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蔺靖】怎么又是你

摸一条鱼。


01

 

萧景琰是一条龙,呼风唤雨,策雷驭电,很厉害来着。

可惜他那个当天帝的爹一直不怎么待见他。

 

辞旧迎新又一年,最近仙界也跟着时代的大潮流,决定搞搞改革开放,说是要与国际仙界接轨。

某日早朝,殿上的天帝看一眼站在群臣最后的自家七小子。

萧景琰站得端正,自己盯自己鞋尖,一言不发。

天帝问他:“景琰,外国龙都干什么呢?”

誉王冷笑一声:“外国龙都抓公主。”

 

哦,那好,萧景琰,你也去给父皇抓个公主回来。

 

02

 

萧景琰生于天上长于天上,压根没去过人间,更不知道下面的公主长什么样。


他去问梅长苏。

梅宗主正跟小飞流说故事,想了想,随手在景琰腰背处比划了个长度:“公主啊?头发大概这么长。”

小飞流猛点头:“好看的!”

梅长苏剥了个栗子塞在飞流手里:“是了,好看,还很有钱。”

好看又有钱,还有长头发。

萧景琰记着这三点,再去问列战英。

小列同志摸着马颈上的鬃毛,忠心不二,替自家主子考虑。

萧景琰这个人吧,生得一副难得的好皮相,骨子里却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慢半拍,平日里四平八稳看着老持稳重,十有八九是靖王殿下他还没反应过来。

列战英担心靖王殿下下去了要被人间那些妖艳姑娘祸害。

于是好心叮嘱:“殿下可不要看了精致贵气的就被骗了。”

“花里胡哨的都不行,真正的公主那要是素雅清爽的。”

“读过很多书,有气质,有底蕴。”

萧景琰点点头,一点即通,靖王殿下都知道了。

长头发,大概这么长。

好看,还要有钱。

素雅有气质,不能花里胡哨的,那样不成体统。

萧景琰在心里过了一遍,确定记得清楚,问列战英:“还有吗?”

列战英也跟着捋了一遍,觉得万无一失:“没了吧。”

萧景琰点点头:“那好,本王走了。”

列战英最后叮嘱:“公主在最繁华的地方,殿下你就挑热闹的大地方去。”

“本王知道了。”

 

一道白光破云而下,是天帝家小七下去抓公主了。

 

03

 

其实说这神仙吧,本体与幻化做的人形并没有多大关系。

比如萧景琰,小时候就不得了,哭一嗓子半个人间都跟着下雨。

如今长大了,化而为龙穿云隐雾,他在云雾间打个喷嚏,那四海八荒也要跟着抖三抖。

往前三千年往后三千年,靖王殿下的本体那可都是榜上有名的凶猛异兽。

可等变成了人,眼睛滴流圆,下巴可劲翘,说是鹿是狐狸是狮子都行,总之是不像龙。

 

不像龙的萧景琰化了人形,往京城里最热闹的地方去。

 

于是,金陵的红袖招里来了个眉目清朗的公子,他面无表情找了个位置坐下,看了看点心的价钱牌子,面无表情点壶茶。

萧景琰自己给自己倒杯茶,用他那漂亮的手指端着茶杯,抵在嘴边打掩护。

转着眼睛试图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找个公主出来。

 

他看见不远处坐着个白衣服的男人。

很是清净素雅。

其实萧景琰长到如今这岁数也没和太多人打过交道,并不知道列战英所谓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他只是看这满屋子的人里,就这一个人穿得最清汤寡水。

一身白。

绝对不是花里胡哨。

头发那么长,长得也好看。

这几点都符合,不知道有没有钱。

萧景琰眼风飘了飘,看见蔺晨那桌上满满当当摆着的各色点心。

再看看自己桌上空荡荡一个茶壶——想来也是很有钱的。

萧景琰再仔细斟酌片刻,觉得一桩桩一件件都没什么问题,抓这个应该就可以了,一定没错。

 

于是,四处云游的蔺阁主被萧景琰抓走了。

 

04

 

萧景琰抓了蔺晨,也不知道能去哪。

但既然是来抓人,可不能漏了怯,只能梗着脖子一言不发,一溜沿着街边走。

蔺晨在茶馆被个冷着脸的美人扯了袖子就往门外拽,乐得跟着走,边走边问萧景琰:抓我干什么?你叫什么?哪来的?饿了吗?前面有家酒楼很不错。

萧景琰不理他。

蔺晨也不恼,拢着个袖子笑呵呵。

抄着手跟在萧景琰身边,两个人一前一后穿过热闹喧嚷的街市。

 

琅琊阁主身边本来跟着几个小厮,这会也被打发走了。

在阁主看来,美人在旁,其余的人都是多余。

有一个尽心尽力的小厮,还是坚持跟着,蔺晨挥挥手,十分不耐烦;“让你回去。”

那小厮看看面无表情的萧景琰,再看看自家乐呵呵的阁主,到底是不放心:“阁主,这个人来历不明,您要注意。”

蔺晨挑着眉毛看看萧景琰的背影。

从描金腰带掐着的腰线瞄到衣领间伸出的一段脖颈,怎么看怎么瘦伶伶的一个,还能怎么样?

