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凌李】我们家没李熏然这么不能演的

一个被误以为是老干部、只能在凌远面前演得很辛苦的李熏然。

凌远:李熏然这个演技,随你家谁?

不知道,我家没他这么不能演的。


发现没删,因为锁了的文章电脑看不见,bug了。后来发的那篇删了,看这个吧。


01

 

“李sir,晚上咱们队聚餐,你去吗?”下班前,坐对桌的小警察问了一句。

“不去了,晚上有事。”

“吃火锅,真不去?”

李熏然皱眉:“真有事。”

 

李熏然晚上是真的有事。

他要去相亲。

这相亲是他哥给他安排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理论,说是“年纪大有大的好处,知道疼人”。

李熏然听完,小声反驳:“还不是你自己找了个年龄大的。”

然后就被他哥照着后脑勺狠狠招呼了一下。你小子怎么说话呢?

李熏然的这点志气在听说了相亲对象的名字之后,瞬间灭了个干净,眼巴巴地问他哥:“什么时候见面啊?”


对方叫凌远,杏林分院的院长,赵启平的师兄。

李熏然去医院找小赵医生的时候和人家打过几个照面,每次见面心口都要咚咚跳。

 

02

 

李熏然这几天感冒,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像颗球一样滴溜溜地滚去吃饭。

其实在见到凌远本人的时候,李熏然有些尴尬——对方穿了整套西服,细节完美到袖扣和手表。

而李熏然缩在过冬专用的加大号羽绒服里,从大领子里支楞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凌……院长?”

凌远风度翩翩抬起头,向他微笑点头。

“凌院长,您好。”李熏然拉开座椅,勉强把自己塞进有限的位置里。

凌远打量他片刻,语气甚是友好:“不错,年轻人冬天也该多穿点。”

李熏然尴尬地揉了揉自己发红的鼻尖。

如果不是今天感冒,出门前又被他哥揪着后脖领子强行加了一件外套,李熏然这时候估计还是一件衬衫加薄外套。

在风里做他英勇的孤胆英雄。

但既然对方已经开了口,出于礼貌,小李警官只能紧紧羽绒服领子,僵硬地点头。

 

 “喝什么?”凌远周到地把酒水单子推到李熏然面前。

李熏然转着眼睛一溜扫过橙汁酸奶冰可乐,想想感冒期间不敢折腾,最后看看凌远,带着点讨好的小心思点了壶六安瓜片。

凌院长再次向他报以和善的微笑:“李警官喜欢喝茶?”

不,我喜欢喝冰可乐。

加冰的,大杯的。

在心里飞速地刷过这两行弹幕,李熏然继而回答得斩钉截铁:

“喜欢!”

 

李熏然这顿饭吃得很有节制,按照他平时的节奏,吃完眼前这一桌并不算什么问题。

可他也知道按照养生的说法,晚餐要少吃,咀嚼要多次,他看凌远吃饭的样子,完全不好意思端起碗来猛扒饭。

速度虽然慢了,幸好战斗能力并不弱,李熏然安静又缓慢地扫荡了面前的几盘菜。

当他再一次把筷子伸向最后一颗狮子头的时候,凌远微笑着开口了:“吃不下就别勉强了。”

一点都不勉强……

我还能再添一碗饭!

李熏然只能揉揉红彤彤的鼻尖,把筷子放下。

“不过节约是好事,现在的年轻人啊……”凌远给李熏然倒了杯茶:“小李警官倒是和他们不一样。”

李熏然万般留恋地看了看盘子里孤零零的狮子头。

低头猛灌热茶。

 

02

 

吃完饭的第二天,李熏然揣着一肚子心思,下班路上脚下一拐,到杏林分院找赵启平去了。

 

“所以,我们院长觉得你生活作风朴素、平时喜欢穿大棉袄?”赵启平不可思议地挑了挑眉毛。

李熏然机械地点点头。

“觉得你生活习惯差不多是个老干部?”

李熏然机械地点点头。

“你决定就这么演下去?”

李熏然机械地点点头。

我喜欢他,所以根本不敢暴露本性。

 

据小赵医生介绍,他们院长属于老干部界长明不灭的恒星,和李熏然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不过李sir斗志昂扬,吹了吹额头上打着卷的刘海:“凌院长平时什么爱好?”

“喝茶,看书,听听戏。”赵启平一字一顿,转着手里的笔,反问道:“你呢?”

李熏然挠挠后脑勺:“吃饭,睡觉,打游戏?”

