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穆不惊左右

愔愔于思,夔夔于守,穆穆语言,不惊左右。

一个脑洞。


一般情况下,梁处长在走私香烟ya片的时候,精神体小黄鱼也会在船上给自己划一块地,走私点竹子铃铛猫爬架什么的。
每次,阿诚在港口敲梁处长的竹杠,明诚诚就跟着蹭过来,敲小黄鱼的竹杠。
今天,明诚诚又低价收购大捆竹子,还给大姐曼丽带了漂亮的小铃铛,给熊台带了打折的拉丁语课本,给阿香带了一本《家有宠物之如何饲养一只可爱的小熊猫》。

可是梁处长老谋深算,小黄鱼也不是什么老实鱼。
那一捆物美价廉的进口阿根廷青篱竹被喷过农药,明诚诚和熊楼咔嚓咔嚓啃完,皮糙肉厚的熊楼没事,明诚诚病了。
病得很严重,连带着主人明诚也病了。
一人一熊生病期间,为了保证明诚诚的健康,熊楼大无畏又舍己为熊地吃完了所有的坏竹子。
明诚诚眨巴着眼睛滴溜溜看着熊楼吃,阿诚哥脸色难看动作粗鲁地给明诚诚掖一把脖子上的围兜:“你给我吃药,看什么看。”
明诚诚一脸委屈,发挥一身演技,爬到准备进门的明楼脚下拽裤脚。
明诚怒拍床板:“过来!”
明诚诚在明总脚下委屈抠爪。
明楼:“阿诚,阿诚你别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
明楼弯腰把小熊猫捞起来。
“别抱他,让他自己爬。”
“阿诚,阿诚你别生气。”
“我能不生气吗!”
“精神体偷吃竹子吃生病这事,虽然有点丢人,但也没有那么丢人。”
明诚:“我不是因为这件事生气。”
“连累你生病,是他不对,我和大姐以后一定严加管教。”
明诚:“也不是因为这件事。”

明诚:“居然能被梁仲春这个蠢蛋的精神体坑,被骗了多少私房钱?”
明楼:“……”
“我派熊台去查了,你在汇丰银行给自己偷开的小金库都空了!”
明诚诚痛苦抱头。

病好后,明诚诚在明诚的要求下苦读经济学,巴黎大学知名教授明长官自告奋勇,亲自教学,每晚在书房给小熊猫上两小时的课。
奇怪的是学了很多天,明诚诚还是不怎么有长进。
一天夜里,明诚难得送了两杯牛奶到书房,将夜夜借学习之名偷偷撸熊猫的明长官当场抓获。

评论 ( 200 )
热度 ( 1107 )

© 穆穆不惊左右 | Powered by LOFTER