蔺晨继续不耐烦:“你叨叨了八百遍,当本阁主聋?”

 

走在前面的萧景琰背影一僵。

 

自打抓了蔺晨之后就一言不发的靖王殿下,眉毛猛地一皱,转过身来看蔺晨,说了两人见面后的第一句话。

萧景琰:“你也是龙?”

蔺晨:“什么?”

你说这美人长得好吧,声音也就好听,阁主听着心里都有些发飘。

萧景琰打量一番眼前这人,回忆着自家四海八方的亲戚,也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你刚才说什么?”

“是啊,我刚才说‘什么’。”

“本王问上一句。”

蔺晨想了想:“当我聋啊?”

“嗯,”萧景琰点头,正是这句:“你也是龙?”

 

05


“你也是龙”四个字,阁主很好地抓到了重点——“也是”。

说明眼前这人是龙。

 

蔺晨三句两句,哄得萧景琰把自己是谁、从哪来、为什么抓他,如此来龙去脉交代了个干净。

听完,蔺晨抱着胳膊,垂眼看着萧景琰:“殿下,你抓错了。”

美人冷着一张倔脸,表情极其微妙地瞬息万变。

半晌,萧景琰才将信将疑地开口:“你真的不是公主?”

蔺晨摇头。

“可他们说的那些,都是你。”

“他们说什么?”

萧景琰一样样给蔺晨数了一遍,猛然想起战英说过,公主该是读过很多书的,自己刚才倒没想到这点。

萧景琰不死心,从路边杂书摊上摸来一本书。

奈何不认识人间的字,只能随意翻开一页,问蔺晨:“你可看过?”

蔺晨眯着眼睛瞟一眼:“看过。”

说完,晃开扇子在胸前摇:“近日来最畅销的风月艳情话本子,没想到你们当龙的也喜欢这个。”

萧景琰面色一红。

“哦,也是,龙性本淫。”

萧景琰“啪”的把书合上。

蔺晨饶有兴趣看了他半天脸色,袖子一甩:“既然殿下抓错了,那在下可走了。”

留下萧景琰一人捏住话本子,红着脸站在街边。

 

卖书的小贩小心翼翼:“那个,这位公子,那本《成语大全》你买不买?这都捏坏了……”

 

06

 

萧景琰没抓回来公主,买了本捏烂了的《成语大全》。

一个人回了天上。

誉王甚是不满意。

他这个七弟终非池中物,只是现在不受父皇喜爱,这样的人,最好离父皇远远的,看不见想不起最好。

该怎么再想个法子把萧景琰支出去呢?

 

07

 

作为四海八荒都数一数二的龙,这几百年来总是有人恨不得踏破靖王殿下家的门槛,想给靖王殿下说个媳妇。

可萧景琰是龙,萧景琰他娘跟萧景琰说,你得找个凤回来。

龙凤呈祥,龙腾凤舞,麟凤龟龙……

“景琰你看看呀,这《成语大全》上说得多好,你们这就是天生一对的呀。”

总之,你该找个凤回来。

 

萧景琰并没见过真正的凤凰。

他想来想去,又去问梅长苏。

梅长苏正自己和自己下棋,一枚黑子将死自己,当真是孤独求败:“凤凰啊?是一种瑞鸟,会飞的,嘴巴尖爪子也尖。”

飞流从房檐上探出半个脑袋:“水牛抓回来!我们烤着吃!”

说完,脑袋收回去。

片刻又探出来:“抓个肉多的!”

萧景琰记得了,再去问列战英。

小烈同志还在刷马鬃,忠心不二地关心自家主子:“凤凰是灵兽,不会出现在烟火气太重的地方,殿下你这次该去灵山灵水里找一找。”

 

一道白光破云而下,天帝家七小子又下去抓凤凰了。

 

08

 

靖王殿下一个劲地往深山老林里钻。

他和人打听,人说琅琊山上终年云雾缭绕,那地方灵气最重,是个好地方。

萧景琰钻进了琅琊山的云雾里。

 

他在半山畔遇到了鸟群,很多白色的鸟,有尖尖的嘴巴和爪子。

这是凤凰吗?不太像啊。

本着有总强过没有的原则,萧景琰决定不管好坏先抓一只。

看来看去,最后想起小飞流那句嘱咐,逮了只看起来最敦实的。

 

09


萧景琰手里拿着一把豆子,一颗一颗喂鸽子:“你是凤凰吗?”

那鸽子不耐烦地抖抖翅膀。

平地一阵烟雾,变出个白衣服的男人。

蔺晨懒洋洋看一眼眼前目瞪口呆的靖王殿下。


“怎么又是你?”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113 )
热度 ( 1601 )
  1. 苏瑾颜穆穆不惊左右 转载了此文字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