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发一下以前被删过的段子。

如果以后发的又删了,可能也搬到这条底下了。


1

景琰修八尺差一点,而黑锅很多。朝坐床上,数锅,谓静妃曰:“儿孰与汪伪明公锅多?”静妃曰:“琰多甚,明公何能及君也?”

汪伪明公,民国之锅多者也。琰不自信,而复问战英曰:“朕孰与明公锅多?”战英曰:“明公何能及君也?”

旦日,鸽从琅琊来,与坐谈,问之鸽曰:“朕与明公孰锅多?”鸽曰:“明公不若琰琰多也。”

明日明公来,孰视之,自以为不如;抱锅而自数,又弗如远甚。暮寝而思之,曰:“吾母之多我者,私我也;战英之多我者,畏我也;鸽之多我者,欲有(婚)求于我也。”


2

明长官有很多锅,大大小小型号各异,最大的一口应该是“叛国为奸”,小一点的也很多,诸如“老大不小不结婚”“什么时候抱儿子”“带着弟弟不学好”“和姓汪的纠缠不清”,等等。

明长官与人表示亲昵的方法,就是把锅分对方一半。一般人还背不上,几十年也就明秘书有幸跟他一起背,与有荣焉。

阿诚哥义不容辞,接过锅就背,背起来就跑,谁抢也不给。

“叛国为奸”“老大不小不结婚”“什么时候抱儿子”“带着弟弟不学好”,一样不落,全背上了。

名为“和姓汪的纠缠不清”的这口背不上,阿诚哥也很努力,给自己找了口“和姓梁的纠缠不清”,不落人后。

虽千万锅,吾亦背矣。


3

小明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曼丽说不错。

朝去书房,推门,谓其大哥曰:“我孰与楼上阿诚哥美?”其兄曰:“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楼上阿诚,明家之能打者也。

台不服气,而复问阿诚曰:“吾孰与大哥美?”阿诚曰:“找打是吧?”


4

阿诚兄弟欺我腿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

公然要我四成利,

腿瘸牙豁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5

盛夏暑热,金陵尤甚,小娃娃萧景琰的屁股上捂出了痱子。

小孩子才恍惚明白男女有别,故而不好意思告诉静妃,只在午睡的时候趴在枕头上偷偷告诉了蔺晨。

小胖墩蔺晨一骨碌爬起来:“阿爹说了,扑点蚌粉好得快!”

小景琰也跟着爬起来:“什么是蚌粉?”

蔺晨给他比划:“白白的,细细的,香香的,放在小盒子里。”

小景琰一拍脑袋:“噢!母后有好多小盒子!”

于是蔺晨在萧景琰的指挥下,搬了凳子从静妃的妆台上拿下来一盒梁帝赏的宝贝珍珠粉,打开来看一看,再闻一闻:“就是这个!”

小景琰撅着屁股趴好:我够不着,你帮我擦。

一边解腰带一边无比威严地叮嘱蔺晨,本皇子长痱子的事可不能告诉别人!


静妃娘娘觉得奇怪,今天这儿子抱起来怎么这么香?

问儿子,儿子拿脑袋拱她,不说话。

问蔺晨,小胖墩拉着她儿子颠颠地跑了。


(梗来自微博上:“男朋友拿我的散粉当痱子粉”的热转。)


6.1


荣石围着毛领路过水边,一不小心把自己的领子掉进了水里。

河神顶着水草从水里钻了出来:这是你掉的金领子吗?

荣石说:不,不是,我,我的。

河神又举出一个银领子:这是你掉的银领子吗?

荣石说:也不,不是,我,我的。

河神最后举出一个毛领子:那这是你掉的毛领子吗?

荣石说:是,是我的毛,毛领子。

河神非常满意:你很诚实,为了奖励你的诚实,天庭决定把河神奖励给你。


6.2


荣石在河里游泳。

许一霖从水里钻出来:你是村民祭给我的童男童女吗?

荣石:???

荣石os:童男,不是隔壁村的老杜吗?


7

想到一个小时候很烦很难养的弟弟们。


两位明先生好不容易钻进被窝,准备适当搞些夜生活。

房间门突然被敲得咚咚咚,明诚板着脸穿上裤子拉开门,看见李熏然仰着脸看他:哥哥,怕黑,想和你睡。

明秘书回头看一眼下半身在被子里、阴着脸坐在床上的明长官,用了两分钟把弟弟塞到了赵启平床上。

明秘书再回来,笑着钻进被子,修长手指摸上明先生皮带。

房间门又被敲得咚咚咚。

打开门,李熏然揪着赵启平头发,赵启平拽着李熏然脸蛋。

他打我头!

他抱我的鳄鱼玩偶!我要抱着鳄鱼才能睡!

明秘书回头看,明长官这次已经懒得坐起来,靠在床头点了根烟,脸色很难看。明秘书赶紧一手拖着一个拎走。

明秘书再回来,带着点讨好的小心思爬上床。

几乎是他跳上床的同时,一道闪电亮在窗外,要下雨了,这点光照亮两个人的脸。

好的,又推一波气氛,大哥嘴上带点笑了,马上不生气。明秘书再接再厉。

下一秒,窗外一声惊雷。

两三秒后,一屋子四面八方都是咚咚咚咚的脚步声。

门板很快被成十个拳头捶得震天响。


哥哥!打雷了!


明秘书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裤子,沉默着爬下床。

已经不敢看先生的脸了。


第二天的明长官不停地拨电话。

带走。都给我带走!


8

还是河神的故事。


河神左手一个明秘书右手一个明秘书:英俊的明长官哟,你掉的是这个穿得像个小开一样的明秘书,还是这个我们明家明天是不是要破产了呀的明秘书。

明长官懒得听,看着河神手里的人:阿诚。

明秘书:好的,先生。

明秘书反手三两下把河神按在岸边,胖揍一顿。再把鼻青脸肿的河神摁进水里。

潇洒地上岸,两个人开车回家了。


河神左手一个明长官右手一个明长官:英俊的明秘书哟,你掉的是这个金明楼还是这个银明楼?

明秘书一挑眉:有镶钻的吗?

河神挠后脑勺:啊?没有。

明秘书:那要金的。

河神:???

河神:你是一个不诚实的人,这两个我都不给你。

明秘书一把揪住河神领子:给不给?

河神:给给给给有话好说阿诚兄弟你先松开。


评论 ( 40 )
热度 ( 718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