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谭赵】俗不可耐

前文→ 桃花岛和大老板

迟到的520恋爱日常。


01

 

5月20号13点14分,赵启平收到谭宗明发来的一条短信。

内容是“我爱你”。

十分恶俗,俗不可耐。

 

赵启平趁着午休时间一个电话打过去,无情嘲讽了一番谭宗明这一套十年前就过时的把戏。

电话那边的谭宗明似乎浑不在意,声音隔着半个城市有些失真的低沉。

“看到公司里小姑娘都在发,我想怎么也得给我们家小赵同学来一条。”

赵启平靠在办公椅上盒盒盒地笑:“那谢谢谭总了。”

“定时短信我还不会发,跟秘书学了半天。”晟煊的大老板对着骨科小医生邀功。

“辛苦谭总。”

“怎么?不喜欢啊?” 

“喜欢,喜欢。”

于是两个人隔着两道屏幕一起笑。

赵启平一脚蹬在桌脚,借着办公椅的滑轮把自己送到窗边,低着头向楼下看了看:“老谭,有没有人跟你说过。”

“说什么?”

“法律该明令禁止你们这种老男人拿气音说话。”

谭宗明于是得寸进尺,对着听筒轻飘飘念了一声“宝贝儿”。

赵启平那边笑得更开心。

 

谭宗明上午开了一早上的会,现在还没吃饭,聊了几句很快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赵启平收到了谭宗明发来的午餐照片,不知是哪个星级酒店送来的高级外送。

 

有好事者关心过小赵医生的感情生活,因为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和谭宗明这样的男人真正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太快乐的事情。

男人太优秀,外面惦记着他的人能从浦东排到浦西,拐个弯再绕回浦东。

这话说出来不好听,可是确实有捕风捉影的人不怀好意地猜测着,赵启平能凭什么绑住谭宗明呢?

对此,赵启平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毕竟,从现实角度出发,是谭宗明每天担心他的小赵同学出了门去有没有浪到没边。

赵启平并不知道自己凭什么,也不知道谭宗明是被什么迷了心窍,死心塌地着了道。

这问题他问过谭宗明,老谭你到底被什么迷上了?

谭总一个翻身把趴在床上看电影的赵启平压得气息不匀:“被你啊。”

“恨不得把外滩震旦大屏幕包年,每天按点循环我爱你。”

赵启平听了在床上裹着被子笑:“俗不俗啊?”

谭宗明跟他抢被子:“小混蛋,把哥哥晾外边了。”

赵启平压着被角负隅顽抗:“你不嫌丢人我嫌丢人,不许包!”

负隅顽抗从来没什么好结果,连人带被子被谭宗明扔到了大床中间。

 

02

 

从一开始,就是谭总被赵医生迷了心窍。

 

谭宗明追赵启平那会,小赵医生最开始其实没打算点头。

原因不算复杂,小赵医生还没做好彻底收心彻底栽在谭宗明身边的准备。

谭宗明过分完美,完美到赵启平清楚地知道,自己一旦点了头,那往后的日子轰轰烈烈还是细水长流恐怕都要和谭宗明拴在一起。

所有事一旦和一辈子联系在一起,就让人升起一种一望无际的担忧。

太有诱惑力,容易上瘾,赵启平很怕这玩意。

 

以至于谭宗明某次约他晚上出去吃饭,被赵启平冷冰冰一个“晚上加班”堵回去了。

谭宗明决不强求,回复他注意按时吃饭,下班路上当心。

赵启平回他一句:好的。

——累了不想开车来个电话,我去接你。

——知道了。

 

然后两个人当天晚上就在灯红酒绿的酒吧门口狭路相逢。

谎报军情被抓现行,尴尬得不能更尴尬。

谭总靠在车边,看到赵启平似乎并不意外:“赵医生,这么巧。”

赵启平脸上的笑僵在一个不上不下的弧度,胳膊上吊着的小姑娘还企图撒娇:“赵医生,这谁啊?”

