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谭赵】聚会自救指南

01

 

小赵医生最初在分院任职的那天,迎着一众恨不得扒了他衣服的目光,白袍加身走路带风,简直要酷得没道理。

人家都以为赵启平是个正经的小赵医生。

 

以至于今年年终全院聚会,讨论起要去哪里放松一下的时候,小护士们还专门躲开了赵启平。

凑成一堆叽叽喳喳,在酒吧和夜店间犹豫来犹豫去,转念想起自家科室里还有那么个好看到不像话又一本正经的赵医生。

你看看人家赵副主任平时的做派,八成不会跟我们去夜店酒吧的吧?

赵启平刚好下了手术,从手术室那边走过来。

身后还跟着同一台手术的医生,问他手术后的注意事项。

赵启平一边谨慎认真地回答问题,一边在心里无力腹诽:可他妈累坏小爷了,站四个小时,手指现在还在发抖。

迎面撞到自己科室凑一起聊天的护士们,赵启平双手插兜,很有分寸地笑了笑:“聊什么呢?”

人家小赵医生是有这个本事,深知自己的嘴角上扬到哪个角度最得体,配上什么样的眼神能营造出什么样的形象,游刃有余对付各种各样的人。

于是姑娘们纷纷红着脸抬起头。

一个最年轻的小姑娘先开了口,说出淮海路某知名夜店的名字,然后小心翼翼地盯着赵启平看:“赵……赵副主任,您知道这地方是干什么的吗?”

老司机面前试车技。

常客赵启平笑一笑:“嗯?什么地方?不知道。”

小赵医生自带闻名全院的三百六十度环响低音炮,这一句话问出来,小护士们瞬间原谅了赵副主任枯燥乏味的夜生活。

心甘情愿将聚餐地点定在了离医院很近的一家情怀老店。

为了赵副主任,一切都值得。

同时不得不惋惜,长了这么张脸,不出去为祸四方,实在是有暴殄天物的嫌疑。

 

她们又想起某次在酒吧遇见过一个和小赵医生像了十分的人,只是气质相差太远,一时间也不敢认。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故作无意地和赵启平提起,赵启平摆弄着白大褂的领口:“哦,那是我弟弟,是个警察,太能玩了。”

于是全院上下都知道赵启平有个弟弟,小警官,很会玩。可惜,赵医生要是有他弟弟一半会玩就好了。

全院所有人都知道,包括凌远。凌院长觉得赵启平这个锅甩得真是十分得心应手,值得鼓励。

赵副主任为此多加了整整一个月的班。

 

02

 

作为本科室难得的一位年轻男性医生,小赵医生难免不被多灌了几杯,按照科里往年女敬男一赔三的道理,没撑到第三轮,小赵医生就晕乎了。

醉了的赵启平保持着难得的自持,趴在桌上,眯着眼睛直勾勾和每个看他的人对视。

工作中的小赵医生很严肃,专业过硬又雷厉风行,白袍一上身看起来禁欲且精英。今天这副样子还真是没几个人有幸见识过。

一位胆子大的同事凑到赵启平跟前,伸出五指在他眼前晃了晃:“赵副主任?”

赵启平趴在那,眯着眼睛对她笑一下。

对方瞬间仿佛当胸中了一箭,从头到脚一阵麻,捂着心口败下阵来:“这……你这没事吧?”

严肃的赵副主任听不懂,歪着脑袋趴那继续笑。

赵启平的手机很适时地响了。

他慢半拍地抬起头,反应良久,才搞明白是自己的手机在响,继续慢吞吞地伸手去包里摸手机。


电话是日理万机的谭总打来的。

赵启平下巴磕在桌边,热乎乎的脑袋贴着冰凉的手机:“喂——”

那边的谭宗明刚结束一个会议,惦记着小赵同志没吃晚饭,遂致电问候。并不意外地发现这小子又出去鬼混了。

“在哪呢?”谭总好脾气。

“嘿嘿,”赵启平笑,答非所问:“你来接我吗?”

“接。你先告诉我你在哪。”谭总顺毛摸。

“你不要开你那个,”小赵医生顿一顿,陡然提了一个音量:“红色法拉利来!每次,每次别人……别人都看我!”

旁边桌子上的群众听到那一嗓子“红色法拉利”,纷纷侧目。

本科室的只能尴尬着彼此看看,小赵医生今天大概是醉得不轻,法拉利都冒出来,这是产生幻觉了?

只有凌远波澜不惊,慢条斯理地剥虾仁。

谭总在那边好脾气地继续哄:“好,不开红的,开个银的行不行?乖,你先让旁边的人接电话。”

赵医生一拳头捶上桌子:“银色宾利也不行!”

哎呦我的副主任诶。

你还银色宾利。

你怎么不去太平洋上买个岛呢?

