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凌李】一个从不乱写乱画的李熏然

01

 

凌远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年轻人也看着他

 

02

 

年轻人说他叫李熏然。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翘着腿坐在凌远的办公桌上,清清嗓子:“你好,我是来自地狱的死神,员工编号0818,为你进行本次服务。”

“鉴于贵院多年来与地府保持着良好的业务往来,我这次代表地府来与您签署一份新的业务合同,”年轻人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折了四折的纸,展开来:“合同条款我来给你读一下。”

凌远伸手拉住年轻人的手腕,把它往下拉了一点,让他的脸得以从那张皱皱巴巴的所谓合同后面露出来:“你什么意思?”

 

今天本来是很普通的一天。

凌远七点半起床,八点吃完早餐,八点半赶到医院。

早会结束之后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回复几封邮件,一切都很正常。

可为什么再抬头的时候,自己的办公桌上就凭空出现了这个年轻人。

年轻人自称死神,可无论是打着卷的蓬松刘海还是即使套着西裤皮鞋依旧一晃一晃不肯消停的两条腿,都和传说中黑斗篷、长镰刀的凶残死神相去甚远。

 

李熏然把手腕从凌远手下抽出来:“是这样的,贵院自成立以来,累计往地狱传送的人口达到了一定数量,所以地狱驻人间大使馆派我来跟你签个合同,以后贵院和我狱每年的人口成交量可以打个八折。”

李熏然看眼前人的眉头还是皱着,继续说道:“不是我说,你们医院每年送往地狱的人口真的太少了,其他院成立一两年就抵得上你们现在的人数了。你知道,医院一般可都是我们的大客户。”

“你是在夸奖我们医院的治愈率高吗?”凌远这次倒是听懂了。

“如果你非要这么理解,那死神也没办法。”李熏然耸耸肩,把皱巴巴的纸拍到凌远面前:“你只要签了这个合同,你们医院每年送往地狱的人口就可以再打个八折,治愈率会更高的。”

凌远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合同书。

只是薄薄一张纸,粗略看了几眼,大致和李熏然说的没什么区别。

凌远扫完一遍,抱臂看李熏然:“你说你是死神?”

“是啊。”李熏然答得理所当然。

“那……”凌远想了片刻:“你的镰刀呢?”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李熏然双手撑在身后,坐在办公桌上盯着凌远看了片刻,终于给出了一个怎么听怎么不靠谱的解释:“被我大兄弟借走了,他们大队最近收麦子,没工具。”

听完这个理由的凌远不客气地笑了一声。

李熏然跳下桌子:“你不信?”

“我没有不信。”

可是你恨不得把“你在胡说八道”写脸上。

不过死神先生显然不是很在乎。

他抬手看了看腕表:“好吧,我该下班了,合同你好好看看,同意的话签个字。”
“下班?”凌远也看了看时间,不到早上九点。

“你们人类白天上班,我们死神当然是晚上上班,”李熏然嘴角向下耷拉几分:“为了等你我已经加班一个小时了。”

 

02

 

李熏然又凭空消失了,仿佛他压根没有来过。

凌远对着青年刚才坐过的位置怔了片刻,鬼使神差地打开电脑浏览器,搜索“李熏然”三个字。

百度页面上很快跳出了几十页的搜索记录。

排在第一的是一个词条,凌远点进去,首先看到的是一张黑白照片,刚才活蹦乱跳的死神先生此时刻板地躲在屏幕后面看他。

他有点相信那个自称死神的年轻人了。

词条里的消息并不多,李熏然,警校毕业后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刑警,关于他的工作成绩并没有太多介绍,想来一个满怀梦想的年轻人在这个年纪,虽然一腔热血也很难做出什么太大的成绩。

他人生的前二十八年总共只混到了三四行的介绍。

最后几天倒是得到了很长一大段抒情意味极浓的文章,凌远匆匆几眼看到了关键词,退出这个界面,又搜索了“鲜花食人案”。

该案件在李熏然殉职后数日即告破。

 

晚些时候李熏然又来了。

凌远是被他一个哈欠提醒的,抬头看,死神先生又凭空出现在他办公室里,这时候正眯着眼睛酝酿第二个哈欠。

“来上班了?”