 

人民的李熏然同志,是富有奉献精神的好同志。

他晃着两条大长腿坐在赵启平的办公桌上:“没关系,我会努力的。”

 

打小起,李熏然就是那种撒个谎都立马被人看穿的类型。

这时候演技难得上线,在凌远面前完美地饰演了一个低龄版老干部。

那天他正晃着腿在小赵医生的办公桌上和赵启平商量怎么演才不会穿帮,偏巧凌远路过办公室,三个人一起去医院食堂吃饭。

假冒伪劣的老干部李熏然,给自己点了个瓦罐汤,就着米饭青菜,一脸的清心寡欲。

以风卷残云之势扫荡了自己盘子里的所有东西,凌远在场,李熏然勉强忍住不舔盘子。

赵启平含着筷子尖,在旁边瘪着嘴强行憋笑,肩膀都发抖。

凌远倒是漫不经心,似乎什么也没看到。

李熏然左看右看,最后眼睛落到赵启平盘子里,若无其事地关心他:“你吃什么呢?”

赵启平撕下一大块肉:“鸡腿。”

李熏然状似无意瞄一眼:“慢点吃,别噎到。”

赵启平点点头:“放心。”

李熏然沉默片刻,看凌远一直没说话,又转过头来眼巴巴继续看赵启平:“好吃吗?”

赵启平眼睛带笑看着他:“好吃啊。”

压根没吃饱的小李警官在心里猛咽一口口水。

 

并没看到低着头的凌院长和赵启平一起忍笑忍得多么辛苦。

 

03

 

那天晚上回到家的李熏然在微信上收到了来自赵启平的无情嘲笑。

小李警官倒不怎么在乎,反正这时候他正和凌远聊天。

他四处搜刮来一些中老年表情包,并且善用“呵呵”与“哦”,尽可能地和老干部把聊天进行下去。

李熏然忙里偷闲回了赵启平一条:我在和你们院长聊天!

一个感叹号恨不得点到天上去,心满意足溢于言表。

小赵医生那边回得飞快:你这样累不累,赶紧招了吧。

李熏然:不招。

赵启平:得了吧,打算演到什么时候?

 

屏幕这边的李熏然抱着薯片袋子思考了片刻,微信新的提示音一响,就把这个问题连同屏幕那边的小赵医生一起扔到了脑后。

继续用“呵呵”和“哦”跟凌远灵活地打太极。

李熏然的微信头像本来是一个日本热血番的卡通人物,在加凌远微信之前,专门问他们局宣传处的姐姐要来了自己前一阵拍的宣传照——他想了,自拍这种东西显然不符合老干部的生活作风。

还是宣传照更加积极向上。

看着手机上笑得“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自己,李熏然满意地弹了一下屏幕里自己的脑门。

赵启平看到小李警官颠颠地换上新头像,又连着发来几条消息。

赵启平:李熏然你还真演全套?

赵启平:差不多可以了,小心收不住。

赵启平:然然?

赵启平:李熏然!

 

抱着薯片袋在沙发上乐呵的李熏然有意无意地忽视了小赵医生,字斟句酌地和凌远聊天。

十点半左右,凌远催李熏然去睡觉,他看会书也要睡了。

平时的李熏然不会这个时候就睡觉。

今天收到院长叮嘱的小警官乖乖刷牙洗脸,三两下躺上了床。

一贯晚睡的人这时候自然睡不着,翻来翻去,想起刚才和凌远聊天,李熏然说自己的业余爱好是看书。

是的,他说了。

于是从床头摸出一本书,强打起精神趴在枕头上看。

那本书被作为睡前读物买回来,除了前两页被翻过几遍,就一直搁在床头积灰了。

好!今天先看一百页!


精神头十足、斗志昂扬的李熏然,十分钟后就哈欠连天,强撑着翻了几页,脑袋一栽,趴在书上睡着了。

 

04

 

赵启平劝李熏然,你别演了。

你这种档次的演技,我都一眼看破,别说我们院长了。

李熏然不以为然,又缩在厚实的羽绒服里来医院串门。

平日里往哪一站都是风景的小李警官,现在这身打扮,不看他的脸,压根想不到这是全局闻名一根草。

知道小李警官在赵启平这,凌远中午过来顺便请人吃饭。

小赵医生在李熏然的眼神压制下,很有眼色地表示过会有病人来复诊,没时间和他们一起去,你们吃好喝好。

然后目送裹得跟个球似的李熏然跟在西装笔挺、皮鞋锃亮的凌远身后,滴溜溜地滚远了。

毛乎乎的后脑勺都恨不得写上“得意”二字。

小赵医生转身锁了办公室,孤独一人去食堂吃饭了。

 