围观群众再次进行无声的眼神交流,无法将眼前这个晕晕乎乎的赵启平和平日里四平八稳的赵副主任联系在一起。

“你先把手机给旁边的人,我们等会说。”

谭宗明勉强耐着性子哄人,顺便在心里把吃掉赵启平的一百零一种方法详细回顾了一遍,吃干抹净,毫不留情,过程十分残酷,手段何其残忍。

一句话重复了许多遍,赵启平那混沌的脑袋终于反应过来,老谭是要他把手机给身边的人。

赵启平支起身子,慢吞吞地扫视了一圈,盯着旁边的小妹妹看了半天,盯得小姑娘心跳骤增。

赵启平对人家笑一笑,把手机塞到对方手里。

转头又把脸埋起来了。

接到手机的同志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地把电话贴到耳边。

而对面的谭总还不知道赵启平终于听懂他的话,成功地把手机交出去了,还在那边一门心思哄着。


于是,一声低沉的“宝贝儿”就这么炸在无辜同事的耳边。

 

03

 

初入社会没几年的小护士手一抖,险些摔了赵医生的手机。

“您……您好,我,我是赵副主任的同,同事。”

对面安静了片刻。

很快又响起了刚才的男声。

“你好,可以告诉我你们的地址吗?”

还是那个男声,但和那一声冲击力十足的“宝贝儿”不一样,这句显然已经抽离了百分之百的温柔,多了礼节性的疏离。

听起来十足的客气,但又有着理所当然的不容拒绝。

接机侠老老实实地爆出一串地址。

“好的,我马上过来。麻烦你们照顾一下平……”

对面的男声顿了顿,语气毫无波澜:“照顾一下赵启平。”

捧着手机的年轻人欲哭无泪。

你不要以为你故作淡定地重新说一遍,我就不知道你刚才脱口而出的那两个字是平平!

 

接机侠小心地把手机锁屏重新塞到赵启平手里。

看一眼赵医生难得无防备的后脑勺。

天哪……平平……

 

04

 

大鳄先生离小赵医生这边还是有点远的,开车过来也要几十分钟。

要继续玩的人转战新天地,该回家的回家,有家室的自然等着人来接。

赵启平还保持着最后的清醒,自以为站得笔直,靠在行道树边淡定地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眼神迷离吹夜风。

 

夜风还没吹几分钟。

一辆小奥迪就以风骚的走位强势出现,一个精准的刹车停在了他们院长面前。

车上下来个翻版小赵医生,以至于人们下意识地看了看一边的赵副主任——他确实还趴在树上。

这大概就是赵医生所谓的那位很会玩的弟弟了。

李熏然食指上熟练地转着车钥匙,长腿一跨下了车,直接上手在凌远胃部轻轻揉了一下:“喝了多少?”

凌远属于那种在必要的场合永远可以撑住个人形象的人才,笑着呼噜一把李熏然的头发:“没多少。”

李熏然瞄到在一边认真抱树的小赵医生,戳戳他哥的脸:“我哥没事吧?要一起送回去吗?”

“没事,待会有人接。”凌远跟着看一眼。

李熏然对身边的姑娘笑笑:“麻烦你们照顾一下我哥,我要先送老凌……凌院长回去。”

果然是传说中的弟弟!

同科室的姑娘冷静回答:“好的,有机会一起玩,那家店我也常去。”

李熏然莫名其妙。

 

可怜本院工作人员今天接受到的信息量略大,只能机械地目送凌院长和他的奥迪小哥一骑绝尘而去。

想当初,我大杏林分院,上有事业有成之院长,下有如日中天小主任,少女崴脚尚不能入,内部欲嫁愁门路。

就今天一顿饭的功夫,先是小赵医生被神秘男声喊了“宝贝儿”,紧接着院长又跟着个翻版赵副主任跑了。

竹篮打水一场空,惦记了许久的人一下子全没了。

只有赵启平一个人不甚在意,还在一边抱树。

顺便认真地挥别了李熏然那突突突绝尘而去的小奥迪。

 

05

 

同事们走的七七八八,剩下本科室的小猫两三只,坚持要把他们副主任送到人手里了才放心。

主要是想见见传说中的银色宾利。

想起刚才赵医生打电话时候说的话,不免有些感慨。

大概中国男人在酒桌上喜欢胡说八道的毛病是改不了了,纵然清风朗月如赵启平也难以免俗,法拉利完了又宾利,明天是不是要在太平洋买个岛了?

于是抱着看热闹的愉悦心情,在夜风中陪赵副主任等人。

 

大约二十分钟后,一辆宾利停在了小赵医生抱着的那棵树前,如赵启平所愿,不是银的,黑的。

车上下来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客气地对每个人笑一笑。拍拍人热乎乎的脸,然后一把架起还在树干上的赵启平。

赵启平迷迷糊糊瞄了一眼,立马乐了:“老谭!”

“嗯。”谭总答应一声,把赵启平胳膊腿都收收好,要往车上抱。

赵启平还在一个人偷偷嘀咕,顺带在谭总怀里扑腾。

“老实点,回去收拾你。”

屁股被拍了一巴掌。

赵启平最后挣扎了一下,老实了。

 

无辜群众再次目睹宾利绝尘而去。

这他妈……还真有宾利啊。

 

06

 

两辆绝尘而去的车喷薄而出的尾气伴随骨科护士们度过了整个新年。

好不容易熬到初七正式上班,却没见到他们心心念念的赵副主任。

早会结束后,大家还没散场,离院长近的某位同志问了一句:“院长,赵医生呢?”

凌远习以为常:“请假了。”

“啊?病了?”

赵启平是全院人民的赵启平,大家纷纷用目光询问院长,以示关心。

院长低头整理桌上的文件:“没有,去他家太平洋的岛上度假去了。”

 

这他妈……还真有岛啊?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195 )
热度 ( 2681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