“嗯,”李熏然耙一把乱糟糟的头发,业务面貌相当不积极:“怎么样凌院长,合同签了吗?”

凌远从文件夹里抽出文件,李熏然伸手接过来,确定凌远确实签了名,满意地折起来又塞回口袋里:“你早上还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记性倒是好。

“可能有些冒昧,”凌远抱歉地笑笑:“我去网上搜索了一下你的消息。”

李熏然听他说完,圆溜溜的眼睛转转:“我当什么事,搜就搜呗,挺英勇的。”

凌远倒没想到这小警察这么豁达,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反正那个谢晗,我当死神第一天就把他写我笔记本上了。”

死神的笔记,写上谁的名字谁就会下地狱。

凌远给李熏然接了杯水,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你不是警察吗?怎么变成死神了?”

“再就业。”李熏然接过水杯,被水温烫得一哆嗦,放下杯子:“大院长,这才秋天你喝什么热水。”

凌远不容置疑地把水杯又举到他眼底:“对身体好,年轻人要注意身体。”

“好吧。”李熏然无可奈何地喝一小口:“而且只有死神才能有死神笔记。我这样也算是继续为人民服务。”

倒真是热爱警察这个职业。

“那小警察你可够忙的,全世界每天多少案子啊,你一个个把罪犯名字写上去?”

李熏然偷偷把水杯放回桌上:“我倒是想,可是死神也跟警察一样,划片区的,我只能负责我们这一片。”

“我们医院?”

“我负责呗。”李熏然说完,想起什么般跳下桌子:“一直跟你说话,我该去巡逻了。”

“巡逻?”

“嗯,看看你们医院有没有今天该收的,”李熏然略微懊恼地摸了摸自己后背:“我镰刀今天不在,也不知道大兄弟什么时候收完麦子。”

 

凌远想了想,在一片漆黑的医院走廊里,年轻的死神手持镰刀,在无数个寂静无人的夜晚一个一个病房地看过去,这场面即使配上李熏然这么一张脸,也还是说不出来的阴森。

“你别走。”凌远叫住走到门口的李熏然。

“有事?”

“我要去查房,正好一起。”

 

免得你吓到无辜路人,也免得你手起刀落收错了人。

 

03

 

凌远发现李熏然其实是个很不错的死神。

 

据李熏然说,死神也是有业绩评比的,评比指标就是他们片区内死亡人数,业内竞争激烈,有的死神经常违规操作,就为了在月末开大会的时候被领导提名表扬。

他们两个站在一张病床前,凌远看着病床上的病人:“你要收吗?”

“不收,他的生命值还有百分之十五,”李熏然眯着眼睛在病人头顶扫了一眼:“死神可以看见每个人的生命值,低于百分之二十死神就有权决定要不要收。”

凌远示意李熏然小声说话,床上还躺着病人。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来,站在安静的走廊。

 “毕竟我也是死过的人,其实还是疼。”李熏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自己叼了一根,又抽出一根递给凌远:“一般不到百分之零不收。”

凌远也不接,照着李熏然后脑勺轻轻拍了一下:“不许抽,这里是禁烟区。”

李熏然悻悻地把烟装回盒子:“好不容易捡来一盒,还不让我抽。”

“捡来的?”

“是啊,我又不能去小卖部买烟,那天垃圾桶上放了一盒我就拿了,”李熏然拿圆溜溜的眼睛瞅凌远:“继续查房?”

这天晚上李熏然跟着凌远把住院部从一楼转到四楼。

他看着床上一个老奶奶:“生命值只剩百分之一,明天可能就要收了。”

凌远点点头:“好,明天我会提前跟家属暗示。”

“说不定会恢复,”李熏然十分专业:“据接管我的那个死神说,他第一次要收我的时候我只剩百分之十几,他想着再让我多活一天,结果第二天来看,我已经恢复到百分之五十了。”

凌远皱了皱眉毛,回忆起自己在网页上看到的案情经过,大概猜到了接下来的剧情:“然后呢?”