李熏然跟凌远面对面坐在餐厅里,面前摊开一本菜谱,这是家上海菜,一道道浓油赤酱的,李熏然眨着眼睛一行行看过去。

然后用了莫大的毅力,矜持地点了几道清淡的养生菜品。

凌远低头拧着眉头看手机,似乎没在看李熏然,想来是一院之长工作太忙,中午时间也要用手机处理邮件。

李熏然乖巧地搓搓手,不打扰院长工作。

凌远此时一本正经地皱着眉头,正给赵启平发微信:你不是说你弟弟喜欢红烧肉吗?怎么尽点些小青菜。

正在喧嚣的医院食堂喝免费例汤的赵启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赵启平:你都看出来啦?还不是为了套路大院长你。

凌远:你弟弟这个演技,随你家谁?

赵启平:不知道,我家没他这么不能演的。


 

坐在对面干喝了好几杯茶的李熏然等不到凌远抬头,于是偷偷摸摸摸出手机,也去骚扰赵启平。

李熏然:我觉得自己刚才表现得不错。

赵启平:【呵呵.jpg】

李熏然:真的啊,凌院长完全没怀疑我!

赵启平:你好好吃饭,乖。

李熏然:能帮我在你们食堂打包份炸鸡吗?

赵启平:……

李熏然:只吃青菜下午会饿。

在小护士遮遮掩掩红着脸的注视下,小赵医生咬掉最后一口包子,给凌远最后回了一条消息,转身回办公室睡午觉去了。

 

“院长,麻烦给我弟点份肉吃吃。”

“狮子吃荤的。”

 

05

 

李熏然等了半天,没等到赵启平的回复,打算再发一条消息过去骚扰,对面的凌远突然从手机上移开视线。

李熏然赶紧把手机塞回口袋里,挺着腰背坐直了——老干部吃饭的时候不能玩手机。

很有觉悟。

 

凌远招手又叫来服务员,加了几个菜,合上菜单后,看了看还缩在羽绒服里的李熏然:“不热吗?”

热……

房间里暖风给的很足,凌远已经挽起袖子。

但是李sir里面是一件平时上班常穿的薄衬衫,小赵医生拉着一起买的,款式十分的小开。

中午从警局跑医院来,李熏然也只是把外套换成了中老年款羽绒服。

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摇摇头:“不热。”

“哦。”凌远低头笑了笑,也没再问他。

李熏然在座位上挣扎了半天,最后顶着汗津津的脑门,跟凌远抱歉地笑笑:“我想去下洗手间。”

“好的。”凌远点点头。

看着李熏然急匆匆地转身,方才还面无表情点头的凌远突然毫无预兆地笑了。

特别不厚道。

李熏然冲进洗手间,用冷水扑了扑冒热气的脑袋。

 

抬起头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整个人都蒸得红腾腾的。

凌院长看我这样,会不会觉得奇怪?

 

06

 

李熏然敬业又长久地扮演着凌远心中的自己。

或者说,他以为凌远心中的自己。

漫漫长征路,终于成功攻略了院长。

 

李熏然跟赵启平说:都是我演得好。

赵启平懒得理他。

 

确定关系之后最开始的一段时间,李熏然还没搬过去和凌远一起住。

他估摸着按照凌远的生活作风,同居这事可不能太随便,于是只能一天天不厌其烦地脚下拐弯,跑到杏林分院来和凌远吃个饭。

赵启平冷漠地担负起给李熏然从医院食堂打包加餐的任务。

李熏然和凌远吃完饭回来,再在小赵医生的办公室里毫无形象地啃鸡腿。

 

后来的某一天,李熏然正一手可乐一手鸡腿和赵启平聊游戏,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

凌远穿着白大褂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新一月的值班表。

李熏然长腿交叠坐在赵启平的办公桌上,腮帮子还油汪汪。

瞪圆了眼睛看向凌远。

 

“凌……凌院长。”李熏然赶紧从办公桌上滑下来。

“小李警官好。”凌远笑眯眯。

为什么老凌你看起来……

一点都不意外?

 

07

 

至于同居之后,凌院长是怎样无数次的把半夜徘徊在冰箱前的李熏然扛回卧室。

李熏然辛苦搭建起来的人设,又是如何崩塌得摧枯拉朽。

那已经是后话了。

 

你在桥上套路人。

你套路的人也在套路着你。


【一个英俊的目录】

(其实就是吃了几顿饭的故事,请问今天的小金人该颁给谁?)

评论 ( 142 )
热度 ( 1983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