赵启平把胳膊抽出来:“谭……谭总。”

谭宗明点点头,并不生气,拉了后座的车门:“来,上车。”

“啊?”赵启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上车,我们回家。”

语气无比熟络,还透着股不容旁人插足的亲昵。

小赵医生有些冤。

彼时的他和谭宗明绝对没有熟到这个地步。

但谭宗明毕竟是谭宗明,生意场上历练出来的老狐狸。

赵启平这些年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练就了千年修为,可放在谭宗明面前终究不能看,功力始终差一点。

赵启平迟疑片刻,还是上了车。

谭宗明给他关上车门。

然后走到小赵医生的朋友面前,礼貌地表示这家酒吧的老板他算是认识,随意玩回头算到他的账上。

十足的家属风范。

说完,又看了看刚才吊着赵启平胳膊的小姑娘:“小妹妹,别玩得太晚。”

 

那天晚上,谭宗明还真就带着赵启平回了他家。

赵医生在嘴上感慨着万恶的资本家,寸土寸金的城市和一路狂飚的房价,并不妨碍谭宗明把自己家搞成个安乐舒适的富贵窝,客厅大得能散步。

谭宗明跟在他身后开了灯:“喜欢吗?”

“还行吧,房子不错,你挑家具的品位差点。”

赵启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自然知道谭宗明这种人买家具估计也都是Roche Bobois的水平,可他还是要说上两句。

似乎在谭宗明面前不端着点针锋相对的架势,一不留神就会被老流氓糊弄到心软,从此兵败如山倒。

“是啊,有机会麻烦赵副主任给挑挑。”谭宗明一点不介意,坐他对面拿起颗苹果:“吃吗?我给你削。”

赵启平于是又在心里诅咒了一番谭宗明不加掩饰的温柔。

这很讨厌。

他直觉精明如谭宗明已经早早捏住了他的痛脚和软肋,偏偏不声不响,时不时敲打敲打。

要让你痛要让你痒,让你正视自己所有的弱点与渴望。

旁人看赵启平,那魅力一半来自他永远让人捉摸不透的脾性,可谭宗明希望他的赵启平明明白白站在自己面前,如同许多年前那样,坦荡又认真。

这太难了。


最后两个人还是在一起了。

那天赵启平加班加到晕头转向,走路发飘晃出医院,隔着不远的距离,看到谭宗明的车安安静静停在停车场。

现在离正常下班时间已经过了六个小时,还下着雨。

这让他恍惚想起什么永远有人留一盏灯等你回家之类的心灵鸡汤,自我嫌弃着感动一番,然后义无反顾冒着雨冲向谭宗明那辆耀武扬威的红色保时捷。

谭宗明撑着伞在车下等他,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

“宝贝儿,怎么走路不看路的?”

赵启平急吼吼地钻进车里:“回家,我们回家。”

 

03

 

520是个好日子,前不着情人节,后不着七夕节,孤单单站在五月中。

但热恋中的人一刻闲不得,想尽办法又找出这么一天,歇斯底里讴歌爱情。

 

谭宗明开车去接赵启平下班。

需要一提,谭宗明挺喜欢看赵启平穿白大褂的。

将工作中严谨细致的赵医生和光溜溜坐在床上抽事后烟的赵启平划个等号,是很奇妙的事情,白袍加身的小医生越神圣不可侵犯,他就越有不可言说的成就感。

可惜赵启平工作起来一点不通融,就差跟谭宗明约法三章,禁止谭宗明迈入他的工作区域半步。

后来因为谭宗明那些车实在是太显眼,小赵医生连院门口都不准他涉足。

一纸禁令把谭宗明连着他的豪车打包赶到了马路对面。

 

今天最后一位病人耽搁了几十分钟,赵启平小跑着冲出门诊部,拉开车门的时候熟门熟路讨了个巧:“不好意思,让谭总久等了。”

“晚上去哪?”谭宗明侧过身子帮他扣好安全带。

两个人年龄加起来也不小了,近年来却总喜欢赶年轻人的浪漫。

但凡有点值得庆祝价值的日子,都要凑凑热闹。

好像很想把过去错过的那些日子一股脑地补回来。

赵启平调低座椅,闭着眼睛声音含糊:“随便吧,一下午手术,我睡会。”

“冷不冷?”车里开了空调,谭宗明问话的时候赵启平差不多已经睡过去了。

谭宗明从车后座扯过一条小毯子,给赵启平盖上。

然后关了音乐,将车子的速度放慢。

开着车子漫无目的地在大城市里转着无意义的圈。

 

再醒来的时候,街边的灯已经一排排亮了起来,赵启平眯着眼睛适应窗外的光线。

谭宗明腾出一只手摸摸赵启平放在座椅的手背:“醒了?”

