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凌李/庄季】相亲自救指南

李熏然替他三哥去相亲的故事。

不要再吞了。


01


年关将至。

七大姑八大姨也将至。


未成年的时候关心年级排名考试成绩。

成了年之后又问你买房买车年终奖励。

等你年纪再往上爬一点,有房有车,她们就要问你找女朋友了吗?找了准备去哪儿结婚?结了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此时,季白和李熏然,这两个兄弟,垂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同款后脑勺,沉默着坐在沙发上。

对面是翘着二郎腿嗑瓜子的几个中年妇女亲戚,你一句我一句。

“季三儿不小了吧?怎么还没找一个啊?”

“然然也别笑,你也该想想正经事了呀!”


在双双垂着脑袋被数落了几个小时之后,对面的几个人一合计,自作主张地拍板:“明天就给你们安排相亲!”

李熏然全程低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戳手机,时不时笑着揉揉鼻尖掩饰尴尬。

听到这话才抬头,表情宛如二十年前讨压岁钱时的乖巧:“我就不用了,先给三哥找吧。”

季白没说话,搭在沙发扶手上的指尖收了收。几个小时以来第一次抬头,沉默着看了一眼李熏然。

大姑大姨们想了想,是这个道理。

按照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该先给当哥哥的解决个人问题,长幼有序嘛,然然还是懂事。

阿姨们纷纷慈祥地开口,又严厉地瞪一眼季白:“你还不谢谢然然?我们然然从小就听话的。”

季白微笑称是,看向小李警官的眼神愈发冷酷。

李熏然说“不客气”,揉着手指看天看地。

 

“那这好事就先给季白安排着,三儿你别急,阿姨回去就给你安排。”

临走的时候还挨个温柔地拍拍李熏然的肩。

“然然别急,明年就轮到你!”


02


送走了亲戚,李熏然后脑勺立刻被他三哥狠狠招呼了一巴掌:“李熏然,出息了?”

李熏然挠挠后脑勺。


当晚,季白就收到了对方的个人信息,是个医生,简单的几句介绍,风趣幽默、健谈博学之类的。

后面跟着一张照片,以及相亲的地点和时间。

季白把消息转发给李熏然,三个字言简意赅:“替我去。”

李熏然大概扫了一眼,着重研究了半天那张身着白大褂的侧脸照。

点开照片,放大之后上下左右拉了几遍,每个五官都仔细看了半天。

李熏然啧一声,搞不明白人都长成这样了,他三哥还有哪不满意。

李熏然头上罩着湿乎乎的浴巾,盘着腿坐在床上,慢悠悠地回复消息:我看挺好的,为什么不去?

季白那边回过来一条语音:李熏然你看看那几句介绍,风趣幽默、健谈博学,仔细看看,是不是活脱脱一个话唠?

你哥我不喜欢话多的。

季白:今年相亲这事哥替你挡了一道,你替我去。

李熏然无法反驳。

季白那边又来了一条:把这事整黄了,改天请你吃饭。


03



相亲当天。

李熏然在家里摆弄自己那一头小卷毛的时候,另一个当事人——庄医生,正用电话骚扰凌远。


庄医生那边自然也收到了季白的个人信息。

季白,一个警察。正义凛然,雷厉风行。

下面配了一张季先生勇斗歹徒的照片,长腿细腰,哪哪都好。就是周身的气场恨不得把屏幕戳出个洞来。

庄恕瞅着那几个字琢磨了半天,“正义凛然,雷厉风行”。

这还是个是个暴脾气。

再结合刑警这个职业,想了想,忍痛割爱,打了个电话给凌远。


凌远正在做早饭,锅里咕嘟咕嘟煮着粥。

院长用勺子搅着粥:“难得找我,什么事?”

庄恕用三分钟讲完三十秒可以讲完的事。                                                                         

凌远笑:“我看警察不错,为什么要我替你去?”

庄恕说:“乖一点的好。”

凌远继续笑。

“这个照片我看着,就只看着,都感觉分分钟能掏出枪来怼住我脑袋。”

凌远没答话。

庄恕自作主张:“行吧?”


在凌院长回话之前,庄医生飞快地挂了电话。

 

04


相完亲的当晚。


李熏然整个人走路都不自知地打飘,乐呵呵地回家了。

季白给他开门,然后靠在门上抱臂看他:“相亲还愉快?”

当然愉快,季白真是明知故问。

他弟弟开了花的褶子里都恨不得写上——我很愉快。

李熏然哼着歌先去洗了个澡,之后湿漉漉地窜到季白房间里打报告:对方人很好,并不是话唠,温柔有耐心。

还给我提了几个日常养身的小建议,我都记得了!

