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凌李】一次失败的发情

abo,没有生子,没有生子。


01

 

众所周知,李熏然是一个omega。

本来不是众所周知的。

毕竟李熏然的信息素是没有味道的。

无味无污染,纯净健康的中国好omega。在警局工作了许多年,从来没有人闻到李熏然漏出来过一星半点的信息素。

 

直到上个月,李熏然突然发烧了。发烧嘛,很普通的事情。

先发现他发烧的是坐在对面办公桌上的小警察,看着他们副队烧得小脸通红,额角冒汗,整个人蔫巴着趴在桌子上。

小警察伸手摸了摸李熏然的额头。

“副队,你发烧了!”

李熏然不置可否地用鼻音哼了一声。


02


并不是发烧,是发情。

想当年,十几岁的李熏然同志独自一人迎来了人生第一次轰轰烈烈的发情期——他当时还不知道那是发情期。

他的信息素没有任何味道,倒是随着发情期到来的发热出汗、手脚绵软,让当年的李熏然以为自己是感冒发烧,把家里的医药箱翻了个底朝天,糊里糊涂磕了加量的感冒药。

双腿发抖爬回床上,裹着被子在床上坚强挺尸。

十分理智地安慰自己:发烧而已,捂着被子睡一觉。

发发汗,发发汗就好了。

非常好,你看,越来越热,现在整个人都在出汗,马上就要见效了。

……

一个小时后,被子里的李熏然已经出汗出到全身湿漉漉,依旧高烧不退。

李熏然只能老老实实打车去医院,挂了个急诊号。

吃药不行,那就打针吧,打个针总该好了。

李熏然昏昏沉沉地接过挂号处找的零钱,揉揉酸疼的太阳穴,流感病毒果然还是严重的。

凌远那天下了手术,好端端地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忽然涌上一种奇怪的冲动。凌远是一个alpha,一个成熟有经验的alpha,他知道这种冲动意味着医院里有一个正处于发情期的omega。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闻到任何信息素。

二十分钟后,李熏然四肢发软站在急诊室门口排队,被地毯式搜查过来的凌远一把揪住,额头后颈依次摸一遍。

院长沉默片刻。

“你发情了,你知不知道?”

 

在多年的实践出真知之后,李熏然基本已经能够很好的区分自己发情与发烧的区别。

最开始的时候他还分不太清。

前一天在现场淋了一场大雨,早上起来浑浑噩噩手脚无力。凌远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家的omega正握着一支抑制剂往血管里面埋。院长冷静地没收抑制剂,再发给他一把感冒药。

再比如凌远曾经不止一次在医院点滴室抓到过发着情的李熏然,见到自己还笑得挺骄傲。“老凌,我就发个小烧,没事你去忙!”

 

今天,他是发情了。

对面的小警察已经热情地给他接来了一杯热水,水杯旁边还放了两颗感冒药。

“副队,我有感冒药,你先吃了试试有没有用。”

李熏然摆摆手,努力微笑一下表示自己没事。

他刚才已经偷偷摸摸给凌远发过一条短信,凌远估计正在来接他的路上。

小警察一看,我们副队还在逞强。

瞧瞧!

瞧瞧这虚弱的笑容!

 

03

 

那天,李熏然是被凌远接走的。

李熏然强撑着,十分冷静地跟着凌远走出办公室,步伐坚定,任谁也没看出来李副队西装裤包裹下的两条长腿是怎样的酸软无力。

奈何情潮汹涌,走到没有人的楼梯间,李熏然一个没忍住,搂着他家院长的脖子情不自禁就啃了两口。

“这次发情期倒是挺准。”凌远摸摸他额前汗湿的头发:“好了好了,回家再说。”

李熏然不乐意,还是在凌远的身上蹭。

 

而小警察,到底是个敬业的小警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人走了,他看了看桌上的胶囊,副队忘了吃了。还是先吃了比较好,早吃早见效。

他拿着胶囊和矿泉水追出去。

——然后,在楼梯间目睹了某一幕他羞于启齿,却又无数次在脑内循环播放的画面。

咳。

后来全局的朋友们都知道了。

李熏然,是一个omega。

一个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omega。

 

04

 

李熏然觉得,最近局里的哥们看自己的眼神总是怪怪的。

上到局长,下到保洁阿姨,看到他,总是一次次的欲言又止,目光关怀又亲切。

 

局里的热心群众一个月前才刚刚得知他们英俊的李副队是一个omega。

omega可是个宝贝啊,那是abo世界中的大熊猫。

最起码全局上下,目前只有李熏然一个。

坊间传闻,他们从很小就会被小心地保护起来,适龄挑选强大的alpha结合。有关于他们的发情期,想想真是玄妙又刺激,而omega本人,自然是脆弱又娇小,听听名字都让人浮想联翩。

虽然李熏然看起来既不脆弱也不娇小。

想当年他发情期中惊坐起,撸着袖子下楼揍趴了一群医闹的家属,然后腿一软,倒在他身后心惊肉跳的院长怀里。

听起来那是相当的猛。

不过,无论如何,omega是大家的宝贝,是我局的共同财富,我们必须携手呵护。

李熏然对此倒还一无所知,他只知道食堂阿姨给他打的菜量与日俱增,看他的目光越发慈爱。

 

今天,阿姨又把最大的鸡腿放进了李熏然盘子里。

李熏然坐下,咬了一口,突然抿着唇角愣了片刻。

坐在对面的小警察,啊,就是上次英勇送药的那位,立马狗腿关切道:“sir,怎么了?”

