凌院长脸色沉了一下。

小赵医生继续低头用快要起飞的字体写病历,片刻后凌远屈起手指敲了敲他桌面:“你弟弟的是什么?”

“我弟弟的什么?”

“守护神。”

凌远觉得自己在说出这个词的时候,似乎已经被这一家子拉进了另一个奇妙的世界。

“不知道啊,”赵启平突然略微八卦地凑近凌远几分:“只有他将来的女朋友或者男朋友能看到,我也挺想知道的。”

 

已经知道了。

是天使。

光着屁股,不穿裤子的天使。

 

凌远第二次见到李熏然是在一次医闹之后。

急诊大厅里几个患者家属因为医药费的问题和院方吵了几句,架打到一半,小李警官带着另外两个小警察过来了。

武力值极高的小李警官三两下拉开两拨人。

凌远从楼上下来,刚好看到李熏然一身正气地站在那教育人。

他肩膀上的肉团子这时候也站起来了,李熏然说一句,他就跟着复述一遍,再恶狠狠地点点头,表示由衷地同意。

“这次就不带你们去警局了,没下次,记住了?”小李警官声色俱厉。

方才还咄咄逼人的几个闹事者纷纷点头:“是是是。”

“腿上胳膊上擦伤的记得涂个药,”李熏然看看对方可笑的黑眼圈,嘴角似乎有一瞬间的上翘,继而又严肃地憋了回去:“行了,都走吧。”

凌远觉得李熏然办公事的时候其实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人不可貌相,对于人到中年的凌院长来说,第一次见面时的李熏然差不多只是个少年气还没退干净的半大小子。

即使他眼角已经不甘示弱地开始爬褶子。

李熏然似乎也对自己方才的一番表现颇为满意,凌远看到他垂在裤缝边的漂亮右手默默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

于是方才建立起来的一点高大形象又瞬间变回了半大小子。

给自己点完赞的李熏然转过头来,看到凌远,立马客气地一笑:“凌院长。”

飘在他头顶的小娃娃慢慢落回他头顶,也跟凌远挥挥手。

凌远对他点点头:“你好,李警官。好久不见。”

李熏然正了正头顶的警帽:“咱俩在这见面可不是什么好事,要么我住院,要么你们有人闹事。”

 “倒也是,这次多亏小李警官,”凌远说:“今天中午我请你吃个饭?”

李熏然似乎有一秒钟的动摇,随即摆了摆手:“不行,我们公事公办,被人知道了影响不好。”

可是头顶的朋友出卖了李熏然。

在听完李熏然这一套义正言辞的说辞之后,这位朋友小小的五官明显地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大概因为五官实在是小,所以基本上皱皱巴巴团成一团,看起来像个小核桃。

凌远于是毫无预兆地笑了一下:“没事,就当是朋友吃顿饭,赵医生最近去外省学习,我替他请你。”

小核桃滑到李熏然袖口,扯着他的衣袖往凌远身边拽。

力量微小得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凌远于是又毫无预兆地笑了一下。

李熏然想这大院长可真奇怪,全然没有发现他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凌远盯着他袖口着急的小朋友看了片刻:“大不了下次你再请回来。”

人民公仆李熏然到底是意志不坚定,遂妥协。

坐在凌远副驾驶上系安全带的时候还在念叨:“我们这个关系可是非常坦荡的警民关系。”

也不知道在叨叨给谁听。

核桃兄弟这会不核桃了,乐成朵花,抱着倒车镜上挂着的平安结荡秋千。

 

他们去吃茶餐厅,中午时间本来就不多,李熏然又赶着回警局,再加上小李警官一再强调他们之间的警民关系是朴实无华的,是金钱与美食所无法撼动的,所以只能吃点简单的。

凌远点餐,问李熏然吃不吃叉烧肠粉。

李熏然赶紧笑着摆摆手:“凌院长你点就好。”

凌远看了看坐在餐巾纸盒上晃腿玩的小娃娃。

天使朋友正在跟他做口型,奈何嘴巴太小,做了好几遍,凌远才看出来,是“要吃”两个字。

“凌院长?看什么呢?”

“没什么。”凌远答得似乎十分问心无愧。

有了来自餐巾纸盒的告密,凌远今天点的菜与李熏然的喜好异常贴合,小李警官开始还记得他那一套警民关系的理论,吃了两口就忘到脑后。

小娃娃在扒住汤碗边缘喝汤的时候,重心不稳,一头栽了进去。

凌远看到,漫不经心地问李熏然:“可以尝一下你的汤吗?”

“啊?哦,可以啊。”

凌远演技很好地用勺子把人捞出来,放到餐巾上。

“李警官,”凌远继续漫不经心:“听赵启平说,你们家的人都有一个守护神?”