季白扬扬眉毛,打量兴冲冲的李熏然:“这么开心。”

李熏然嘿嘿笑,挠挠后脑勺。

季白将信将疑:“真那么好?”

李熏然认真:“真的特别好。哥你也老大不小了,要不去见见?”

 

那边的凌远也收到了庄恕的电话。

“怎么样?说说。”

“挺乖。”

“一警察,还挺乖?”

“是真乖”


凌远想了想坐在自己对面埋头喝酒酿圆子的小警察,和那个带着毛茸茸发旋的后脑勺。

当然是真乖。


05


几日后。


庄医生决定自己去看看,一个警察要是真像凌远说的一样,那绝对是捡到宝了。

出门,双肩能过马,拳上能站人。

回家,如凌远所说,埋着脑袋喝酒酿圆子,吃丸子的时候嘴巴还会鼓起个动来动去的小包。

庄恕又找出手机里存着那张小警察的照片,反复看了看,这次怎么看怎么顺眼。

就这么一张勇斗歹徒的照片,庄医生现在也能看出点情意绵绵的意思来。

于是主动联系季白,约了个时间。


季白本来想拒绝的。

转念想想李熏然那天回来之后的兴奋劲,鬼使神差地同意了。


06


当天。


虽然面上看着是不情不愿,早起的季三儿还是钻卫生间里捯饬了半天头发。

甚至偷用了点小赵医生新买的香水。


07


正午,餐厅。


庄医生滔滔不绝坐在对面,从“我九年义务教育时期的二三百事”讲起。

季白的脸色十分微妙。

大概十分想把李熏然从暖烘烘的被窝里拽出来,照着后脑勺就是一个猛呼。


而庄医生顶着对面季三儿阴测测的脸色,勉强维持自然的微笑,坚持说话。

凌远叮嘱过他,说这小警察喜欢听人讲事情,嚼着东西听你说话,眼睛都是亮的。

庄医生谨记这一句,只能继续说。

内心七上八下一阵恍惚。

凌远你他娘的不是糊弄老子吧?

坐对面的这警察一句话不说,那眼神都恨不得在我身上凿个洞出来。


08


与此同时,李熏然家。


三哥相亲去了,早起在卫生间里一阵倒腾。

大门关上的时候李熏然就醒了。

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上次那个医生要和自己三哥凑一对,李熏然竟然莫名有点不舒服。

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不知道第几个圈之后,李熏然终于一骨碌爬了起来。

挠挠鸡窝头,在床上愣了几秒。

李熏然下定决心,要去餐厅里把三哥揪回来。

小李警官踩反了拖鞋,匆匆忙忙刷牙洗脸,对着镜子随意抓了几把头发。

临出门前,又偷偷喷了一点小赵医生新买的香水。


今天是周末。

凌远早上醒来,去超市买了菜,回来楼上楼下收拾了一番,抬腕看看时间,还不到中午十一点。

他想起上次替庄恕相亲的时候,那小警察嘴里含着一颗大丸子跟自己说,他平时不上班的时候都要吃午饭的时候才能从床上爬起来。

听庄恕说今天他们相亲,那小警察是不是不能睡到中午了?

凌远一边切菜,一边想这事。

锅里水都烧干了还在神游天外。


看了看发黑的锅底,凌院长菜刀一拍。

摸出车钥匙出门了。


09


一小时后,餐厅。


李熏然停好车,火急火燎地小跑到餐厅门口。

又怂了。

他隔着玻璃已经看到了自己三哥,板着脸和那个熟悉的大脑袋坐在一起。

对方在说话,看起来比上周见自己的时候聊得更加愉快。

小李警官在门口思考了三秒,咬了咬下唇,还是决定推门。


几乎有另一只手同时和李熏然摸到了门把手。

准确地说,李熏然摸到了把手,另一只手摸到了李熏然的手。

用摸还不准确,那人似乎是跑过来的,这一下力气不小,一拳头差不多是砸上来的。

李熏然手一抖,倒抽口冷气,扭头看人。


“不好意思,我——”

凌远看看转过来的那张脸,剩下半句话没说下去。


10


两个人面面相觑了片刻。

又默契地同时转头,看了看里面坐着的那两个。

一个铁着脸,一个讲不停。

沉默了三秒。

再转回头来继续对视。


凌远先开口了。

“走吧,不打扰他们了,我们换个餐厅。”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146 )
热度 ( 1693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