“好好开你的车。”赵启平捏着谭宗明的手腕又给他放回方向盘上。

赵启平眯着眼睛看窗外:“老谭,前面路口左转。”

车子平稳地转过一个弯,谭宗明就认得这是哪了。

有点后悔开到这来。

 

04

 

赵启平当年在这所大学读本科,就在这认识了大老板谭宗明。

两个人一个恋爱谈得蜜里调油,仿佛中间快十岁的年龄差不能阻碍爱情分毫。

后来和平分手,赵启平逃难似的换了个学校读硕读博。

谭宗明也没去找他,感情世界里的一切战役都是公平的,对方既然无心恋战,他也该给赵启平十足的自由。

他那时常感慨他的小朋友长大了,三分欣慰,剩下就都是心中被埋了深刺似的不痛快。

爱情这东西耗时耗力,而且后患无穷,比毒药还要毒。

只是没想到时隔几年,两个人在小医生工作的医院楼下遇见了。

各自在心里感叹一番该死的命运。

然后谭宗明不由分说拽着赵启平,一头扎进新一轮的爱情漩涡里。

 

夜色里的校门逐渐清晰。

当年的赵启平曾经无数次单肩背着包跑出学校,在校外第十棵行道树下找到谭宗明的车,然后他钻进车里,仗着遮天蔽日的树荫肆意亲吻。

车子会一路开回谭宗明的别墅。

算不得金屋藏娇,但是荒唐事干了不少。

两个人从房间的那边滚到这边,从这张床辗转到那张床。

谭宗明曾经咬着赵启平带着钢笔磨出茧子的中指,对他说过许多黏黏糊糊的浪漫情话。

这些情话后来被赵启平原封不动学去对别人讲过。

现在回想起来,赵启平都觉得当年的自己胆子大。

要知道谭宗明从来就很有做老流氓的资本,而当年的小赵医生方方面面实在都干净得可以,跟现在这个和老流氓你来我往不逞多让的赵启平,根本不是一个人。

他压根没想过,如果谭宗明如外面那些老狐狸一样是个坏人呢?

看到嫩的就想拐,玩完就扔,哭都没地方哭。

他当时真没想过。

一看到谭宗明,心脏不听使唤,眼角眉梢都能化出水来。

 

04

 

两个人沿着学校的人行道往赵启平当年的宿舍楼下走。

迎面有不少成双成对的小情侣,还有不知道什么社团在搞活动,拉着巨大的横幅喊口号,520,我爱你,爱要大声说出来。

赵启平啧啧两声:“这么多年了,我校写口号的水平不见一点长进。”

走过人来人往的一段,往男生宿舍那边去的小路就安静了许多。

学校年久失修的路灯灭了几盏,谭宗明趁着难得的黑暗,伸手去勾了勾赵启平的食指。

小赵医生反手整个扣住谭宗明的手掌,十指灵活见缝插针,完成一个十指相扣的动作。

两个人继续走,有你追我赶去打篮球的男孩子和他们擦肩而过,赵启平想抽手,被谭宗明攥得更紧。

赵启平指着一扇小门对谭宗明说:“这扇门出去有个弄堂,里面有家阿姨开的店,小龙虾做的特别好。”

“那你当时怎么不带我吃?”

“怕你嫌弃我。”

赵启平盒盒笑,慷慨地自我打趣:“谭总以前带我吃的东西,我菜单都不敢看一眼,什么时候见过那么大场面啊。”

那时候要说成功,谭宗明当然未必有多成功,事业没有今天这么顺利,自己的日子尚且忙得一塌糊涂。

就是一门心思想对赵启平好,要星星估计也要想着办法看看能不能摘下来,能给的都给了。

可是过分汹涌又依附于物质的爱情总让人应接不暇,一不留神对方就落荒而逃。

“小赵医生是要跟我算旧账?”