“是啊,”李熏然正在努力用筷子分开两块抵死缠绵的排骨:“我有个哥哥,他的是个财神,听说特别厉害,喜欢待我哥钱包里数钱。”

凌远想,你的也特别厉害,现在正在把你碟子里的点心渣往自己口袋里抓。

他又看了一眼小李熏然,对方正心满意足地拍自己鼓囊囊的口袋,看到凌远瞄他,把短短的食指竖到唇边,做了个“嘘”的手势。

凌远对他笑一下,示意他继续。

又笑,这个凌院长果然有点奇怪,李熏然咬着排骨腹诽。

 

04

 

凌远旁敲侧击问赵启平,你们家这个特产是真的只有一个人能看到?

赵启平理所当然地点头:“是啊,我大哥的只有明长官能看到,我的也只有老谭能看到,应该是这样。”

凌远于是松一口气。毕竟李熏然的那个一直没穿裤子。

每天光着屁股飞来飞去。

赵启平适时地继续说:“据说我的丘比特一直没穿裤子,老谭刚认识我的时候天天在网上学手工小教程,给丘比特缝裤子,说是到冬天了还要学着织毛裤。”

赵启平皱皱眉毛:“缝什么缝,明明只有一个人能看到。”

 

为了保持礼尚往来的平等警民关系,大公无私的小李警官没过几天就通过赵启平联系了凌远,说是要请回来。

两个人去吃麻辣小龙虾。

李熏然下指如飞,三两下拨出一颗完整的龙虾,然后扔进嘴里。

两个人虽然差了不少岁,工作环境生活阅历也相去甚远,但意外地很能聊,聊着聊着话题又绕到了两个人的熟人身上。

“我哥啊,我知道,他有个丘比平。”

“是,听赵启平说了,谭总还给他做裤子。”

李熏然嗯了一声:“有人做裤子还不好?我压根不知道我的是什么。”
“小李警官还不知道?”凌远一本正经地明知故问。

“不知道啊,”李熏然闷一口啤酒,神秘兮兮地凑过来:“我从小喜欢一个小姑娘,长大了大着胆子问她,她说看不到我肩上的东西。”

“然后呢?”凌远剥一颗扔进他碗里。

“我哥说那你们两个肯定不合适。”

“再然后呢?”
“再然后我就听我哥的话啊,我哥真的特厉害,我想当警察就是因为我哥,太酷。”李熏然心神驰往:“更何况,有时候要相信命运。”

凌远点点头,意义不明地附和:“是啊,要相信命运。”

小李熏然靠在碗边上,也点点头。

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各式各样的饼干渣,审阅士兵一般挑来挑去,抱出一颗有夹心的,开始啃。

 

05

 

李熏然说不应该多见面,这事有道理。

凌远再在医院见到李熏然,小李警官负伤了,火急火燎送到医院来。

倒是不算特别严重,几个实习期的小警察扯着大嗓门搞得凌远以为出了多大的事。

李熏然胳膊上被划了好长一道口子,伤口感染有点发烧,正在挂点滴。

凌远过来的时候李熏然已经缝好伤口,倒在床上睡着了,脑袋歪在一边。

光着屁股的朋友正坐在点滴架旁边,严肃认真地盯着点滴管,时刻注意有没有气泡溜过去。

他左翅膀上也缺了一大片羽毛,整个翅膀无精打采地垂下来,头发乱糟糟。

凌远走过去,蹲到床边,手心向上把手伸到他面前。

小李熏然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凌远只好勾勾手:“上来。”

于是对方老老实实爬上他的手掌,继而被托起来,举到眼前。

凌远剪了一小块酒精棉,给他消好毒,再放回床上。

“睡吧。”凌远把用过的酒精棉扔进垃圾桶:“我看着点滴。”

 

06

  

李熏然醒来之后,凌远跟他说,我觉得应该是天使。

李熏然显然对这个推测不是很满意:“天使听起来一点不厉害,有什么特殊技能吗?”

在旁边吃饼干渣的小李熏然听到这句话,惊恐地抬头。

“比如?”
“比如用箭射别人,从梁处长口袋里掏钱,散发白月光般的神圣光辉,或者,再不行,拿个花篮撒点花瓣营造氛围也可以。”

“天使善良,战斗力比较高,”凌远想了想:“还可以保护别人。”

李熏然点点头,显然不是很关心了。

探着头伸手去拿床前厚厚一摞外卖卡片,小赵医生友情赠送的。

凌远看他低头钻研卡片,对着空气招招手:“过来。”

"你跟谁说话?”李熏然看凌远。

凌远没理他,开始在白大褂的口袋里翻东西。

李熏然以为自己幻听,继续低头看菜单:“这家吧,我点这个水煮——”

凌远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粗制滥造的小裤衩:“过来,给你穿裤子。”

 

李熏然愣怔了片刻,呆滞地吐出后两个字:“肉。片。”

——————————————————————————————

好几个同志问李熏然是不是会看到一个裤衩在天上飞!嗯……就假装什么东西碰到小小李警官身上就会消失吧,不然看到饼干渣在飞也是蛮奇怪,大家就先这样假装吧……

希望撸否可以请一些优秀的程序员来修复一些非常王天风(wtf)的bug。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218 )
热度 ( 2274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