李熏然拧着眉头猛灌一大口水:“恶心。”

小警察眼睛一亮,表情强行矜持:“什么恶心?”

李熏然倒是无所谓,水杯放下,又夹了一筷子别的菜,“没事,太腻了。”

小警察的脑袋里电光火石,闪过从小看过的无数ao爱情电视剧经典桥段。

o主人公好端端吃着饭,突然捂着嘴巴娇羞跑开,a主人公扔了筷子霸道地追出去,同座的家属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下一个镜头,一个白胡子老头摸着o主人公的脉象,和蔼地眉开眼笑:“恭喜你,怀了呀。”

小警察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一个巨大的赞。

简直不能更机智!

 

当小李警官疑似怀孕的消息在局里大肆流传的时候,事件当事人——李熏然先生,正在警局的小花园里跟凌远打电话。

 

凌远那边刚结束一个会,估摸着李熏然应该已经吃完午饭,赶紧挂了个电话过来日常关心。

“吃过饭了吗?”

“才吃完。”

“你这几天肠胃炎,吃东西可能会有点反胃,吃清淡点。”

“真的反胃,刚才吃饭就有点恶心。”

“可怜的。早上给你把药放在包里了,等会回办公室记得吃,不许忘了。吃了好得快。”

“忘不了,那药有副作用吗?”

“可能会头晕嗜睡,困了就睡,实在不行咱们请假回家。”

 

05

 

李熏然挂了电话,回办公室,迎面撞上他们队长。

队长欣慰地上下打量一番李熏然,再拍拍兔崽子的肩膀:“哎呦,很不错嘛!”

“啊?”李熏然挠挠后脑勺,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不错,最近好像也没破什么大案子。

队长拍完左肩拍右肩,一脸的后生可畏,“恭喜恭喜!”

“恭喜什么?”

“小李呀!不用不好意思!你是咱们局里的头一个,有什么需要都好说,我们一定尽力照顾。”

头一个什么?

李熏然脸上还带着被领导表扬过后下意识的矜持笑容,想了半天,大概是……我们局第一个三十岁以下的副队长?

还是去年网络票选最受网民欢迎的最佳警务人员?

 “这……这是我应该做的。”

领导笑哈哈,再一次用任重道远的眼神打量了一番李熏然,一脸的后生可畏:“年轻人,真不错。继续努力!”

“好的,谢谢队长!”李熏然立正站好,回答得铿锵有力。

领导很满意,背着手腆着肚子走了。

留下李熏然一个人懵了颇久。

 

李熏然回到办公室,从包里摸出凌远给他分装在盒子里的药片。

总觉得办公室里的其他人在偷偷看他。

李熏然低着头摆弄了一会手心的药片,再猛地抬头——办公室群众纷纷低头,敲键盘地敲键盘,玩手机的玩手机,每个人都格外认真。

过了半晌,坐在对面的小警察顶不住身后诸位战友递来的凶残目光,终于拉了拉李熏然的袖子:“副队,这个药啊,不能乱吃。”

“什么不能吃?”李熏然正在吹热水,隔着一层水雾眨眨眼睛看他。

“有的药,”小警察用眼神暧昧地瞟了瞟李熏然的腹部,笑得十分谄媚:“对你这里不好。”

副队,这些会对你和小宝宝不好哦。

李熏然又眨了两下眼睛。

原来是在关心我的胃。

真是好同事。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我生病了。

“没关系,就是对这里好的。”李熏然指指自己的胃:“老凌给我的。”

办公室的大家如梦初醒。

 

噢!

竟然是安胎药。

院长可真贴心。

 

06

 

李熏然在众人凝重的注目礼中吃了药,昏昏沉沉。

要是搁在平时,小李警官中午要不是和隔壁的宣传科联机打几把游戏,或者蹲在后院的小石凳上跟老干部们杀一盘象棋,再不济也要自己戴个耳机,吭哧吭哧撸上半部情怀老电影。

今天中午可不行。

他吃了药,副作用倒是来得快,很快就趴在办公桌上,迷迷糊糊开始犯困。

围观群众十分默契,呼吸都不敢大声,生怕吵到了举局上下唯一的omega睡觉。

omega都是脆弱敏感的,我们必须保持绝对安静。

有好事者已经去网上百度了孕早期症状。

众人凑在一起看半天,随着一阵错落有致的频频点头,纷纷深以为然。

厌食,作呕。

默默在脑海中回忆了片刻今天中午食堂里皱着眉头反胃的李sir。

嘴角依次露出痴汉的笑容。

头晕,嗜睡。

看一眼趴在桌子上用头顶的发旋对着众人的李副队,睡得昏天黑地。

唔……这一条也很准。

 

最初这条消息流出来的时候,还有部分正义之士表示坚决不信,拒绝传谣信谣,我们要争做合格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胡说八道。小道消息。

奈何事已至此,剩下的少部分正义之士也只能纷纷倒戈叛变。

看来是真的吧。

那安胎药都吃了,还能有假。听说领导已经前往看望,副队他也默认了,还说会继续努力。

领导方面表示,我们亲自慰问过了。

小李的状态很好,大家专心工作,不要被其他八卦分心!