“不敢不敢。”

 

现在是不怕了。

那时候两个人想的都是生怕配不上对方,总想把自己藏着掖着,挑拣出最漂亮的一面给他看。

现在不想了,管他配不配得上,老子乐意就好。

 

赵启平钻出小铁门,凭记忆找到了那家小龙虾店。

居然还开着,阿姨还是那个阿姨,笑起来慈眉善目,只是头发白了点。

两个人在店里十分格格不入,旁边坐的都是青春洋溢的大学生。

所有人都在打量这二位严重超龄的顾客。

隔壁桌的小姑娘偷偷盯赵启平,小赵医生撑着下颌送了个眼风过去。

女孩立刻红着脸猛地转过头,抱着茶杯猛喝水。

赵启平笑呵呵进行自我点评:“宝刀未老啊,怎么样,谭总?”

“我从不质疑赵医生在这方面的能力。”谭宗明客观肯定,伸手拨回赵启平的脸:“但是,这种能力对我就好。”

赵启平盯着头顶的风扇:“年轻真好。”

“是啊。”谭宗明伸手在赵启平眼角摸了一把:“瞧瞧你这褶子。”

赵启平脸一扭躲开了,反手更用力的一爪子摁到谭总脸上:“那我摸摸谭总的。”

两个人动静不算大,倒是闹得周围人看热闹看得更开心。

这个年龄多半没见识过谭宗明这种级别的老流氓,再配上一个撩人功底旗鼓相当的赵启平,惊讶也是正常。

这让谭宗明想起很多年前的赵启平。

以前的好学生小赵同学面对他,肯定很不安心,可能也有过许多患得患失,可他不会说。

如今的千年聊斋小狐狸当年也就是白纸一张,对着谭宗明那叫一个小心翼翼。

其实谭宗明认识赵启平的时候,小赵同学已经是一个完整的成年人,可谭宗明总以为他还是个孩子,时隔经年,他偶尔还是改不掉当年的心态。

总觉得赵启平身上会时不时冒出一股孩子气。

男人幼稚起来,妙得要人命。

 

赵启平收回手,轻咳一声,低头喝水。

谭宗明大气地表示:“回去给你摸,先忍忍。”

赵启平很想翻个白眼,结果这个白眼绕到眼边千回百转变成个眼波漂亮的笑:“好,回去摸。”

 

因为这一句“回去摸”,小龙虾是没时间吃了,利利索索被打包带回家。

带回家了也并没来得及得到主人宠幸,可怜极了。

 

05

 

第二天早上,谭宗明在满床狼藉中熟练地翻出睡裤,套上,顺手摸了一把赵启平从被子堆里露出来的后脑勺。

赵启平被摸得不耐烦,卷着被子翻了个身。

本来趴着睡的,这下整张脸露出来,被谭宗明弯腰对着额头亲了一口。

赵启平抬腿想踹谭宗明的腰,又被抓着脚踝塞回被子里:“空调打的低,当心感冒。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你再睡会。”

“给我煎个蛋。”

“好。”

谭总踩着拖鞋下了楼。

赵启平裹在空调被里半天没睡着,最后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坐起来,伸手去床头摸手机。

手机上有昨天晚上的新浪微博推送。

“快来晒出你520收到的表白。”

特别俗。

赵启平想了想,真跑去截了昨天的短信截图,发了条微博,并很快收到来自医院迷妹的点赞数枚。

评论区哀嚎一片,男神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就被人糟蹋了。

凭什么给别人糟蹋啊!

经过我院同意了吗!

倒也不是……人家一天天糟蹋赵医生的时候,我院人士还天南地北各玩各的呢。

 

赵启平乐呵呵在办公室里刷完评论,掐着点给谭总在5月21号的13点14分发了一条消息。

我爱你。

 

太俗了。

真是太俗了。

 

06

 

谭宗明很快打了电话来问他。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也是,老男人不知道521,能知道一个520已经很是虚心好学,不容易了。

赵启平让他猜。

谭宗明说:“小满。”

老男人果然很麻烦,又俗又麻烦。

赵启平这么想,盒盒笑。

“你笑什么?”谭宗明那边说话的语气也带着点笑意。

“没什么啊。”赵启平打太极。

“我昨天查了万年历,宜嫁娶。”

“见缝插针耍流氓?”

“你不喜欢?”

 

今天天气也好,春天刚刚走,还离盛夏差一点。

就差一点。



【一个英俊的目录】

评论 ( 91 )
热度 ( 2362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