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认识一个说话不靠谱的人是什么体验

认识一个说话不靠谱的人是什么体验


热门回答:

 

说一下本人认识的一位先生。

本人就职单位不方便透露,希望不要追问,如有必要会删除答案。

这位先生姓明,为区分他和故事中的另一个主人公,就暂时称呼他为明秘书吧,另一位先生称为师哥——算了,称他为明长官。

从这种简单明了的命名风格也可以看出两个人的身份,一个是长官,一个是秘书。

这位明秘书除了秘书,还兼职司机、管家、厨师等工作。虽然职位很多,但是显而易见,无论拿了几分工资,在明家他也就是个仆人。

曾经偶尔听到过这位明秘书打电话,张口闭口几十条小黄鱼的生意。

不关心他和谁谈生意,叁个核桃两颗枣的买卖,说什么四成利六成利,也不知道低调沉稳如明长官如何看待他家的这位好管家。

听我调去秘书处的下属说,年假结束后回来上班,大家聊起除夕夜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

明秘书本来不想说,被反复问,最后说:和明长官放烟花,明董事长还给他发了红包。

明长官干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和一个仆人放烟花?

明董事长干什么不好,为什么要给一个仆人发红包?

平心而论,明秘书这个人其实日常并不爱显摆。主要问题是平时举手投足表现出来的气质,太招摇。

一个司机,穿得跟个小开一样。

每天都是定制风衣。

打着和明长官同款的领带,穿着同款的衬衣。

家里只有一辆车,一天到晚被他开着跑。

 

评论:

1L:不是吧,昨天看到明长官和明秘书出门,明长官拎着包。

2L:过年的时候看到两位先生一起放烟花啦。

3L:追男人追到这个份上,够新颖,够别致。

 

热门回答:

 

楼上到底还是没见过世面。

我们阁主,吹他认识当今圣上。

你说皇上这个物种,古往今来也就出了那么几百个,了不得的稀有物种,还被他认识了。可把他厉害坏了,让他插会腰。

他说他见过当今圣上,可他本人无非是一年到头泡在深山老林里,这在我们古代还能算是世外高人,放在你们现代怎么说,宅男吧。

这样说说也就罢了,阁里的大家一笑了之,都没当真。

只是鄙人还听到过一些花边消息,有关于我们阁主和宫里那位的,说他们是一对。故事编得那叫一个缠绵悱恻,不知道骗了多少小姑娘的眼泪。

这种不切实际的消息,来源只能是我们阁主了。

这样造谣当今圣上,也就是仗着我们这地方天高皇帝远,不怕传到皇上耳朵里。

补充回答:

前日金陵快马传旨,召我们阁主入宫。

我怀疑是东窗事发,殿下怪罪下来了!

 

热门回答:

 

我是一名军人,部队番号不提也罢,今天想说的是以前我的一位上司。

简称他D。

D是个粗人,粗人没什么,部队里粗人多,大家谁也不嫌弃谁。D这个人虽然张口老子闭口娘的,但是没什么架子,对下属好,有本事,我们都还挺尊重他。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D太爱吹牛。

大老爷们偶尔吹吹没什么,可像D这样吹得别开生面的还真是少见。

部队光棍多,有一次喝多了,D说他其实有个媳妇。我们羡慕啊,想着D估计是老家给他订的娃娃亲,村头还有个大姑娘在等他,多好!

你们猜D接下来说什么?说他媳妇是北平人,名门之后。夸他媳妇长得好看,指着天上的月亮问我们,看到没,老子媳妇比这还好看!

把他牛的,好看我信,毕竟D这个人再糙再粗那长得也是没话说,可这名门之后就吹得离谱了,名门之后怎么想不开了能看上他?

他知道名门俩字怎么写不?

只吹他媳妇也就罢了,D演戏演全套,说他大舅子是开飞机的,老丈人是开银行的,媳妇本人是警察局副局长。

咱是个大老粗,确实是没见过啥世面,但你也不能当傻子忽悠我!

再说了,我跟着D当了几年兵,从来没见他家里人来看过他。

有本事倒是把你那个宝贝名门之后拉出来给兄弟们看看。

D说小方家里不同意。

说话的时候那表情悲痛的,老子真是差点就信了。

 

两年后补充回答:

老子今天……见到白月光了。

他哥开飞机送他来的。

 

 

热门回答:

 

其实不大想来回答这个问题,想来想去还是来了。

主要是想说,有时候可能人家真的不是吹牛。

今天要说的这位Z医生,最开始给我的印象真的很好,怎么说,整个人从长相到气质都非常理想,有见识有品位,风趣幽默玩得开。

后来认识的时间久了,这哥们就开始有些不靠谱了。

比如我们院组织聚餐,我们院长是个低调的有钱人,我们福利一向很好,聚餐的地方也算不错。快结账的时候,进来一个服务生,在Z耳边说了两句话,Z后来跟我们说,这顿他请了。

我们问为什么,Z让我们别问太多。

我们再问,他说这家店的老板他认识。

后来我去查了查,这家酒店是我们城市知名大鳄旗下的产业,人家大老板怎么会认识他一个小医生?

Z长得好看,身边人就没断过,最近听闻好像是有了新欢。

偶尔听到他打电话,要不是他真在我们医院工作,我差点要以为小Z医生是豪门名流了。

前一阵,Z无名指上戴了枚戒指,看起来好漂亮,问他是哪里买的。

Z说不知道,别人送的,告诉了我们牌子。

没关系,我们看到了品牌!

顺着这个牌子去搜,结果这戒指价格后面跟着的零,我数了好几遍才数清。

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很奇怪,我们院长是个很传统很正直的人,但是对Z医生的这些行为都一笑了之,不懂为什么。

直到某次聚会,Z喝多了,他男朋友开着豪车来接他。

我们才知道人家男朋友就是前面提到的某大鳄。

传闻中掌控了我市经济命脉的男人。

这样想来,Z可是掌控了掌控了我市经济命脉的男人的命脉的男人啊。

补充回答:

有人问身边有人认识这样的大鳄是什么样的体验。

其实挺好的。

和Z出去吃饭,结账的时候发现又是大鳄的地盘,免单。

院里组织旅游,到了酒店,发现是大鳄朋友的酒店,免单。

我觉得Z似乎努力想找一个大鳄势力范围外的地方,奈何大鳄先生势力范围实在太大。

就刚才,晚上准备泡吧,叫Z一起去。

正好大鳄来医院接Z,大鳄先生风度翩翩。

“我们家小Z今天有事就不去了,你们随意,我买单。”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110 )
热度 ( 1729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