“再过一天就直接百分之零了。”李熏然看看天花板:“我真惨。”

 

04

 

那天之后,凌远总会和李熏然一起查房。

听取来自死神的专业意见,从而得以准确地判断出每个病人的病情恢复情况。

上次有个小孩不想上学,装病,送来急诊。

值班医生怎么查都没有问题,家长不依不挠,非要闹。

凌院长过来,飘在他身后的李熏然跟着瞥一眼,笃定道:“没毛病,装病,那生命条满得都快爆了。”

“打一顿就好了。”

 

当然这样的职业技能有时候也让凌远有些招架不住。

凌远多年无人注意的胃病在认识李熏然之后仿佛成了一眼就可以看穿的事情。

李熏然经常一杯热水蹲到凌远眼皮子底下:“老凌,胃疼了吧?”

再比如上次台风过境,全市大幅度降温,院长感冒了。

那天李熏然看到凌远,隔着老远眯了眯眼睛:“老凌!你是不是生病了!”

铁打的凌院长被铁面无私的李熏然强行弄回家去休息。

过了几天,凌远的重感冒一直没好,实在不放心医院的事情,坚持来上班。

结果隔得老远又被李熏然看到了:“老凌!病没好又来了?!”

“好得差不多了。”

“百分之九十五,换算过来还是重感冒。”

毫不通融。

 

铁打的凌院长又被铁面无私的李熏然强行弄回家了,亲自送。

 

04

 

重感冒的凌远被门铃声吵醒,踩着拖鞋去开门。

门外站着李熏然。

“来看看你,”李熏然跟着凌远走到客厅,看似矜持地左看右看。

“老凌你家装修真不错,我以前想我要是买了房子,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他摸摸凌远家的门框:“比我们宿舍好太多。”

凌远笑着去厨房热昨天晚上剩下的粥:“你还住宿舍?”

“见习死神都住宿舍,地狱房价也很贵的。”李熏然坐在沙发上弹了两下,又小心地摸摸真皮沙发。

弹完,心满意足,小跑步到厨房:“你去歇着,我来热。”

凌远迟疑着把勺子递到李熏然手里。

觉得家里竟然是难得有些热闹,感觉还不错。

 

早餐桌上,李熏然分外不舍地把脸从粥碗里拔了出来:“好吃,谢谢院长。”

“谢什么,家里难得有个人,热闹。”

李熏然摸摸肚子:“难得吃顿好的,你不知道地狱食堂什么水准。”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我想家里热闹一点。

我想每天有好吃的。

 

后来,凌院长就和死神同居了。

李熏然向地狱申请上没有死神愿意上的白班,每天早上坐着凌远的顺风车一起去医院,晚上再一起回家。

上白班还有加班费,小李警官终于有钱存自己的老婆本了。

 

05

 

李熏然把自己的行李从地狱打包寄过来。

凌远今天收到一把镰刀。

第二天收到一箱蝙蝠幼崽,李熏然说是他的吸血鬼朋友听说他要搬家,特地准备的。

第三天又收到一箱的死神笔记本。

他翻开笔记本,第一页上面字迹清晰的写着“谢晗”两个字,一笔一划都很认真。

再往后,就频繁地出现许多奇怪的名字。

凌远问李熏然这是什么。

李熏然凑过脑袋来看一眼,毛茸茸的脑袋蹭在凌远耳边。

 

“哦,这是我玩那个游戏的boss,我打不赢他就把他写上去。”

“后来我成了我们服务器排行榜第一。”

“孤狼?看电视剧的反派间谍,看得着急就把她写上去了,下一集她就死了。”

“这个啊,也是那个电视剧里的,一个前女友。”

“不知道为什么特别不喜欢,顺手写的。”

 

凌远无奈地合上笔记本。

你们死神可以多加班。

你看李熏然一天闲的。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110 )
热度 ( 1568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