 

李熏然埋在自己胳膊里睡到一半,发烧了。

急性肠胃炎的正常病症,发烧。

李熏然睡得迷糊,翻了两下没醒来,在自己胳膊肘里蹭了蹭,觉得闷,露出半张脸来呼吸。

倒是貌似认真午休实则时刻关注着珍贵omega的热心朋友们,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李副队面色潮红。

李副队鼻息滚烫。

李副队额头上都是汗。

胆子大的伸手摸了摸额头,果然是烫的!

Omega是珍贵的,生活中很少见。

所有人也都只是耳闻过,听说omega在孕期会有一次发情,具体是什么时候倒是不清楚,总之这一次对于孕期的omega来说至关重要,必须要在alpha身边度过。

据上次在楼梯间见过大场面的小警察说,李sir发情就是这个征兆,绝对不会有问题。

大家有意无意地交换一个眼神,如果眼神会说话,大概他们已经分分钟开了一场十万火急的办公室会议。

会毕,大家众志成城,拉着李熏然的手指小心翼翼开了他手机的指纹锁屏。

尽量非礼勿视地找到他最近通话中最频繁出现的那个号码,拨了过去。

 

“喂,然然?”

“凌……凌院长!”

“你是?”

“凌院长!你快来!”

 

07

 

凌远那天,是在众人饱含祝福的目光中,带走李熏然的。


凌远要把李熏然叫醒,大家纷纷阻止,目光殷切:“抱着走吧!抱着!”

发个烧而已,为什么要抱着走。

无奈群众殷殷期望,甚至自发自愿分站两侧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没办法,凌远只能抱着。

抱他起来的时候李熏然要醒,凌远轻轻咬了一下耳朵,“睡吧,我们回家了。”

于是众人眼中的祝福更加真诚。

恨不得拉起手来合唱一首《感恩的心》。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其实凌远没搞明白,就是发个烧,这群人一个个都在激动个什么劲。


不止是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

他来办公室之前,先去帮李熏然请了个假。

队长格外好说话,过来和凌远激动地握了握手,半天不愿意松开。

“想请几天!要几天?一个星期够不够?”

“不用了,熏然体质好,一天就可以。”

“一天怎么行?我去网上查了,最起码三天!”

 

查什么?

什么三天?

肠胃炎吗?

 

08

 

回了家的李熏然被凌远喂了药塞进被子里,厚厚实实地裹了起来,脑袋上贴一个退烧贴。

凌远抱着他睡了一会,等李熏然彻底踏实了,凌远才小心地抽出压在李熏然身下的胳膊,塞一个抱枕给他抱着。

下床去厨房给他煮汤喝。

李熏然抱着枕头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蹭了两下,睡得安稳。


等李熏然再睁眼的时候,已然神清气爽,四肢残存的酸软可以忽略不计。

“醒了?”凌远正好端着碗雪梨汤推门进来:“还难受吗?”

“不难受了,”李熏然抱着抱枕趴在床上:“明天可以上班。”

凌远把汤碗放在床头柜上,再把李熏然连着抱枕一起揽进怀里,仔细用被子包好了。

“你们领导不让你去,要你在家待着,”凌远伸手晃出三根手指:“最起码三天。”

“他们今天都怪怪——”

李熏然还想再说点什么,被一勺子雪梨堵住了话头。


09

 

后来,亲朋好友们一直热切关注着李熏然同志平坦的小腹。

期待着六块腹肌齐聚一堂的那一天。

他们等了好久。眼巴巴从春天等到秋天,再从秋天等到冬天。

期间,他们替李熏然无数次拒绝了赵启平拉他去夜店的热情邀约,他们屡次关心李熏然的情绪起伏,并纷纷拐弯抹角地频繁打听李熏然的体重变化。

李熏然跑几步,同志们的心都要跟着他颠几下。

差一点联名要求领导给李熏然开一个单独会议,严肃教育他务必戒烟戒酒,早睡早起,走路不许蹿高!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身子。

可是,一年过去了。别人家的娃娃都会爬了,李熏然的腹肌还是好好的,压根没有要大团圆的迹象。

这怀的是个哪吒?

小李警官活蹦乱跳,小李警官办案子跑得比谁都快,小李警官熬夜抽烟一样不少。

 

同志们沉痛地交换一个眼神。

孩子。

掉了?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168 )
热度 ( 1943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